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608章 末日大帝
    亿万民众在心中祈祷,希望祖龙可以胜过白金之虎。

    两尊纵横万界的大人物正式交手。

    祖龙真灵口中,雷珠化为一道雷霆光柱,直冲白金之虎。

    白金之虎毫不畏惧,挥爪拍击,就见它爪中显现妖界山河纹理,爪子四周则环绕十四颗星辰!

    少数仗着自身文位的读书人死死盯着上空,在看到白金之虎星缠巨爪之时,双目便化为灰烬,眼眶留下黑色的洞口。

    “轰……”

    两道磅礴的力量在天空轰然相撞,神光爆射,条条虚空裂痕向四面八方蔓延,天空仿佛变成一个硕大的海胆。

    神光中心,所有的力量竟然凝聚成布满裂痕的太阳虚影,万火喷涌,随时可能形成灭世之火。

    眼看灭世之火就要毁灭圣元大陆,一股堂皇浩然的力量自天而降,驱散灭世之火,修复万条虚空裂痕。

    神光消散,众人小心翼翼看向天空,黑色漩涡下的天空仿佛有水波流动,形成细微的扭曲。

    白金之龙与祖龙真灵全部消散,神罚之矛只剩下矛头,但四颗妖月力量不减。

    四颗妖月逐渐缩小,最后附在矛尖之后,融为一体,形成血色妖月之矛,加速下降。

    此妖月之矛,威能竟强于神罚之矛虚影!

    “月树神罚更强了!怎么会是这样!难道我感觉错了?”一个翰林考官难以置信地望着天空。

    姜河川缓缓道:“神罚之矛虚影原本力量很强,但既要跨越虚空,又要刺穿两界壁垒,至少消耗八成的力量,而隐藏在其中的妖月之力始终没有消耗,自然要比我们看到神罚之矛强大。”

    唐守德轻声一叹,若月树神罚那么容易对付,众圣世家早就出面。

    祖龙真灵出现带来的希望再一次破灭。

    上舍中。敖煌破口大骂,骂着骂着哭了起来,身为真龙一族,他最清楚祖龙真灵的可怕,绝对有能力拦截下月树神罚,但这种力量却被祖神虎啸阻拦。

    敖煌冲东海大喊:“祖龙真灵显现,难道还不能让你们出手吗?”

    敖煌在质问四海龙圣。

    东海龙宫深处,老龙圣叹着气,低声道:“祖龙遗训可没提到此事,就算我同意。其他龙圣也不可能同意。至于为何祖龙真灵出现,怕是与神罚之矛有关,当年神罚之矛就曾在祖龙身上留下过伤口。罢了,我再联系其他三个老家伙吧。”

    雷家。

    “差点吓破我的胆子!方运真是幸运,竟然激发了祖龙真血的全部力量。不过,到此为止了。”

    “神罚之矛开路,妖月之矛杀人,方运躲不了的!”

    方家庭院,敖煌又扭头冲孔城大吼。

    “方运乃不世奇才。有亚圣之资,孔家为何不救!”

    孔府之中,一个老人坐在轻轻摇晃的躺椅上,双目无光。似是在迷迷糊糊望着天空血色的妖月之矛。

    “人族未有灭顶之灾,怎能请出孔圣……”

    老人的右手突然轻轻颤了颤,就是这只手,以春秋笔刻刀重创神罚之矛。

    老人突然瞪大眼睛。眼神变得清澈,他的双目中倒映出妖月之矛的影子,而在妖月之矛的矛尖上。冒出一点星光。

    “天灭方运,非我等之过啊……”

    老人不止手在颤抖,心也在颤。

    所有人都看到那点星光,星光由矛尖移动到末端,然后化为一尊大蛇雕像,盘在妖月之矛之上。

    这巨蛇的外形和眼镜王蛇有些类似,只是头颅两侧膨胀的颈部更加夸张,更加有威严,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点。

    “嗡……”

    妖月之矛发出极度兴奋的声音,气息突然猛涨百倍。

    在这一瞬间,连人族的半圣都感到呼吸困难!

    其余人族更是眼前一黑,仿佛看到人族灭绝、圣元大陆崩碎,万界陷入末日。

    “那是什么?”景国学宫的一位考官低声问。

    姜河川与唐守德两位大儒轻轻摇头,并不知道,只是脸色越发难看。

    跟唐守德一起来的一位老翰林缓缓道:“那雕像是妖族第一位祖神,原名乱芒,蛇族,他诞生时,万界大日落山,成祖神时,获封‘末日大帝’。正是他,以神罚之矛连杀古妖族三位祖帝。正是他,亲自种下四棵月树。也正是他,获封最后一任万界之主。”

    “嘶……”

    在场的所有考官倒吸一口凉气。

    人族的亚圣之上是圣人,妖族是祖神,但在古妖一族,名为祖帝。连乱芒一开始也是获封祖帝,后来妖蛮为了消除古妖一族的痕迹,才把祖帝改为祖神。

    唐守德回头看着老翰林,道:“我知你常年在典籍院,又是亚圣曾家之人,真能确定?”

    老翰林望着天空,道:“看到妖月之矛突然增强,你们就应该知晓我此言不虚。除了那位末日大帝,妖界什么力量能让妖月之矛力量突然大增?”

    “妖蛮的狠辣果然远胜人族啊!为了杀一个进士,不仅有祖神下神谕,甚至还动用末日大帝的力量!那位末日大帝太恐怖了,传说中可是食日月、吞星河的怪物,腹中有末日陵园,埋葬众圣,乃是已知的第三位万界之主!”

    在场的许多读书人只知“第一祖神”或“乱芒”之名,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位的详细来历。

    “你们看……”一个考官声音发颤。

    那末日大帝的雕像突然开始变大,越来越大,化为一尊半透明的巨蛇,头颅占据半个天空,一双眼睛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如同苍穹之主俯视他的奴隶。

    所有人都失去反抗之力,甚至连反感都不能有,好像只要一反感,就会被天地神罚。

    京城外,四位老人面目愁苦,仰望那占据半个天空的巨蛇。

    “妖皇当真狡诈。”

    “他即将封圣,此物作为他的保命之物。也用不到了。一旦他封圣,大圣之下谁人可杀他?我人族偏偏又无亚圣。”

    “妖蛮都动用了这位的力量,哪怕四海龙圣想搭救方运,也只能放弃了。”

    “真想以我之身,换妖皇之命!”

    四海龙圣原本正在跨越虚空交流,但在末日大帝的虚影占据天空后,其中三位龙圣立刻表态。

    “当年乱芒陛下对我龙族有恩德,我退出。”

    “既然动用末日大帝的力量,我退出。”

    “末日大帝之强,哪怕祖龙与其相遇都杀之不死。勉强可以说是落后祖龙半筹。他至今都是名义上的妖界之主,我们贸然出手,万一引发不测,如何是好?”

    东海龙圣沉默不语。

    人族众圣沉默。

    在末日大帝乱芒的身份陆续传遍十国后,所有人也陷入沉默。

    在人族的认知中,妖界之主和祖龙是一个层次的大人物,根本无人能敌。

    唯独妖界陷入一片狂欢。

    在末日大帝虚影遮住天空的时候,方运眼前一黑,随后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块不过几千丈的碎片上。而上下左右到处都是这种陆地碎片,无数的陆地碎片悬浮在星空中。在前方,是一颗昏黄的太阳。那太阳表面布满裂痕,随时可能裂开。

    方运突然心悸。因为他发现这些碎片都是圣元大陆的碎片。

    “呼……”方运突然大口喘气,眼睛一眨,眼前恢复正常,依旧置身于考房之中。

    “既然横竖都是死。那就在临死前完成一篇策论。哪怕一篇也好!”

    方运先被神罚之矛针对,后被妖月之矛针对,现在又被末日大帝乱芒的虚影针对。身体内部最细微的组织已经开始崩溃!

    方运的身体已经无比虚弱,但,方运心中有一个声音响起。

    “不能这样离开!不能就这样死!”

    方运握起小楷紫毫笔,缓缓书写。

    以《阿房宫赋》抨击秦朝的奢靡,以经义抨击殉葬这种恶礼,那就在临死前,用秦国与六国的历史警告众圣,真理只在唇枪舌剑范围之内,连蛮的前提是人族足够强!

    “六国论!”

    “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

    “……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

    《六国论》共有五段,方运连第二段都没写完,就感到无比吃力,写这篇文章消耗的才气太多!

    《六国论》作者乃是苏洵,不仅是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之一,也是词圣苏东坡的父亲,而这篇《六国论》也在华夏古国被列为三大策论之一。

    散文之圣欧阳修甚至也曾给予《六国论》最高的评价。

    《六国论》站在前人未有的高度,总结六国灭亡的最大原因不是武器不行,不是战斗不行,而是在于割地赔款、贿赂秦国。

    而此时此刻,杂家竟然在犯和六国相似的错误,竟然认为完全可以通过计谋等手段来拉拢蛮族对抗妖族。

    最可怕的是,杂家竟然有牺牲景国的意图。

    方运不知宗圣与杂家有何目的,但绝不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若让活人陪死人一起死的殉葬制度是恶礼,那以牺牲景国为代价换取不稳固的和平,就是屠杀!

    景国,不应为失败的计划陪葬!

    方运满腔怒火,而笔下的《六国论》升腾起不可思议的才气,才气的增长比先前任何一篇诗词文都更加激烈,甚至可以用雄浑来形容。

    这才气的气息太过奇特,以至于整个京城的读书人都忘了神罚,都被《六国论》浩浩如逆流江水的才气吸引。

    但是,方运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才气不足以写完《六国论》。

    甚至连《六国论》第二段都无法写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