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587章 玉甲短裤
    “那就在他不熟悉天树的时候杀了他!谁先动手?”

    “猫捉老鼠的时候自然要好好戏弄一番,我们一百多妖蛮面对一个人族,难道不应该好好玩玩吗?”一个猫妖帅笑道。:3w.

    一旁的鼠蛮人白了猫妖一眼。

    “呦,这个人族还真傻啊,一点不怕,还低头看!”

    “没事没事,等他看够,让他知道咱们妖蛮的手段!”

    方运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四肢俱全,皮肤比原本白皙的多,看来是新的身体,不过除了下半身有东西挡着,其他地方不着寸缕。

    方运知道,第一次进入天树第二层,人族身上都会有短裤,可自己腰间的不是普通的布短裤,而是一片片白色玉片组成的短裤,白色玉片上有一些灰色的奇特花纹,好像蕴含亘古的苍凉,仿佛是从亿万年的遗址中挖掘出来的神物。

    几乎在看到这玉片短裤的一刹那,方运就想起那个埋葬在登龙台中的帝洛。

    帝洛外形只是高一点的人,身披极为华贵美丽的银色玉甲,只是他玉甲甲片的花纹非常复杂,方运看一眼就眩晕,不过这玉甲短裤上的花纹则相对简单。

    大敌当前,方运没有想太多,缓缓后退,再一次扫视周围。

    这里的巨大树叶也分层,上面的天空被绿色的树叶挡住,四周的树叶高高低低,只能从树叶缝隙中看到一根根和山峰一样粗细的枝干,自己所在的这片十里树叶上,只有前方一百余妖蛮,其余地方空空如也。

    方运试着调动才气,发现自己的文宫竟然也被送入天树,只是这具身体似乎和本体有所区别。

    方运轻轻握了握拳,感觉此刻的身体强度至少是原本的十倍!

    “呼……”方运轻轻松了口气,自己的情况和书中所说一样。除了短裤不同,身体强点,其他都很正常。如果不出意外,自己的相貌也会出现细微的变化。

    方运伸出手指,以指代笔,凌空书写《白马豪侠篇》。

    “龙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

    就见方运体内的才气引动周围的天地元气,在指下形成一个个黑色的字,和在纸上书写一模一样。

    只是没有各种宝光。

    方运并没有用奋笔疾书。只是验证天树的环境,这里果然不用笔墨也能纸上谈兵,只是也无法获得圣页、文宝笔或墨汁等力量的加持。

    前方的数百妖蛮帅丝毫不在乎方运的战诗,笑嘻嘻地开始进行包围。

    “人族战诗的力量在天树最多只有六七成,不用怕!别让这个人族小子跑了,先把他包围起来!”

    “他可能是真傻,看到咱们竟然不跑!”

    “象泷圣子,您说怎么办?”一头狐妖帅笑着望向众妖帅中地位最高的象泷。

    象泷不屑地看了看方运,一甩鼻子。转身远离,边走边道:“一个人奴有什么好玩的,我不知道杀了几百几千。前面的树液泉眼即将出世,这一层的所有妖蛮大都会过去。人族的废物们大概只会在远处观战,等待最后获取一丝天树气息。你们先玩,记得跟上我,那个树液泉眼应该很大。咱们离得不远,最后都有份。”

    “嘿嘿,那您先走。我们先玩玩这个人族进士!我之前就被一个孔家的人族进士杀过,连身体都被毁坏,今天一定要报大仇!”

    那象泷也不管其余妖蛮,近两丈高的身躯缓缓向前行走,踩在巨叶地面上不断发出闷响。

    方运写完《白马豪侠篇》,一个骑着白马的人族豪侠出现在方运身侧,这将军身上的铠甲只是寻常的铁甲,但铁甲上也有一些奇异的花纹,风格和帝族花纹一样,只是比方运玉甲短裤上的花纹更加简单。

    方运越发好奇,因为他发现自己哪怕没有文宝笔、墨汁等力量,这首战诗的力量也很强,远远超出原本预计的范畴。

    “这小子很镇定嘛。”一头熊妖帅直立着身体,慢慢悠悠走向方运,其余妖蛮除了围向方运,没有一个进攻,反而都在起哄。

    “狗熊,你小心点,别被人族耍了。”一头猴妖帅道。

    “哈哈哈,老熊,别丢我们的狗脸。”一头犬妖帅笑道。

    “比猪还笨,有你好果子吃。”一头跟那熊妖帅有矛盾的猪蛮人哼哼着。

    熊妖帅被众妖蛮说的有些不高兴,由直立变为四肢着地,慢慢小跑向方运,同时张开大嘴嘶吼一声。

    方运与妖蛮对战不多,但看的书多,这熊妖看似憨厚,实则和狮虎一样凶残,很多时候同妖位的狮虎都奈何不了熊妖,因为熊妖看似笨拙的身体蕴含着不相称的灵活与速度。

    方运一指熊妖,道:“你去试试。”

    那半透明的白马豪侠收起弓箭,左手剑,右手长枪,一夹马肚,猛地冲了过去。

    在白马豪侠冲锋的一瞬间,许多妖蛮露出疑惑之色,哪怕是战诗生灵也应该遵循最基本的东西,比如骑兵需要一定的助跑,可这白马豪侠竟然在一瞬间就把速度提升到极致,这是只有妖王才能有的天赋。

    双方相隔不过五丈,不过一眨眼的工夫,白马豪侠就与熊妖帅相遇。

    熊妖帅挥动巨爪拍向白马豪侠,身后浮现一只熊头祖灵。

    噗……

    熊妖帅的头颅飞出,眼中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所有妖蛮清晰地看到,在最后一瞬间,白马豪侠的速度突然暴增一倍,不等熊妖帅反应过来,一枪捅穿熊妖帅的胸口,随后一剑斩下熊头。

    白马豪侠很快回身,站在方运身边一动不动,面甲中的两道缝隙中,目光格外专注。

    在熊头死亡的一瞬间,方运短裤中的一片玉片闪过淡淡的光芒。

    “这……这是怎么回事?”一头猿妖帅糊涂了。

    “一首进士战诗怎会如此强?就算翰林的进士战诗也做不到啊。”狐妖帅糊涂了。

    “为防夜长梦多,一起动手吧?”

    “不玩玩了?”

    “我感觉他不是傻,他好像是一点都不在乎咱们。在他眼里,一百多妖帅蛮帅好像和一百个妖兵没有区别。”猿妖帅疑惑地说着。

    “装腔作势的人奴,你们别动,我来!”一头虎妖帅如同被触犯了身为王者的尊严,盯着方运冲了过去。

    方运看向猿妖帅,微笑道:“你这个小妖很聪明,就留下你吧。至于其他妖蛮……嗯,这里的环境我差不多适应,就不再试了。”

    方运说完,以指代笔凌空书写藏锋诗《送常东云赴边关》

    “边烽警榆塞。进士过宁安。柳叶开银镝,落花照玉鞍。满月临弓影,连星入剑端。不学燕丹客,空歌易水寒!”

    这一次,他动用了奋笔疾书,一息书写八句诗成。

    一道微光飞入他的眉心,附着在真龙古剑之上。

    方运张开口,一道冻绝万物的寒意瞬间扫过全场。

    冲向方运的虎妖帅本能地停下。

    正在远离的圣子象泷快速转身。

    围向方运的过百妖蛮下意识向后退去。

    “一息诗成!”一头鼠妖帅发出刺耳的尖叫。

    “人族不是只有方运才能一息诗成吗?方运怎可能进入天树?他不是快要被神罚劈死了吗?”

    “不对,他的力量好可怕!”

    在妖蛮的尖叫声中。金色的真龙古剑自方运口中飞出。

    古剑飞空,发出一声声的破空声,最后连响五声,达到五倍音速。

    在见到真龙古剑表面那真龙影子的时候。妖蛮们齐齐变色,在听到才气剑音响到第三鸣的时候,它们还是变色,之后他们仿佛什么都不会。只会变脸。

    “去吧。”方运说完,就见五鸣的真龙古剑以妖蛮们根本无法躲避的速度展开了屠杀。

    一剑洞穿虎妖的额头,下一剑切下狼妖的头颅。再下一剑刺穿狐妖的心脏……

    真龙古剑是一个一个杀妖,但在别人眼里,妖蛮是十个十个的死,是成片成片倒地。

    在场的上百妖蛮无一可让真龙古剑破损或减慢,因为真龙古剑的才气剑音是龙鳞,有着所有才气古剑中最强大的防御力,让才气古剑的唯一弱点消失。

    五鸣的才气古剑,一息可飞行三里。

    过百妖蛮相距很近。

    不过是一个人急促呼吸一次所用的时间,所有的妖蛮都已经倒在地上,除了方运说要放过的猿妖帅,还有那头走远正回头的圣子象泷。

    猿妖帅与象泷呆呆地望着停在半空中的真龙古剑,然后又望向方运。

    象泷一边后退一边惊恐地道:“这里只是天树第二层,这位人族大学士,您不能乱来!这里是进士该来的地方,您……走错地方了!”

    堂堂象族圣子彻底失去了斗志。

    猿妖帅用力点头。

    方运面带微笑道:“初到天树二层,请多指教。另外,我不是大学士,是进士。嗯,你也死吧。”

    才气古剑带着刺耳的破空爆鸣声,直刺象泷。

    猿妖帅突然指着方运大叫:“我知道了!你是方运!是人族第一天才!是大儒猎杀榜上的进士!”

    象泷发出长长的嘶鸣,要凝聚全身的力量攻击真龙古剑,希望可以拼命一搏。

    但是,在他凝聚完力量之前,方运的剑已经洞穿他的额头。

    连古蛟侯都挡不住这一剑。

    象泷庞大的身躯倒下,震的巨大的树叶轻颤。

    猿妖帅身体轻轻颤抖,犹如看着灭世妖王一样看着方运。

    方运一脸平淡。

    玉甲短裤光芒连闪。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