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744章 内阁票决
    左相一党的官员很想分食象州官位,但想到有进士十老之一坐镇,方运文战一州的成功率极低,众官便按捺心中的烦躁和焦虑,静等左相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左相也没有开口。

    方运继续道:“至于第四害,所谓人族不睦,更是自欺欺人。人族何曾完全和睦相处过?哪怕是两界山大战之时,都有少数人偷奸耍滑、贪生怕死。诸君以为那些逆种是哪里来的?我人族,不仅需要与外部的妖蛮竞争,内部也应良性竞争!这文战,便是减少内耗的良性竞争之法。若文战真如欧侍郎所说,那众圣岂会允许?”

    欧寞道:“下官再次重申,现在的时机不宜文战,因为很快就会发生两界山第二次大战!”

    “几十年前,庆国明知道千年不战条约即将失效,依旧文战我景国!此事,难道欧侍郎全然忘记?”乔居泽道。

    “彼一时,此一时也!”欧寞无奈地引用《孟子》中的名言。

    “哼!”一些官员不断冷哼,对欧寞很不屑。

    若非今日朝会事关重大,早就有人冷嘲热讽甚至出言抨击。

    方运不再理会欧寞,扫视文武百官,道:“我以镇国公之身独战一州,牵扯重大,需经内阁批准,国君下旨。我看宜早不宜迟,请内阁四相今日定夺,以免夜长梦多。”

    方运摊牌了。

    奉天殿内的空气突然凝固,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呼吸,小心翼翼观察,小心翼翼思索。

    足足过了几十息,奉天殿依旧悄无声息,没有人开口说话。

    内阁有左相、右相、辅相和文相共四相。实际地位是文相最高,但权柄却是左相最大。除非右相、辅相和文相三相联手,否则绝对无法威胁左相的地位。

    但。辅相司悦庆是铁杆左相党。

    司悦庆上前一步,道:“启禀国君、太后。臣以为,藏书馆乃方虚圣之藏书馆,非景国之藏书馆。景国的首要事项是北抗草蛮,而非文战庆国,今年不宜与庆国结仇!”

    一向很少发表政见的右相曹德安却道:“臣,赞同方虚圣文战庆国!”

    四相之中有两人同意,只剩左相柳山与文相姜河川。

    姜河川道:“老夫认为方虚圣之举有益于景国,当鼎力支持。柳山。你说如何?”

    所有官员望向柳山一人。

    柳山淡然一笑,道:“既然内阁四相无法决断,那按照惯例,由四相与内阁参议共同票决。”

    场中许多官员叹息。

    内阁票决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必须七成以上的内阁参议赞同才算通过,若同意的内阁参议低于七成,那票决失败。

    左相权柄极大。

    左相柳山掌握吏部,整个吏部上上下下,九成都是柳山的人。

    景国所有文官的考评和升迁,都由吏部决定或影响。偏偏文官在景国之中数量最多,影响也最大。

    文院系官员的考评却依旧由吏部负责,若吏部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某个文院系的官员不能升迁。哪怕是文相亲自出面都无用。

    唯独军方不受吏部影响,军方两分,考评等由兵部决定,兵部也有一定的举荐权,但调动兵马和任命军官的机构不是六部,而是大元帅府。

    大元帅府实际直接授命于国君,让皇室牢牢掌握一国的军权。

    若无意外,各国的大元帅都由众圣世家之人担当,因为大部分众圣世家远比皇室更希望国家稳定。这样也能更好防止文官或皇室旁系血脉夺权。

    只不过,不同的大元帅性情不同。有些国家的大元帅权力欲重,经常亲力亲为。甚至架空国君,但景国的陈大元帅相反,在立下大功、地位稳固后,便淡出朝政,从去年开始甚至称病不出,一切命令都由国君或太后下达。

    陈大元帅乃是大学士,是十年内景国最可能成为大儒的读书人之一,对于他来说,一国大元帅的意义远远比不上大儒重要。

    大元帅府百多年来被皇室和陈家打造得水泄不通,左相的人没有任何可能打入其中。

    兵部共有一尚书两侍郎三位大员,原本只有地位最低的右侍郎是左相一党,但童峦因为方运逼死其孙投靠左相后,兵部的两位侍郎都成为左相党。

    一旦兵部尚书卸任,新任兵部尚书有九成的可能在两位侍郎中选其一,也就意味着左相党将在军中的影响更大。

    文院系由于比较松散,左相不需要特意渗透,经过多年布局,在文院系有一定影响。

    左相最强大的力量在吏部,其次就是密州,密州九成的官员都是左相亲自提拔。

    而在与武国接壤的燕州,康王堪称土皇帝。

    一旦左相与康王联手,连太后也只能避其锋芒。

    内阁参议是加衔,没有实职,只有地位仅次于四相的朝廷重臣才有资格获得,人人都有稍稍影响整个景国的力量。

    方运默默数着,李文鹰和陈大元帅不在,内阁四相加内阁参议共有二十九人,但左相有两票,也就是说,至少要二十一票赞成,他才有资格去文战庆国。

    如果不足二十一票,那么方运将不能代表景国文战庆国,就算胜了,也只是压一压庆国,无法夺回象州。

    方运文战庆国,原本想一箭三雕,一是报去年庆国之仇,二是警告其他世家和国家别封禁藏书馆,三则是收回象州。

    现在看来,收复象州的可能性极低。

    但是,在最后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方运没有丝毫的气馁,道:“那么票决开始,投左为支持,投右为反对。”

    方运说完,把自己的官印抛向左侧。

    四相和内阁参议陆续动手,一件件官印飞离百官,或飞到方运的左侧,或飞到方运的右侧。

    大小不一、材质不同的官印悬浮在半空。

    方运左侧的官印明显多,飞去的也快,很快达到十五个官印,而右侧的官印少,只有十件,还有人没投出。

    但是,左相和右相都没有动。

    票决还有没到最后,就有十票反对,这意味着,赞同的总票数绝对无法达到七成。

    方运的心深深地沉了下去。

    突然,文相道:“剑眉公无法到奉天殿,他托我支持方运,现在,左侧有十六方官印。”

    时间慢慢过去,还在犹豫的官员终于做出最后的决定,除了左相柳山和文相姜河川没动,其余人都投印完毕。

    反对的官印达到十一,而支持的官印只有十七。

    柳山道:“文相大人,事已至此,你我便不用票决了。内阁决议,镇国公不得代表景国文战庆国!”(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