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584章 出狱
    与方运相熟的人呼啦啦涌过来,以乔居泽为首的学宫学子满面通红。=

    “我就知你一定能安然出狱!”乔居泽道。

    “宵小之辈怎能是方镇国的对手!”

    “此事我们断不会善罢甘休,必然让原肃那奸贼还清这笔帐。”

    方运面带微笑,同时脸上浮现浅浅的倦意。

    乔居泽看在眼中,舌绽春雷道:“诸位!方文侯在牢狱多日,身心俱疲,明日还要参与会试,大家不要为难他了,让他回家好好休息。”

    “自然自然!”众人纷纷答应着,为方运让出一条路来。

    方运拱手道:“我虽不知狱外发生了何事,但也能猜到一二,方运在此谢过诸位,我景国读书人的脊梁,谁也压不弯!”

    “对!”众多学子激动地叫起来。

    乔居泽看着方运,目光微动,心中已然明白,方运此刻国运与民心加深,一举一动都可以牵动景国子民的心,凡是文位低于方运之人,都会不由自主被方运的魅力吸引。

    方运所在,民心所向!

    “走,先上马车,一起回上舍。”乔居泽带着方运走上他的马车,然后拉下窗帘,马车加速前行,马蹄声越来越响。

    “你在狱中如何?”乔居泽关切地问。

    “一切安好,我毕竟是圣前进士,几日牢狱不算什么。”方运道。

    乔居泽点点头,道:“我料也是如此,区区虎囚狱不可能难到你。你的狱中三篇简直文惊全国,一传天下两镇国,前所未有。”

    “侥幸。”方运没有丝毫的倨傲之色。

    “自谦的话你就不必说了,当务之急不是宗家等人的阻挠,甚至也不是进士试,哪怕你落第都无所谓。最要紧的是月树神罚。据妖界传来的消息,三四天之后,月树神罚就会积蓄完力量,破界神罚!你可有应对之策?”乔居泽问。

    方运无奈一叹,轻轻摇头,眼中充满了迷茫,还有一丝的不甘心。

    “本来入虚圣园能让你获得更多的众圣相助,诸圣有权动用圣院中的宝物,甚至可能请出最强之物《春秋》书。但你并未正式获封虚圣,就算孔家提议用《春秋》书救你。宗圣等人也能阻拦。为了阻你成虚圣,他们几乎动用了一切力量。”

    “嗯,既然在月树神罚前无法成虚圣,那就不要考虑这个因素,忘掉吧。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自救之法。”

    乔居泽摇摇头,道:“不可能,只要有一位半圣不同意,其余众圣就不能动用圣院宝物。关键是,在前一次两界山大战之时。九成圣位文宝已经用过一遍,有的力量并未恢复。若是用来救你,那两界山若再遇大敌,很可能失守。除了两界山。其余古地也需要圣位文宝镇压防守。否则的话,东圣不至于放弃二十年一次的圣议强行要求众圣保你。”

    方运问:“圣议怎么样了?”

    “东圣生怕宗圣离开圣院后又对你用手段,似是一直在拖延,只要等你开始会试。宗圣无法逼你出来,到那时,圣议大概会有结果。”

    “那结果会如何?”

    乔居泽想了想。道:“圣院里已经有人推测,大概是双方都妥协。宗圣等人可以不救你,但要出手报复妖蛮。至于其他半圣和世家,必然会助你一臂之力。在你入狱之前,已经有多个世家闭门谢客,斋戒沐浴,正式祭祀先祖,只为在最后能帮到你。你不要以为他们对你入狱不管不顾,他们其实都在为月树神罚做准备,入狱不值得他们出面搭救。对这些世家来说,无论你是否正式成虚圣,他们都会尽力而为!”

    方运微笑道:“此事我自然知晓,所以我不曾有过怨言。”

    “只是……你要明白,众圣世家大概会用掉一滴圣血,或发动一次圣位文宝的力量,至于再多的力量,他们没办法用出。毕竟那些力量要用来对付妖蛮,要为最后……最后一战做准备。我人族已无圣人,但妖蛮还有祖帝。”乔居泽的目光无比暗淡。

    “我明白,人族与妖蛮,终究会有一场惊世之战,胜则存,败则亡。最终之战的确远比我的性命重要。”

    “你能如此豁达便好。若是人族力量无尽,断不会有这些麻烦,月树神罚来了抵挡便是。实在是妖蛮太强,那月树可是妖族第一大帝‘乱芒’亲手所创,据说祖帝乱芒之力还在孔圣之上,若是没有人界壁障阻拦,让完全的月树神罚降下,后果不堪设想。”

    方运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其实他所知比乔居泽都多,毕竟读过星妖蛮的藏书,同时有古妖传承,想到很多自救之法,但就如同自己不能妄谈圣道一样,文位太低,力量不足,根本无法用那些方法。

    成虚圣可以说是最后一根稻草,但却被宗家、蒙家、司马家与雷家联手诬告,导致不能凭借虚圣的身份获得圣院更强大的庇护。

    车内陷入沉默。

    乔居泽道:“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算了,那个法子几乎不可能,毕竟只剩三四天的时间。仔细想想,月树神罚已经与你无关,毕竟你自身的力量微不足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参与会试,为最后的时光……抱歉,多余的话我不说了。”

    “多谢乔兄劝慰,我心中有数。”

    “对了,杨玉环与拙荆广邀各家夫人,在皇宫门前击鼓鸣冤,太后已经召见她们。现在她们应该在与太后见面,本来会闹的不可开交,但你现在已经出狱,事情会缓和许多。据我所知,内阁弹劾刑部左侍郎原肃与左相的奏章已经堆了半个屋子,再加上杨玉环击鼓鸣冤,不出意外,明日早朝众官与太后必然对原肃发难。”

    “原肃无足轻重,左相那里你有没有听说什么?”方运问。

    “哦?柳山那里有事发生?”乔居泽疑惑不解。

    方运点头道:“我以《竹石》为引,牵动国运与民心攻击他,此刻他定然不好受。”

    “啊?你……你一个进士以国运和民心攻击大学士?你……你没伤着?”乔居泽大惊。

    “你看我像有伤的样子吗?”

    乔居泽随即拊掌大笑:“你若无伤,定然是左相文胆有伤!好,那老奸贼一定有苦难言!我定会把此事散播出去,逼得他不敢上朝,若他文胆有伤还敢上朝,那些官员有一百个法子让他伤上加伤。只要他不在庙堂,其余大臣就可徐徐图之,趁机剪除他的羽翼!景国,还得靠你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