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786章 殿试十科
    方运也发现那瘟疫之蛇不同凡响,立刻召回。

    那瘟疫之蛇嘶嘶叫了两声,似是很不情愿,投入病经之中消失不见。

    方运仔细一看,发现殷崎的医书似乎比之前少了几页。

    殷崎苦笑道:“千算万算终究还是忘了瘟疫之主的血脉力量。他可是祖神一族,哪怕主修瘟疫与虚幻,可终究是蛇妖至尊一脉,拥有天赋毒术,所以瘟疫之力不仅不怕毒术,甚至还能吞噬毒术。”

    方运立刻明了,自己因为有龙蛇草,所以瘟疫之主没有动用剧毒化身。瘟疫之主的剧毒之力根本不用修炼,只要妖位不断成长,剧毒就会自然而然增强。

    “您损失不大吧?”方运问。

    “没事,最多三年便能恢复。”殷崎无奈道。

    方运倒抽一口凉气,瘟疫之蛇不过吸收了一两息的工夫,竟然夺走三境医道大师三年的力量,真没想到瘟疫之主的力量这么霸道。

    殷崎笑道:“既然是文战,有胜有败,有得有失,方虚圣莫要挂怀。”

    殷崎话音刚落,文战场化光消散,两人回到山谷之中,被数不清的读书人注视。

    “嗯,接上之前的话题,在三月左右,我们一众医家之人准备前往景国,想与您交流您的半部《瘟疫论》,不知您可有空闲?”

    “那时我应该在宁安县,若是诸位赏光。我定然倒履相迎。”方运道。

    殷崎点点头,道:“那我们便去宁安。”

    此话一出,庆国许多人面色微变。而各国本应该在今年参与殿试的新晋进士面带苦笑,尤其是一些医家进士,愁眉苦脸。

    嘉国坐席之处,雷家一片哗然。

    “医家人怎会如此不智!家主,您一定要警告那些医家之人,绝不能去宁安县!”

    “此乃殿试作弊!万一他的《瘟疫论》下半部在医道文会之后诞生,引得各国医者前往。形成医道盛事,他便能轻易摘取殿试十科中“医务”的甲等。”

    “是啊。这简直是在公然对抗圣院!公然对抗三位半圣考官!刑殿必须要严查,方运是不是与他人有勾结!”

    “殿试是各国必然有一个状元,但殿试十科,每科的甲等却不是根据国家等分。之前科举是每地每科各有一个甲等。但殿试乃是半圣亲自考试,十国所有学子要共争十个甲等!他方运若得了医务甲等,那其余进士再好,医务一科也只能得乙等!”

    “一科甲等已经能留名史册,若让方运得了两科甚至多科甲等,就意味着某国的所有进士都不得甲等,出现乙等状元!若是那些小国倒也罢了,我们嘉国和其余几国或孔城若是出现乙等状元,那简直就是国耻!”

    “对。绝对不能坐视不理!必须要刑殿严查!”

    许多医家新晋进士也颇有微辞,但都被长辈呵斥。

    医道虽然也有竞争,重视道统与学统。但向来淡化政统。

    政统乃是指参与政事,就儒家来说就是官员治国,就医家来说就是在各国的任职。

    至于道统,狭义指传承体系和脉络,比如儒家的道统就是上承三皇五帝,中起文王孔孟。其余儒家众圣为后继者。

    广义的道统包括圣道的核心思想,即仁义礼三大圣道。

    学统则是纯粹的学问体系或学术体系。普通意义上的圣道之争,只是学统之争。

    人族还有一个“正统”之说,儒家乃是人族正统,圣道主干,其余皆在其下。

    医家的道统乃是扁鹊传承到张仲景,无可置疑,所以医家道统从无争议。

    至于学统,不要说医家,各家各圣道都有争议,但也经常携手共进。

    殿试属于政统范围,对儒家、杂家、兵家和法家等各家来说,政统乃是必争之地,一言蔽之,政统就是一个“权”,若无权,则没有丝毫能力实行圣道政统。

    医家并不重政统,所以那些医道名家更希望方运发扬光大学统,并不在意谁得本年殿试医务一科的甲等。

    所有敌视方运之人认识到众医前往的重要性,纷纷反对,并鼓动各国国君严禁医家人在方运殿试时前往景国。

    庆国已经有多位官员发表见解,在兵道对垒中败给方运的辛植更是大声疾呼,阻止方运得医务一科的甲等。

    殿试的甲等可不仅仅是众圣评价,还有数不清的好处,每多得一科甲等,那文名就更增一筹,更能得到国运加持,同时名列圣院的“甲等进士榜”,光宗耀祖,必然得到进入圣院的资格。

    而且进入圣院后,在殿试中得到的甲等越多,待遇越高。传说中十甲状元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大好处,据说连孔圣世家的进士都会为之疯狂。

    可惜,十国从来没出现过十甲状元,最多是在殿试获得三科甲等。

    方运环视上观台,意识到此事的阻力极大,心思一转,对殷崎道:“学生之所以能在猎场中不畏瘟疫,主要原因是通读医书多年,发现一些医道瑕疵,只是磨砺不足,医道有憾。三月过后,夏日将至,疫病泛滥,那时我会把政务放在一边,亲自负责宁安县的医务,控制宁安县的疫病传播。”

    “哦?那正好,我们就把时间定在四月前后,一同交流医道,抵御妖蛮毒疫!”殷崎道。

    “宁安县令方运竭诚欢迎诸位医家之人来访,共襄盛举,壮大医道!”方运微笑道。

    数不清的医家读书人呼吸加速,无论是五妙圣手、杏林春阳还是半部《瘟疫经》都足以召开一次涉及全人族的医道文会,听方运的意思,明显还有更重要的没有拿出来。

    辛植一听急了,忙道:“陛下,阻止方运刻不容缓!还望陛下果断下令,禁止我庆国的医家众人前往景国!”

    但是,庆国太医院的太医令呵斥道:“辛将军在断我庆国命脉!庆国众大夫可不去景国,但若将来庆国瘟疫流行、疾病泛滥,所伤所亡之罪责,是由辛将军承担,还是由陛下承担?”

    太医令的一句话堵住所有人的嘴,医道之所以无比重要,医家地位之所以高,就是因为关系着一条条人命。谁要是敢危害医道,祖祖辈辈都会被人戳脊梁骨。

    别说庆君,宗圣隔绝医道交流都需要付出代价!(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