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769章 希望
    景国年纪最大、地位最高的几位官员突然没好气地看着庆国文相等人,然后相互看了看,脸上浮现极为古怪的笑容。+◆

    但景国大多数官员急了,何鲁东道:“墨女现世,不分国度,德者居之!”

    宗午源讥笑道:“此地是庆国,只要庆君调动玉玺,除他之外,无人可以控制圣庙力量!”

    “那可未必,方虚圣亦有资格!”

    宗午源反驳道:“方虚圣的确地位极高,但他要越过庆君控制圣庙,前提是判定庆君在妨碍人族!若庆君的行为不妨碍人族,只是收此墨女,方虚圣绝无机会阻挠!如若他敢阻挠,我庆国就可把他留在此地,永世镇封!”

    景国众官员哑口无言,这里终究是庆国的地方,再说下去也没意义。

    姜河川却手捋胡须,道:“诸位莫要忘了,这墨女,怕是已经有主。”

    宗午源一愣,道:“不可能。墨女巨像乃是认主前的征兆,说明她此时还未认主,谁舍得把比半圣文宝还贵重的墨女送人。”

    宗午源话未说完,就见墨女巨像瞬间缩小,化为一道乌光飞到方运的砚龟之上。

    砚龟后背的砚台里原本一直有墨汁,墨女进入后,墨汁突然增多。

    方运低头一看,就见墨女和第一次相见时一样,身体浸泡在墨汁中,只是羞羞答答露出头,嘴还在墨汁中,轻轻吐着气,在墨汁表面形成一连串的泡泡。

    方运微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墨女不会说话,乖乖点点头,然后突然一呆,扭头向人群中望去。

    方运也随之望去,大儒徐三绝已经消失在人群。

    人声鼎沸,纷纷议论方才的异象。却再无徐三绝的声音。

    方运与徐三绝不过只见过几次面,当年徐三绝只是随口说只要方运有了砚龟,能养活墨女,他就把墨女送给方运。那时候的他,恐怕没对方运抱任何希望,根本只是一个玩笑。

    而今天,徐三绝送来了墨女。

    墨女乃是文房四奇之一,天地奇物不少,但文房四奇与读书人最为契合。

    当年东圣凑齐了文房四奇,以一敌五。技压五尊妖蛮半圣,而且每一尊都是半圣中的佼佼者。

    墨女乃是极为少见的奇物,全人族也不到五位。

    再厉害的龙血墨,也只能增强战诗词,但墨女若成长到一定程度,会拥有各种特别强大的能力。

    奇物的提升是一个大难题,可每提升一个境界,就会成为极其可怕的存在。

    普通奇物连一境都算不上,但若是能提升到一境。其作用丝毫不亚于儒文宝!

    方运曾跟李文鹰说起徐三绝和墨女之事,李文鹰说过,徐三绝在临死前,会把墨女献给圣院。换三世豪门,徐三绝的后代也会享受一些普通世家才享有的特权,足以保证许家三百年的昌盛。

    所以,哪怕得到砚龟。方运也没有真正去要这墨女,因为太珍贵了,换成任何人也不可能有这种觉悟送人。而且送一位进士,哪怕这进士是虚圣,有砚龟。

    人族有砚龟者不止方运一人。

    方运万万没想到,徐三绝竟然在自己文战象州的时候,送来如此大礼。

    墨女的价值远远超过半圣文宝,这是公认的事实。

    方运望着徐三绝消失的方向,想起这位大儒在两界山的传说,想起他在草原与蛮族作战的事迹,想起他刚才看自己的目光,突然明白了一切。

    徐三绝交出的,不只是墨女,还有希望,是景国的希望,也是人族的希望。

    方运只觉鼻子发酸,然后深吸一口气。

    他们是人族屹立的根本。

    “蛮族之仇,两界山之恨,就由我替你报了吧。”方运紧紧握着砚龟。

    庆国众官员呆呆地望着方运,不明白墨女怎么就突然飞到方运的砚龟里。甚至于,在墨女飞到砚龟身上的一瞬间,许多人脑子一片空白,因为人声鼎沸,太过嘈杂,根本没听到方运说什么。

    庆君也愣住了,自己本来正准备用玉玺控制圣庙,然后困住墨女,无论是据为己有还是交给宗圣,都能有巨大的收益,甚至能让自己寿命更长,君位更加牢固。

    宗午源等宗家人睚眦欲裂,在他们心目中,庆国既然出了墨女这等对读书人来说最顶级的奇物,除了宗圣,没有人配得上!

    宗午源压下心中的怒火,道:“方虚圣,墨女出现在我庆国,本应由庆国半圣决定归属,还望您交出墨女。”

    “宗爱卿说的是。”庆君急忙附和。

    “宗侍郎说的有道理!方虚圣,您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否则引发宗圣现身,后果不堪设想啊!”庆国文相道。

    “绝对不能让他据为己有!”辛植心中充满快意,若能把墨女这种奇物从方运手里夺走,将可一泄心头之恨。

    这些人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还有许多庆国官员脑子清醒,就听一个官员低声道:“方虚圣似乎认识这墨女。”

    宗午源一愣,这才想起方运说过那句“我们又见面了”,意识到一些可能。

    眼看到手的鸭子飞了,宗午源很不甘心,道:“方虚圣,墨女降临庆国,必然是庆国之物,您可有证据表明墨女在此之前欲认您为主?”

    方运白了宗午源一眼,又看向姜河川,道:“文相大人,您几位就别看热闹了。别人可能不知道徐三绝老先生与墨女之事,您不可能不知道。若我所料没错,此事已经在圣院报备,有文字记录。”

    方运说完,伸手用指尖轻轻触摸墨女的头。

    墨女显得十分悲伤,但被方运碰触之后,似乎有些缓和。

    砚龟对方运以及所有人向来是一万个不服气,它可不是普通的砚龟,而是吞噬了整整一头龙龟的砚龟,自认为天地再大它最大。不过此刻它却扭着头,如同君王面前的奴才一样看着墨女,一脸的讨好。

    庆国众官望向姜河川。

    姜河川轻咳一声,微笑道:“方才老友徐三绝正在人群中,把墨女易主,所以才出现方才的异象。我昨夜就收到他的传书,诸位且看。”说完,他展示了昨夜的鸿雁传书。

    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徐三绝今日会来庆国象州,只要方运没有半途而废,在文战之前,会把墨女赠送给方运,助方运文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