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684章 祸从口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放肆,怎能对虚圣如此大言不惭!”何鲁东怒视雷砾。

    “何兄不要动气,雷家人猖狂惯了,连半圣世家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会在乎一个虚圣。让雷家人慢慢折腾吧,前一阵是违《三礼》,过一阵没准就判他们一个逆种大罪!看看到时候谁不得好死!”一个与嘉国关系极为不睦的云国进士讥笑道。

    “雷砾,请您谨守读书人的分寸!你雷家人不要脸,我嘉国人要脸!”墨山毫不客气指责。

    雷砾心中恼怒,但却不敢挑衅其他人,冷哼一声,不再作声。

    方运不怒不恼,淡然道:“你应该庆幸自己在猎场,若是在他处你如此诅咒我,我定当让你知道我方运是如何泯恩仇的!”

    雷砾嗤笑一声,道:“我不仅有奋笔疾书文心,更在学海中习得文心‘祸从口出’,磨砺多年,你岂是我的对手?”

    方运早就知道雷砾有文心“祸从口出”,此文心并非是指祸从敌人的口中出现,而是从拥有者的口中出现,形成影响敌人的灾祸之力。

    奋笔疾书和口是心非等力量损耗才气并不多,但祸从口出损耗的才气较多,若非生死之战,很少有人会使用,可一旦用出来,有极大的威力。

    张知星反驳道:“等你有君之星位再来口出狂言。”

    雷砾骄傲地抬起下巴,道:“不才十八岁中进士,在殿试高中榜眼后,直入两界山,随后历经镇狱海、十寒古地与荒城古地,至今四十九岁,何等人物没见过?何等妖蛮没见过?方虚圣诚然大才。但论生死相斗,不才有信心在百息之内将其斩杀!”

    张知星无从反驳,雷砾说的没错。他的实战经验太丰富了,而他的才气古剑是半条蛟龙骨孕育。只是比方运的真龙古剑低两个层次,三十一年的磨砺足以弥补。

    许多人没有再反驳雷砾,三十一年积累下来的战斗经验,绝非任何天才能比。

    青年一代最强的进士是圣院七进士,哪怕是同样有君之星位的孔德天,在雷砾面前也不过有一成胜算。

    因为,雷砾在年轻的时候,和圣院七进士相差无几。

    “若能安然离开猎场。等我有机会文战嘉国,或者参与古地擂台,定然要见识见识雷兄的风采!”方运道。

    雷砾讥笑道:“不用以后,在你我死前,嘉国与景国的春猎榜谁排名高,就是谁胜了!”

    “那便说定了!”方运道。

    两人四目相交,虚空中仿佛生出火光。

    方运环视众人,道:“事情诸位也已经清楚,毋庸置疑,瘟疫之主此来。就是为了杀我!在下向诸位道歉,是我连累大家!”

    宗午德道:“话不能这么说。雷家和我宗家之人是没得到你什么大好处,但我们所在的国家得到了大好处。我们所在的人族得到更大的好处!只有白眼狼才只吃肉不出力。我们这些进士加一起,对人族的贡献都未必有你高!绝非是你连累我们!”

    “午德说的不错。人固有一死,死在月树虚影之下,死在人族虚圣身侧,死得其所。方虚圣,此事休要再提,现在最要紧的,是争那一线生机!”颜域空道。

    “根本就不存在一线生机!姬守愚既然发现是瘟疫之主,以瘟疫之主的威能。必然也知道我们发觉,定然会有所行动。恐怕你们不等见到他。就被数十万的妖蛮淹没!我雷砾在古地中与妖蛮浴血奋战,从未贪生怕死。但今日,我不与雷家之敌并肩,更不与害我之人携手!诸位,想必不止我一人看清方运面目,还有谁与我一同离开?”雷砾道。

    “我!誓死追随兄长,绝不与方运并肩作战!”雷家的青年进士大声道。

    “我也不与仇人携手!”

    雷家其余四人陆续靠近雷砾。

    方运冷冷地注视着雷家五人,道:“你们这是自绝于十国,自绝于人族!此时此刻,我不会动手,但一旦出了猎场,我必以虚圣之身,请圣裁治你们一个临阵逃脱之罪!”

    “哈哈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只是不去找瘟疫之主,又不是不去杀妖蛮!我让你们知道,我雷砾如何以一敌万!我倒要看看,圣院怎么定我这个浴血之士的罪名!走!”雷砾带着雷家四人转身离去。

    从上空看去,在铅灰色的阴云下,原本聚在一起的白色团体出现了分裂。

    五个身穿白衣进士服的人脱离大队,远离妖山。

    “雷砾,你这是贪生怕死!”孔德天道。

    “我何曾怕死?我所怕的,是被无能的方运害死!”雷砾头也不回大声喊。

    看着雷家五人越走越远,方运道:“谁若认为我会害死你们,现在可以走。现在走的,我不会追究任何责任。”

    庆国队伍中一人轻蔑一笑,道:“我宗家虽与方虚圣有圣道之争,但那是有理有据、有节有制的争斗。此时此刻,虚圣为尊,哪怕命我们庆国人送死,我等也理应咬着牙去!雷家,无礼之徒!输给方虚圣是实力不足,成王败寇,不丢人,但跟着雷家人走,那真是颜面尽失!”

    宗午德小声嘀咕:“堂兄你总算说了句人话。”

    “嘉国之耻!”墨山摇摇头。

    随后队伍一片寂静,无人说话。

    方运点点头,道:“事态诸位想必已经清楚,为了避免瘟疫之主的分身坐大,我等必须要用最短的时间将其杀死!我等劳累一天,本应休息,但时不我待,我这里有一些华佗世家最好的行军丸,足以让我等连续三日不吃不喝且身体不疲惫。至于精神上的疲劳,以诸位之意志,完全可以克制。等吃下行军丸,我等一边向左面的妖山跑,一边商议细节。”

    方运说完,从饮江贝中拿出许多行军丸,分给每一个人。

    华佗世家的新晋进士华玉青也在,他曾在圣墟中救助过方运,方运也给了他一颗延寿果作为报答,他的含湖贝里有行军丸,便没有要。

    张仲景世家的张子龙摆摆手婉拒,张家的行军丸虽然比华佗世家的稍差,但也相差不多。

    吃下行军丸,三百余人继续奔跑。

    方运一边跑一边道:“敌人是瘟疫之主,我们会遭到瘟疫攻击。对于瘟疫,医家已经有了定论,乃是一种传染性很强的微小之毒物形成。所以,此次战斗,最需要的是医书。”(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