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747章 人族之胆!
    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金光照的睁不开眼,只能眯着眼。

    就见一条金光蛟龙与一条银色长蛇飞出,在奉天殿中飞舞,蛟龙张牙舞爪,大吼一声,声传十里。

    银蛇则不断地吐着蛇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

    书法四境,笔走龙蛇。

    一股浓重的墨香遍布奉天殿,并不断向四面八方传播。

    随后,一种奇特的力量从那书卷中出现,那力量明明澎湃汹涌,无比刚猛,仿佛有毁天灭地之能,但同时却蕴含截然相反的气息,犹如春风拂面,夜中明灯,每个人都好像被那力量滋养,只觉天地一亮,仿佛被神灵启迪、众圣教导。

    方运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全身舒爽,感觉自己对书法的领悟似乎又提高了一丝。

    “这是……是圣力!是半圣赐字……”计知白喃喃自语。

    一直稳坐钓鱼台的左相柳山,面色终于出现细微的变化,额头上青筋暴露,但又迅速退去,只是,不由自主握紧右拳。

    柳山缓缓扭头,就见一龙一蛇回到画卷之上,化为八个大字。

    景国之魂,人族之胆!

    这八个字又黑又亮,漆黑的字中好似有一片星空在运行,斗转星移,明月凌空,仿佛蕴含无尽的至理。

    在八个字之下的纸页上,有一龙一蛇正在徐徐游动,仿佛在鱼缸中放养的鱼儿一样。

    方运在看到这八个字的时候,甚至忘记了用已知的书法体系来评价,只是觉得八个字犹如一个新的世界,横贯古今,屹立万界。

    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仿佛能重定世界秩序。

    太后徐徐站起。拉着小国君的手,道:“你可认识那八个字?”

    小国君清澈的声音响起。

    “景国之魂,人族之胆!”

    孩子的声音很小。但却与无形的力量相合,化为肃穆庄严的声音。在奉天殿中不断滚动。

    柳山死死地咬着牙。

    欧寞目瞪口呆,后退半步。

    左相党与康王党的重臣低着头,默默用文胆抵御。

    此时此刻,所有对景国有异心之人,文胆都遭到无形力量的影响。

    半圣夺天之道,国君口含天宪。

    这无形的力量没有攻击性,但是,却成为一个可怕的印记。

    百官无声。被陈圣对方运的评价镇住,以至于众官根本不敢乱开口评判。

    说方运是“景国之魂”乃是中规中矩,毕竟方运是虚圣,为景国贡献极大,已然成为景国灵魂人物之一,得万民景仰。

    但是,“人族之胆”这个评价却是极高。

    计知白深深低下头,心中充满了恐惧。

    柳山虽然是宗圣安排在景国的棋子,但这些年一直没有暴露,直到陈观海受到重创、不久于世的消息得到确认后。柳山才突然展现出狰狞的一面,独揽大权。

    陈观海若不受伤,柳山这招暗棋极可能永远不会浮出水面。

    计知白知道陈观海已经失去与宗圣一较高下的力量。更何况武国也在虎视眈眈,所以若不出意外,陈观海已经默认自己死后景国被庆国与武国瓜分。

    但是,哪怕陈观海受伤,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有掀桌子的能力!就有杀死左相、铲除左相党所有官员的能力!

    这八个字的背后,还隐藏着四个无形的字。

    “我还活着!”

    半圣警告!

    计知白突然偷偷看了方运一眼,莫非方运早就与陈家商量好了?这个可能性极大。

    金色的光芒渐渐变淡,计知白这才发现。“景国之魂”四字颜色较深,似乎是多日前书写而成。而“人族之胆”四字较浅,似乎是近日写成。

    而且八个字分别在两张纸上。

    计知白恍然大悟。原来陈圣早就写好了“景国之魂”,但陈家一直没有送出,就是等着方运出事的时候拿出来。不过,后来方运成了虚圣,仅仅“景国之魂”的评价又不够,又新写了“人族之胆”。

    计知白看着方运,发现方运脸上没有丝毫惊喜,只是普通的高兴,突然全身发寒。

    因为除了陈圣赐字,方运身为虚圣,还有一种特别的手段,只不过一旦用出来,对景国伤害极大,甚至可能会引发草蛮提前入侵,也会招来半圣干预,最后方运也会背上责任,甚至可能失去殿试的资格。

    “莫非……他要鼎革一国?不不不,应该不敢。他最多是清君侧,串联世家和军方直接杀死我等,反正历代都有此类事情发生。”

    十国的官僚体系堪称牢不可破,但,半圣一言覆之!

    方运抬起双手,恭敬地接过陈圣的赐字,道:“学生方运,谢过陈圣。”

    陈铭鼎一拱手,道:“礼物送达,老夫即刻离去。”

    陈铭鼎带来的众人一起告辞,一起离开奉天殿。

    他们所过之处,寒风呼啸,杀气森森,冰霜铺路。

    只有大元帅陈知虚留在奉天殿。

    计知白恨得牙痒痒,事情已经明了,若是连陈圣赐字都不能阻止左相,那么这些人很可能转身杀回来,打着清君侧的名义杀柳山。

    柳山依旧低着头。

    方运正要把陈圣赐字收入饮江贝中,但突然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随后就见那卷轴化为光点,进入方运的文宫之中,与圣旨并列。

    “嘶……”

    许多官员倒抽一口凉气,这可不是普通的书法作品,而是陈圣调动了国运与民心的力量,与圣旨一般无二。

    “恭喜方虚圣!”

    “恭喜……”

    也不知谁起头,所有官员纷纷拱手祝贺。

    方运也笑着回礼。

    片刻之后,文相姜河川突然微笑道:“内阁决议被中断,理当重新表决!规矩依旧,把官印送往方虚圣左侧为支持,投往右侧为反对。我先来。”

    姜河川最先抛出官印,就见文相大印悬浮在半空。

    随后,许多内阁成员把官印投降方运左侧,加上新来的大元帅陈知虚的,左侧的官印数量在几息间达到十八。

    “加上剑眉公,已经有十九方官印。诸位同僚,表决吧。”姜河川缓缓道。

    方运坐在椅子上,望着左相柳山。

    所有官员都望着柳山。

    奉天殿静悄悄的,过了足足半刻钟,柳山才平静地抬起头,道:“诸位表决吧。”

    柳山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但所有官员明白了他的意思。

    辅相司悦庆轻叹一声,把自己的官印投向方运左侧,还未动的内阁官员纷纷效仿。

    最后,除了左相未动,内阁所有的官印都在方运左侧。

    左相用稍微沙哑的声音宣布:“内阁决议,鼎力支持镇国公文战象州!”

    (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