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548章 凶君之死
    凶君缓缓吟诵第六句,他死死盯着方运,眼中凶意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更烈!

    但是,他的文胆持续震动,才气变得不稳,连文宫都出现裂缝。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承受巨大的伤害,剧烈的疼痛在全身蔓延开。

    若没有吟诵战诗,凶君有太多的办法解决方运的喝骂,但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一旦中断战诗,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前功尽弃,甚至会被镇狱邪龙的力量反噬,生不如死!

    事到临头,凶君的目光更加坚定,只是吟诵的速度下降到了最慢,一旦再慢一丝,会导致战诗衔接中断,吟诵失败!

    方运目光一凝,眼如藏剑。

    “不仅你错了,连蒙圣都错了,你们整个蒙家都错了!蒙圣嗜杀逞凶,圣道不稳,他不知潜心修行,却冒险用外力弥补!蒙家本来可以继续蛰伏,但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认定你可以振兴蒙家,但可惜,我亲手将你分神斩杀!”

    方运说完,拿出属于凶君分神的饮江贝。

    凶君神色大变,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眼中涌动着无穷无尽的仇恨!

    整个蒙家为了得到星之王,从蒙圣到凶君费劲无数心血,把全族的筹码都押在这上面。

    之前凶君只是猜测是方运杀了自己分神,可以抑制愤怒,可现在方运亲口承认甚至拿出饮江贝,他几乎要大骂方运,宣泄这些天来的痛苦和仇恨!

    但是,凶君忍住了,继续吟诵战诗,只要战诗吟诵完成,必然可报举族大仇,甚至可能得到方运的饮江贝。获得大量的宝物,甚至得到方运成为天才的秘密!

    方运的目光突然如大日出海,格外明亮。

    “你,损万家而肥己,助妖蛮而祸人,怎能壮我人族!你所作所为,便是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不智不勇!汝!乃!逆!种!”

    方运的声音中携带天威,犹如圣人判罚。充满了力量。

    “汝乃逆种”四字一出,凶君的声音戛然而止,吟诵战诗词中断,然后口喷鲜血,身体向后倒去。

    “咔嚓……”

    文胆彻底碎裂的声音传遍千里,随后凶君的眉心出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那是文宫崩塌之音!

    凶君体内的邪龙之力突然狂暴起来,就见凶君从皮肤开始向内渐渐被黑雾吞噬。

    凶君直直地挺着脖子,哪怕面临死亡,也依旧死死盯着方运。眼中充满了滔天的恨意。

    方运缓缓道:“安心去吧,蒙家的荣耀落幕,而我站在废墟上,继续守护人族!”

    “谢谢。我果然不如你……”凶君眼中的恨意奇迹般地消散。

    暗黑色的血泪从凶君的眼角流出。

    突然,凶君仰天大吼。

    “我乃人族凶君,岂能被你奴役!”

    凶君最后的神念突然凝聚成一股蕴含天地同悲的伟力,那邪龙气息如雪遇沸水。迅速融化。

    凶君的身体逐渐化为灰尘四散,最后在原地留下一枚饮江贝。

    方运用真龙古剑托起饮江贝,收入怀中。

    突然。那饮江贝中飞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邪龙龙头,张开小口就咬向方运。

    方运大惊失色,这邪龙的速度太快了,别说自己,连反应最快的妖蛮都无法避开。

    突然,属于古蛟侯的饮江贝猛地张口,一个巴掌大的奇异之物飞出。

    那物乍一看是浑身漆黑的乌龟,可仔细一看,它的头是龙头而不是乌龟之头,它的后背也不是拱起的龟壳,而是塌陷的龟壳,塌陷的部位可以用来盛装液体。

    龙龟砚龟。

    砚龟闪电般地探出龙龟之头,一口咬住邪龙之头,然后一口吞下,接着露出满意的笑容,轻轻打了一个饱嗝。

    方运好奇地看着砚龟,没想到这奇物这么古怪,竟然能一口吞掉邪龙气息,哪怕此刻的邪龙气息无比弱小,但本质却不知高出半圣多少个境界,无比强大。

    那么强的邪龙气息都被吞噬,这砚龟得强大到什么程度?

    砚龟不过成人巴掌大小,它回味了邪龙气息的感觉,然后扭头不屑地瞥了方运一眼,纵身从方运上臂上跳下去。

    方运本以为这砚龟是神物,能够飞行,可是只听啪唧一声,砚龟四脚朝天、龟壳朝下摔在地上。

    砚龟挺着脖子,脸上充满愤怒,然后学普通乌龟那样用头顶地然后翻身,可这里的地面全是战斗余波形成的细沙,非常松软,它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翻身。

    方运看着四条腿乱蹬的砚龟,哑然失笑,这才意识到这的确就是砚龟,本身没有什么法力或神通,但若是在它后背上研墨,墨汁形成的战诗词宝光翻倍!

    砚龟研出的墨汁不仅对战诗词有用,对大儒真文、半圣真文和战画也都有很大的作用。

    凡是要有笔墨的力量,都能够被砚龟所增强,这就是砚龟的强大之处。

    方运仔细看着这只龙头砚龟,若是普通的砚龟可能只有那些作用,可这是一条龙龟砚龟。

    根据古蛟侯和敖煌所言,这头砚龟原本藏身在沙荒之地的一颗小型太阳中,而且身为奇物的砚龟,极可能吞噬了整整一头龙龟,然后变成了现在的龙头龟背。

    砚龟一边蹬腿,一边用头顶沙地,始终翻不过身。

    方运弯下腰,帮砚龟翻过身。

    砚龟松了口气,摇晃着小脑袋四处打量自己,然后抬头看了看方运,突然扭回头,逃离方运。

    “想跑?”方运立刻伸手去抓龟壳。

    砚龟暴怒,猛地回头,一口咬在方运的大拇指上,然后用漆黑的小眼睛看着方运,好像在威胁方运:放手!不放手就咬死你!

    方运哭笑不得,说来也怪,砚龟可以轻松吞下邪龙气息,可咬自己手指的力量却格外小,跟婴儿似的。

    “你跑不掉,以后就为我所用吧!”

    砚龟露出毫不掩饰的轻蔑之色,然后再度用力,眼中充满威胁:信不信我咬死你!

    方运左手抓着砚龟太高,然后仔细观察砚龟各处。

    砚龟暴怒,用尽全力咬方运的大拇指,但最终发现,方运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

    砚龟脸上浮现掩饰不住的挫败感,张口松开方运的大拇指,然后两只小眼珠一转,便把头和四条腿缩回龟壳里,什么都不给方运留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