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748章 嘴上侍郎
    众官开怀,一些年轻的官员紧握双拳,满面激动。

    但是,左相一党的官员却没人笑得出来。

    这次虽然一直是欧侍郎充当马前卒为难方运,左相只是在最后稍加总结,理当不损左相威名。但是,最后的陈圣赐字却让人心惊,这与半圣直接参与朝政毫无区别。

    左相党的官员都在心中权衡。

    陈观海虽然贵为半圣,但临死前绝对不会做过于激进的事,不可能彻底得罪庆国和武国的众圣世家,否则等他圣陨,宗家等世家一旦联手,陈家必然会极速衰败。

    景国国灭的可能性高达九成,而现在左相虽然显露颓势,但庆国国力仍在,宗圣极为年轻,这些都是左相拥有的巨大优势。

    若跟随左相,辅佐宗圣的圣道,一旦宗圣最后成就亚圣,那他们的自身文位必然水涨船高,达到之前不可能达到的文位,福泽一族。

    若是继续一心为景国,一旦景国破灭,只能沦为闲职官员,以自身的天赋,很难再晋升文位。

    经过多番权衡,许多官员动摇的心稳下来。

    欧寞微笑道:“恭喜镇国公文战象州。若胜利,自然是皆大欢喜之事,但若失败,让我景国被各国嘲笑,沦为笑柄,镇国公又当如何?”

    “我方某人做事,何须向你交代!”方运语气冷漠,字字如剑。

    欧寞余光发现众多官员露出嘲讽之色,压下心中怒意,道:“你无需给我欧寞交代,但你若是失败,必须给景国一个交代!”

    “那我要是文战取胜,你之前的言行等于阻挠收复失地,是否也要给景国一个交代?”方运反问。

    “本官只是以侍郎之身议政,乃是应有之权,何须交代?”欧寞正色道。

    “侍郎之位,给予你的是议政之权。而非乱政之权!你坐上侍郎之位,不知是非对错张口便咬,要你何用!待我从庆国回来。定然弹劾你这个尸位素餐的嘴上侍郎!”

    “你……岂有此理,怎能当众污人名声!”欧寞气得七窍生烟。

    众官却在发笑,方运可是一国虚圣,一旦他说欧寞是“嘴上侍郎”。用不了几天,必然全国皆知。

    计知白望着欧寞,露出深深的同情之色。

    右相曹德安打趣道:“欧侍郎何必动怒,方虚圣既然封你为‘嘴上侍郎’,那你极可能因此名留青史,实乃大好事。朝堂衮衮诸公。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被虚圣赐名。”

    “曹相说的是!欧侍郎。还不谢过方虚圣不计前嫌赐你名号?”

    “嘴上侍郎,明贬实褒啊,这是赞扬欧侍郎有辩才,唇枪舌剑厉害!”

    “说的是!”

    百官纷纷讥讽欧寞,他们之前不便说话,但极为厌恶欧寞与柳山,心里憋着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现在内阁决议已过,事情尘埃落定,众人再也无需忍让。

    欧寞终究只是一张嘴。哪里敌得过数百人轮番嘲笑,气得差点拂袖而去。

    等见众人嘲讽得差不多了,太后才轻咳一声,让百官停下。

    太后道:“既然内阁决议通过,哀家不便阻拦,即刻代国君红批,准方虚圣文战庆国!”

    “国君英明!太后英明!”百官大声高呼。

    太后继续道:“文战一州,兹事体大,本应做足准备,但方虚圣即将赴任宁安。不可耽误,今日便要前往庆国,明日便会文战。既然如此,省去繁文缛节,由吏部尚书与文相安排随从与行程,另请圣院大儒护送。”

    吏部尚书毛恩峥道:“启禀太后,镇国公终究乃是虚圣,此礼若以国公为准,则我等要去庆国都城觐见庆君,若以虚圣之礼,则要给庆国发国书,由庆国定夺礼仪。”

    太后点点头,道:“方爱卿有何见解?”

    方运稳坐软椅,神色淡然,道:“让庆君去象州见我。”

    “好!”一些官员轻声叫好。

    “这才是虚圣气度,小小庆君算得了什么!”

    “文战时为镇国公,寻常时即方虚圣,大礼不可违!”

    敖煌却眼珠一转,嘿嘿直笑,很显然,庆君下令严查方氏藏书馆,方运自然不可能去拜见庆君,那就只能以虚圣之身逼庆君相见。

    “可庆君若是称病不见呢?”乔居泽无奈道。

    “那本圣就端坐堂上,以象州之主战象州!”方运道。

    众官恍然大悟。

    何鲁东哈哈一笑,道:“除却半圣,景国无一人地位胜过方虚圣,只有庆君勉强能平起平坐。荀家的老家主倒是可与方虚圣共坐,但他绝对不可能去。若庆君不去,那场面绝对不是文战,更像是象州百官迎圣。我倒宁愿庆君不去。”

    众官一想到象州百官捏着鼻子出城百里迎接方运的场面,就忍不住发笑。

    那十位文战的进士更不用说,交战之前先参拜敌人,那滋味简直比打碎五味瓶更难以形容。

    “可惜了,国君若在,出城三里便可。”乔居泽一脸遗憾。

    “带我去吧。”敖煌在方运身后低声哀求。

    “你去了,岂不是让东海龙宫与庆国交恶?”

    “我又不是以煌亲王的身份去,我以……你聘请的龙脉妖蛮的教头身份去。”

    “也好。”方运点点头。

    在景国奉天殿的斗争结束的时候,远在武国的奴直部落中却起了波澜。

    奴直部落乃是由驯化妖蛮组成的人族附庸部落,直属东圣阁,但因为在武国境内,平时也可由武国元帅府调遣。

    妖蛮信仰众多,过半妖蛮都信仰虚无缥缈的妖神蛮神,认为他们比活生生的祖神都更加强大。但也有一部分妖蛮只信仰真实存在过的祖神、大圣或半圣,甚至连祖龙、孔圣等非妖蛮祖神也有妖蛮信仰。

    奴直部落的妖蛮总数原本十万出头,但为准备抵抗草蛮入侵,兼并了其余的驯化部落,一跃成为妖蛮总数量达三十万的巨型部落。

    三十万妖蛮信仰各式各样的神灵或图腾,总数超过五百。

    有信仰祖神乱芒的,有信仰传说中乱芒的祖父,有信仰镇狱邪龙的,有崇拜雷霆的,有拜孔子的,还有奉妖祖为神,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奴直部落壮大后,不同部落信奉同一个神的妖蛮便有了一些矛盾。

    午间刚过,一千余妖蛮来到奴直部落的一处空地上,这一千妖蛮分为七支队伍,每支队伍的领袖身后都有妖蛮举着信仰图腾,这些图腾颜色各异,风格杂乱,但有一个共同点。

    图腾的中心是一轮圆月。

    那是月神的标志。

    “老子梦到过月神,老子是真正的月民!”一头熊妖帅大吼。

    (未完待续~^~)--11328d6su9h11167799-->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