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574章 狱中诵经
    许久无人说话。》.[]

    四具尸体渐渐冰冻。

    方运静静坐在稻草上,闭着眼,周围一切的动静都瞒不过他的耳朵,无论是众人的呼吸声,还是身体抖动的摩擦声,就连能在严寒天气活动的虫子的声音都可以清晰听见。

    牢房的囚犯终于开始低声议论。

    “这人是谁?好像和我们不一样,被刑殿送来,可不是一般的大人物。”

    “身穿举人服,杀人的手法干净利落,好像是从战场上下来的。”

    “别猜了,他叫方运,我进来之前听说过他。若是连他都死在这里,人族完了。”

    “反正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人族完不完与我们何干?不过这人很不一般?”

    “那我就说说他的事迹吧……”

    方运感受到众人不再有敌意,闭着眼,脑海中不断思索,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在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又明白了许多事。

    “恐怕从我离开登龙台后,雷家与宗家就开始布局,最终却一步一步把我逼到这里。不过,他们仍旧不愿意背上杀我的污名,方才那四个囚犯绝对不是他们派来的,他们应该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月树神罚上。”

    “他们阻止我入虚圣园,但不知其余众圣世家为何不管不问,若我所料不错,应该可能有所准备,只是不知准备到了何种程度。若其余众圣世家真的不助我,那此刻人族的逆种文人至少会增加十倍!”

    方运想了许多事,同时也在想脱困之法,又在几个脱困之法中挑选最佳之一。

    许久之后,方运睁开眼睛,发现外面天色微亮,已经到了早晨。

    此时牢房极冷,方运静静听了听。众人的呼吸极为微弱,一个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不多时,牢房门口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开饭了!”

    就见所有囚犯猛地起身,哪怕正在熟睡的人也在一眨眼的功夫窜到牢笼门前。

    方运起身,发现监牢的气氛突然变得剑拔弩张,每一个人都在防备什么。

    不多时,四个狱卒走过来,三个狱卒拎着木桶,一个空手,其中一个拎着桶的人停留在原地。其余三人开始向前走。

    方运扭头看去,就见甲一的囚牢前伸出四双手,空手的狱卒从木桶里拿出一块不知道用什么制成的粗粮饼,又从另一个桶中拿出一块拇指粗的咸菜,递给第一个人。

    那人接到食物后,如同被闪电击中似的迅速缩回手,躲到一角,一边警惕地看着其他人,一边细细地咀嚼。

    方运没想到这些重犯都很有常识。细细咀嚼可以更好吸收食物,若是狼吞虎咽必然会浪费。

    不多时,三个狱卒来到乙十三牢门前,方运伸出手。

    三个狱卒没有多看方运一眼。和对待别人一样,把一个粗粮饼和一块咸菜递给方运。

    “谢谢。”方运在此时此地依旧没有放弃基本的礼貌。

    三个狱卒诧异地看了方运一眼,两个狱卒没有表示,分发东西的狱卒点点头。继续向前走。

    方运仔细一看,这粗粮饼是由多重杂粮混合在一起蒸的,放在鼻子下轻轻一闻。一股浓浓的霉味充斥在鼻腔中,那咸菜除了腌的过头,没有什么问题。

    人族各地有读书人控制风雨,除了密州等与蛮族相邻的区域,粮食年年丰产,哪怕是牢饭也不应该如此差。

    方运知道其中必然有贪墨,不再多想,把坚硬的粮饼送入口中,咬下一块,静静咀嚼。

    “唔……”

    方运差一点要呕吐,但最后强忍着不适,憋着气,继续咀嚼,又咬了一点咸菜咀嚼几下,最后咽下去。

    方运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孟子的名言。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方运来到圣元大陆后,受过累,除却在书山幻境中,却未曾真正吃过苦。

    今日尝到了。

    发霉的粮饼可能让别人生病,但方运身体强大,完全不惧这种程度的霉物,配合咸菜,只吃一块就可以维持一天的消耗。

    不多时,那第四个狱卒拎着桶前来,每路过一个牢房,就用木勺打一勺水让人喝光,然后继续喂下一个。

    狱卒来到乙十三牢房的时候,方运看了一眼浑浊的水,道:“谢谢,不必了。”

    那狱卒立刻把水撒到地上,继续给下一个人喂水。

    方运一招手,天地间纯净的水气在他的面前凝聚成一团水,张口喝光。

    看到这一幕的囚犯和狱卒啧啧称奇。

    吃过早饭,方运休息一刻,开始诵读众圣经典,从诸经之首的《易经》开始诵读,声音传遍整座地下监牢。

    方运经历过七次才气灌顶,论质量还不如大学士,但论次数已经超过大学士,和大儒等同。

    在成为举人的时候,方运的话语就接近大学士的“口含天言”,现在已经成为圣前进士,获得七次才气灌顶,已然拥有完整的“口含天言”。

    方运正常诵读,但在口含天言的力量下,他对《易经》的理解自然而然化为神秘的精神烙印,犹如苍天之言进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连一些不识字的人在听后也立即学会方运诵读过的字,明白了《易经》中的意思。

    不过,这些人虽然知晓了《易经》的意思,但也只能算是方运最好的学生,若不经过大量的学习和积累,这一切都会渐渐淡忘。

    在场的囚犯们一开始还只是随便听听,但听着听着就意识到方运的诵读声和其他人不同。

    很快,那些读过书的人本能地跪向方运,低着头,如同弟子聆听老师讲课一样。

    接着,其余人陆陆续续跪向方运。

    许多人慢慢沉浸在经典的奥妙之中,完全忘记了天寒地动,也抛却了所有的烦恼与苦难。

    诵读完《易经》,方运开始诵读《论语》。

    当方运诵读到“有教无类”的时候,一个囚犯突然哭天抢地。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杀人!我应以死谢罪!”就见一人猛地撞向石墙。

    咚……咚……咚……

    最后那人活活撞死。

    有教无类乃是孔圣的名言,意思是什么人都可以接受教育。正是在这个理念下,孔子打破了教育垄断,成为人族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老师。

    一些人则一边听一边流泪,忏悔自己的罪行。

    一人喃喃自语道:“我愿流放北边,为人族而战洗刷罪行,若有机会,用心读书,考取功名!”

    “官府虽无证据,但我罪当死!”

    “我真是冤枉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