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746章 陈家大礼!
    “这……”

    百官惊诧。

    虽说各地官员进入奉天殿投影后有几乎真实的影像,看似好像身在京城奉天殿,但外地的官员的门外是各地文院,看不到京城奉天殿外的人。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外地官员纷纷询问。

    “许多大儒和大学士前来。有知虚元帅,有陈家家主,有乞丐皇叔……”

    左相看了一眼奉天殿外便回头,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但是,其余左相党官员则面露忧色。

    尤其是计知白,面色惨白,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

    清君侧。

    一旦这些人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杀光左相党人,圣院最多也只是稍加惩罚,绝对不可能重罚,因为这是各国政务。

    这些人不仅有足够的理由清君侧,甚至还有足够的实力做到。

    而乞丐皇叔赵景空的出现,让康王党官员垂头丧气。

    赵景空的确没有自己的势力,甚至为了避嫌也不参与朝政,一心在圣院发展,在景国的实权远远不如康王。

    但是,赵景空是景国皇室的旗帜!

    尤其是四十岁以下的皇室成员,几乎是听着赵景空的名字长大的,赵景空乃是他们的楷模。

    十国皇室人才凋零,因为这涉及到国运和人族气运,分十国、压皇族,乃是众圣当年定下的策略,至今仍在延续。

    十国皇室中,哪怕有人脱离皇族,一心求圣道,也少有人成大学士,而赵景空却早早成就大学士。

    甚至可以说,康王之所以无法彻底拉拢所有皇族,至少有五成的原因是忌惮赵景空。

    哪怕赵景空已经从皇室除名,不再是皇族之人。

    康王若是敢连同其他皇族成员逼迫太后和国君。只要赵景空出面反对,过半皇族成员会倒戈。

    景国大元帅陈知虚的出现,让一干将军暗暗松了口气,信心失而复得。

    陈知虚极为高大,足足比寻常成年人高两个头,走起路来龙行虎步,面容如刀削斧劈一样,棱角分明。他的皮肤泛着古铜色,有着奇特的金属质感,瞳仁又黑又亮。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有神。

    此人明明是一身普通的青色大学士袍,可看到他的人都会出现奇特的错觉,总会觉得那衣衫在发出铠甲晃动的金属之声。

    陈知虚乃景方第一人,在军中威望极高,更是景国唯一掌握军魂之力的读书人!

    陈知虚的出现,让左相党人胆寒,导致更多人猜测这些人是来清君侧的。

    计知白神色愈发焦虑,不断偷看恩师柳山。

    柳山却有着计知白完全不具备的气度,至今没有丝毫的慌色。与平日上朝毫无二致。

    不多时,这支强大的读书人队伍进入奉天殿,一直向里走。

    以陈铭鼎为首,众人先向方运一拱手。道:“见过方虚圣。”

    “不必客气。”方运点点头,面带微笑。

    “见过国君、太后。”众人面向龙椅。

    “众爱卿不必多礼。”太后的声音从幕帘后传出。

    欧寞向新来的众人一拱手,道:“下官见过诸位前辈。只是,君王国音乃是景国内政。若无景国实职,不得参政,不知诸位前来有何贵干?”

    “哦?欧侍郎莫非想把我等逐出奉天殿?”陈铭鼎老爷子面带和善的微笑。丝毫没有世家家主的盛气凌人,反而像是在与小辈聊天。

    但欧寞却吓得一惊,本能地向柳山看去,像是溺水的时候去抓救命稻草。

    柳山却一动不动,仿佛没看到欧寞的求援。

    欧寞欲哭无泪,莫说自己只是吏部侍郎,就算是吏部尚书得罪半圣世家的家主都只能卷铺盖逃离景国。

    左相柳山之所以在景国稳如泰山,但那是因为他从来不去招惹半圣世家,哪怕双方有矛盾,他也能不要脸面化解。

    虚圣无法对抗牢固的官僚体系,但,众圣世家若不顾体面,足以在官僚阶层中撕开一道口子。

    若是遵循棋局规则,哪怕世家也胜不过一国的官僚合力,但是,世家有能力偶尔掀翻一两次棋局。

    欧寞感到无比沮丧,幸亏柳山的后台是宗圣,若柳山没有众圣世家为依仗,陈家早就随手把他拿下,踢出景国的棋局。

    但是,事到临头,欧寞已经别无选择。

    “下官并非如此想,只是,《景国律》不可违,礼法不可违。下官请求无关人等速速离开奉天殿,免得耽误大事。”

    陈铭鼎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其余人脸上也浮现奇特的笑容。

    欧寞再次望向柳山。

    柳山终于转身,向陈铭鼎作揖,道:“下官见过铭鼎大儒以及诸位,只是,诸位在此时上朝,意欲何为?”

    陈铭鼎笑了笑,道:“柳山,不如重开内阁决议吧。之前有些人糊涂,误投反对,若能重开内阁决议,票数定然过七成。”

    方运诧异地望着陈铭鼎,这话看似是商量,实则是明告诉左相,必须重新开始内阁决议,而且左相必须要赞同,否则的话,陈铭鼎将不客气!

    陈铭鼎胸有成竹。

    计知白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事情太明显了,一旦柳山拒绝陈铭鼎,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极可能引发清君侧,血染奉天殿,魂断二月天。

    柳山也是淡淡一笑,道:“内阁决议已定,断然不可更改!若铭鼎大儒无事,便退出奉天殿吧,免得落一个世家干政的口实。”

    众多官员眉毛一挑,方运亦认真看着柳山,虽然两人势如水火,但方运不得不承认,柳山很有胆魄,等闲大学士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一些官员轻声一叹,既然柳山态度如此强硬,那么新来的这些人也无力回天,除非展开清君侧,但清君侧的后果就是景国内乱,必然撑不过今年冬天。

    陈铭鼎笑了笑,道:“我们此来奉天殿,并非干政,只是当日陈家答应送方虚圣一件礼物,今日便履行诺言。”

    当日方运文斗一州,力压荀家之后,在庆功宴上,陈家人曾说过,陈家家主为方运准备了一份大礼。

    之后陈家人便再无提起,方运也没当回事,没想到今日陈家家主陈铭鼎不仅提起,还亲自来到奉天殿送礼。

    柳山目光一凝,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

    方运缓缓起身。

    陈铭鼎一摸饮江贝,拿出一件卷起的立轴书卷,两根木轴漆黑,就见他稍稍上举,握着上面的木轴,而下面的木轴自然滚落,展开书卷。

    就见书卷中仿佛藏着一轮太阳,无穷无量的金光喷发出来,照得整座奉天殿辉煌灿烂

    (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