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637章 朝议
    方运本以为太后的声音会充满威严,或者老气横秋,但没想到太后的声音清脆悦耳,和普通二十多岁的女子毫无区别。

    太后之言只是客套话,方运等待接下来的殿试朝议。

    “臣有事启奏。”就听一人突然高声道。

    方运听着耳熟,循声望去,正是兵部左侍郎童峦。

    坊间传闻,兵部左侍郎虽与左相有旧,但关系平平,在孙儿童黎与方运赌碎文胆失败后,妄图进入玉海城责问方运被李文鹰阻挠,事后投靠左相,成为兵部中投靠左相地位最高之人。

    在左相名声受损之时,此人有些摇摆不定,但今日突然先百官而出面,让方运觉得事有反常。

    方运和大多数人一样,看了童峦一眼后立即看向左相柳山,但柳山正襟危坐,表情毫无变化。

    “童侍郎有何事要奏?”

    “臣闻明年草蛮当大军南下,夙夜难眠。抗蛮乃是国之大事,殿试反而其次,臣请先商议抗蛮再请吏部公布殿试名单。”

    一人立刻道:“朝礼不可废,数百年来,十二月初五皆是殿试议题在先,诸事后延!”

    方运望向那人,回忆官员画册履历和文会所见,立刻想起此人是监察院的左都御史,乃监察院都御史之下第二人。

    景国有四相,左相、右相、辅相和文相,其中辅相乃是左相忠狗,分管监察院与刑部,监察院的御史们都是出名的硬骨头,刑部乃法家读书人的自留地,辅相对这一院一部影响甚小,不过终究是辅相,地位还是超出六部与其他官员。

    方运有些不明白,按理说就算有争执也不至于如此白热化。怎么朝会刚开始就是部院第二人相争。

    不等方运考虑明白,其余人突然加入。

    “左都御史大人此言差矣,值得圣议之事,不如年年都有的殿试?臣请太后以大事为重,延后殿试议题。”

    “太后陛下,礼不可废……”

    接着众多官员就因为小事争了起来。

    从四品到三品的许多官员发表意见,官位太低的默不作声,超过正三品的官员也不发言。

    方运一开始有些迷糊,但思索片刻才明白,这就是朝堂。反左相一方哪怕不知道童峦有何目的,只要反对就不会有错,纯粹为了反对而反对。

    方运终于明白为什么当日有关自己的封赏能让群臣一争就是一两天,这种庙堂之争本来不可能迅速解决。想起种种庙堂传闻,方运知道单单这个问题至少会吵一刻钟,便低头闭目养神。

    可惜方运错了,足足过了两刻钟,左相一党才占了上风,因为连一些中立的官员都觉得抗蛮之事最重要。

    “哀家便代国君改变朝议。诸位爱卿先商讨抗蛮之策。陈圣昨日派人传达,军政之事由百官决议,他不干涉国政。”

    “陈圣高风亮节,景国之幸!”吏部尚书大声道。

    方运眼皮都不抬。这位吏部尚书是左相的同窗,对左相忠心不二,向来见风使舵,方才若不是自恃身份。早就与其他人激辩。不过这就是杂家的一种权术圣道,允许百家争鸣,这种人在朝堂之上必然如鱼得水。

    “陈圣圣明。太后英明。”童峦说完闭嘴坐好,这个挑起群臣之争的人闭目养神。

    朝堂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敖煌左看看右看看,完全搞不懂这些人族在做什么,刚才吵的如同菜市场似的,现在突然静了下来,好像之前的争吵都是幻觉,朝堂之上一直这般和和气气。

    方运从未经历朝堂,只能自己琢磨,看来是左相的人取得了先机达到了目的,这时候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便可静观其变,再伺机出手,偏偏另一方摸不清左相党的意图,不敢开口。

    沉默了数十息后,一直稳坐不动的文相姜河川突然开口。

    “既然朝议改为抗蛮,那老臣就先说一件能让我人族举人加快成长之大事。”

    不等左相柳山一方的人有所反应,太后立刻道:“既然能让举人实力增长,有助抗蛮,还请文相详谈。”

    一些官员看了看柳山,柳山依旧稳坐钓鱼台,一动不动。

    姜河川扫视朝中大臣,最后目光落在方运身上又收回,道:“方文侯曾在天树中得到海量的天叶,若是常人,必然据为己有或贩卖,但方文侯含仁怀义,恩泽广播,设立‘人族天叶膏火’与‘景国天叶膏火’,今年选景国举人五百、其余诸国两千赠以天叶,以壮我人族。”

    不等姜河川说完,朝堂内响起阵阵惊呼,许多人诧异地盯着方运,尤其是那些有举人后辈的官员,个个目露精光,恨不得这就冲上前向方运讨要。

    那可是天叶!

    普通半圣世家每年也只得一两片天叶而已,谁都知道天叶对人族的作用不如对妖蛮强,但再差也有作用,哪怕是资质平平之辈只要使用天叶进入天树一次,也必然能成翰林。

    若不算半圣世家,景国每年晋升翰林之人很少过十。

    有了这些天叶,在二十年后,景国翰林和大学士的数量必然暴增。

    但是,左相一党的官员却为之色变。

    天叶太重要了,为了一枚天叶,一位翰林足以背叛柳山,因为哪怕是柳山也没有能力让一个举人成翰林,但方运能!

    人族进士成就翰林之时大都已经年过五十,此刻朝堂之上的翰林平均年龄过六十,这些翰林晋升大学士无望,对他们来说,让后代成就翰林远比在朝堂之上获取利益更重要。

    人族最看重的就是传承,前人培养后辈,而后辈信仰祖先,因为正是祖先们教化天下,抗争妖蛮,种田畜牧,繁衍后代,为后代开辟出越来越好的生存环境,而不像一些未开化的蛮夷信仰虚幻的神灵。

    人族的信仰根植在血脉之中,灵魂之内,无需贩卖传播。

    众人本以为姜河川会继续宣扬天叶之好,但在众人议论声减小后,他却道:“天叶之事已然宣布,诸位继续商议抗蛮策。”

    众人愕然,但旋即心知肚明,姜河川什么都没说,但却把一切都说了。

    众人看向方运。

    天叶膏火所代表的一切,无非四个字。

    顺我者昌!

    方运已经不仅仅能收纳党羽,而且已经开始大规模培养党羽!

    这种大手段,连半圣世家都做不到。

    朝堂陷入了微妙的沉默,一些左相党的人偷偷看向柳山,又偷偷看向方运,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柳山依旧稳如泰山,但双目却似乎多了一层极薄的阴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