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506章 圣院之光
    登龙台中,陆岛如云。

    方运与孔德天并排飞行,不到半刻钟,附近陆续有龙妖或妖蛮前来。

    龙妖一族除了先前的古鳄侯,还多了古狼侯和古熊侯。

    古熊侯和古鳄侯一样是独自前来,而古狼侯率领了整整七头古狼帅,这八头古狼的奔跑速度不如古鳄侯,但在从一座浮空云陆到另一座的时候,它们会齐心协作,反而跨越一些古鳄侯独自无法跨越的障碍或距离。

    这头古狼侯的额头上同样有三道龙纹,实力与古鳄侯和古熊侯相当。

    妖蛮除了原本的鹰族圣子,还多了猿族圣子、鼠族圣子与体型庞大的象族圣子。

    方运对妖族具体人物所知不多,只认得那头大名鼎鼎的象族圣子象破,但孔德天身在圣院,对所有稍有名气的妖族圣子了如指掌。

    “那鹰惑名声不显,但实际上他的身份在这四头圣子中地位最高,他经常出入万亡山,那里是妖族最强大的历练之地,远比两界山和其他普通古地更凶险。妖族的内斗远比人族惨烈,每年都会有各妖位的十大血战,争夺排名。”

    “鹰惑在去年排第几?”

    “鹰惑根本不屑于参与妖帅血战,就在前不久,他用三招打残今年的十大妖帅排名第八的狼绝,认定与第一妖帅蛟曲不相上下。”

    方运点了点头,怪不得这鹰惑那般小心,原来是有名的妖帅强者。

    “那猿冈实力不显,在妖帅血战中只排名二十七,但却是最为聪明,据说人族诸子百家的书他都已经背下,若是他参与科举。至少也能成进士!”

    方运看了看猿冈,猿冈是一头很像大猩猩的猿族,身体高大。猿毛浓密,人族特征很明显。双目有神,眼中丝毫没有其他妖蛮那种嗜血的光芒。

    “至于那鼠越,最为狡诈,我与他在两界山交过手。我的实力如何,你应该略有耳闻,但拿它毫无办法。鼠族就是这样,杀敌能力或许一般,但保命能力连壁虎一族都无法相提并论。”

    “象破就不用多说了。天纵奇才,双祖灵,同时能以象鼻、象牙、象吼与象腿发起四重攻击,连续三年位居妖帅血战之首,今年说是厌烦了,不再进入妖帅血战。大多数象族的性情都相对温和,但这象破有一个祖灵继承了古妖猛犸的力量,平时和其他象族差别不大,一旦战斗起来必然发狂。”

    方运点点头,象破的事迹连他都知道。去年的三谷连战中,象破不仅以一己之力连胜三个人族进士,甚至还与人族一位天才翰林打平。因此震惊人族。

    四头妖蛮圣子相邻较近,一边脚踏龙气云飞行,一边在低声交流。

    古鳄侯与古熊侯越走越近,有联手的趋势,而古狼侯则只率领自己的狼群展开追击。

    妖族不知真龙遗骨,但这三头古妖侯都怀疑真龙遗骨与方运有关,紧追不舍。

    方运和孔德天一时间逃不掉,而妖蛮与龙妖也追不上,三方陷入短暂的平衡之中。

    绕过一处竖立的浮空云陆。就见前方一座普通的浮空云陆上,一个白衣进士正坐在龙气云上。慢慢腾腾从含湖贝中拿出一张又一张战画并使用。

    在他身前,四头龙妖帅被数以千计的妖将与妖帅围攻。这些妖将妖帅都是半透明的身体,被战画召唤出来,实力比真正的妖将妖帅略弱,但数量上弥补了实力上的差距,四头龙妖帅已经油尽灯枯。

    在方运与孔德天飞到云弄章所在的浮空云陆上空的时候,四头龙妖帅终于被大量的战画妖蛮彻底杀死。

    这四头龙妖帅的额头都有龙纹,每一头死亡,额头上的龙纹就会离开身体,化作金光进入云弄章的眉心。

    这登龙台的规矩是远古龙族制定,龙族把龙妖当成幼龙的食物,幼龙每杀死一头有龙纹的龙妖,都可以获得对方身上的龙气。

    云弄章扭头看过来,先看了看方运与孔德天,然后看了看四头妖蛮圣子与三头古妖侯,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可怜的战画,又要破费了。”

    说完,云弄章驾驭龙气云迎向方运与孔德天,在双方相距百丈的时候,他突然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方运。

    “怪物!真乃怪物!”云弄章一边说着一边摇头。

    等三人靠近,云弄章微笑道:“德天兄,是杀是逃?”

    “先逃,甩不掉再拼命!”孔德天道,“你恐怕也看出来了,方运已经成为圣前进士,而且正在孕剑!”

    云弄章双眼放光,道:“等孕剑之后,方兄可否让我一观你的孕剑诗?”

    方运微笑点点头,孕剑诗只有一次功效,哪怕宣扬出去也无妨,许多进士还经常比较孕剑诗,也有许多读书人在研究如何才能写出更强大的孕剑诗。

    “好!”云弄章从含湖贝里拿出一卷有些古旧的战画递向方运道,“此乃一幅举人战画,但却是三境战画,所耗才气少但效用极大,最适合现在的你。”

    方运一愣,三境画道之人足以成为历史名人,而举人三境大师在历史上一共也只有三人,这三人画作的价值还在普通画道三境大师之上。

    方运没有立即去接,先是拱手真诚谢过,才用双手接过这卷老旧战画。

    孔德天先是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妖蛮和龙妖,认定没有危险,才好奇地看向方运手中的战画。

    战画微黄,毫无特异之处。

    方运慢慢打开画卷,一开始毫无变化,但在画卷全部展开的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幅《百鸦图》原本只是画在平面之上,可画卷打开后,里面的山峰与妖鸦竟然形成立体的实物立在画卷之上!

    纸上完全就是一座缩小的孤峰和一群缩小的妖鸦。

    方运伸手触摸孤峰,没错,和山石的感觉一模一样,而不是墨迹。

    整整一百只妖鸦犹如活物一样分散在孤峰各处,或巡逻,或产卵,或求偶,或争斗,在方运眼里,它们根本不是画,而是一个微型的世界。

    “画道三境,跃然纸上,果然名不虚传啊!”方运心道。

    孔德天见过的三境画作比方运多,他的目光掠过落款,随后注意力集中在一百只妖鸦上,道:“原来是大师默虚的作品,虽然他早年屡次进士不中愤而弃考,再也不参与进士试,但也因此在画道之上一日千里。这百鸦图中,有鸦妖侯一头、鸦妖帅十二,其余都是鸦妖将,足以抵挡龙妖侯多时,偏偏使用的时候所耗才气不多,果真是保命重宝!”

    方运合上画卷,放下胸前挡板快速书写:“多谢弄章兄相赠,此物连举人都可使用,价值之高,甚至在普通翰林文宝之上!在下不能收。”

    云弄章却笑道:“我不留画方得画,我若留画画不留,这是我恩师教的,所以我虽然战画无数,但都会在恰当的时候使用。更何况我恩师早就有预言,说是‘方得画’,此画若不给你,我以后必然得不到战画。”

    方运与孔德天微微一笑,“我不留画方得画”的本意是不贪恋画作才能得到新画,云弄章却把“方”的意思改成方运,语意便成为他不能留下的画就要给方运。

    方运摇摇头,把画递向云弄章,若是两人交情深厚可安然收下,但两人不过见了两次面,而且此画价值太高,换做任何读书人都不可能收下。

    云弄章却不伸手接,正色道:“方兄误会了。我此画不是赠与你,是赠送给那个能够保我人族平安的未来方运!此画若能保你一瞬平安,便可不枉默大师的一番心血!若你将来遇到危险,有此画可救你一命,我却没有赠送,我会愧疚一生。”

    方运还要推辞,孔德天冷声道:“你一人之安危,已经不是你自身之事。你若身陨,你家人亲族当如何面对?你所在的景国当如何?那亿万万人族的期盼又当如何!”

    方运一愣,竟然无法反驳孔德天的话,他说的一点没错,就算自己一直把自己当与他人平等的读书人,不会因为地位高而骄傲自大,但自己终究不同。

    方运想起在和李文鹰一起去孔城的时候,李文鹰说过的一句话。

    “你有改变景国的力量!”

    方运看着孔德天与云弄章真诚的眼神,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收起《百鸦图》,放入饮江贝中。

    云弄章与孔德天欣然微笑。

    方运虽然未进过圣院,却突然非常向往那个地方。

    那里或许会和景国一样有腥风血雨,但也必然有阳光明媚。

    “天地间若有一线光芒,我便可继续前行!”

    方运在心中默默记住此时的誓言。

    方运提起笔,深吸一口气,在纸上认真书写。

    圣院之光。

    写到“圣”字的时候,一切还是寻常,但写到“院”字的时候,方运手中的半峰笔发出轻轻的鸣声,墨汁的光线也在变化。

    写到“之”的时候,这个字上面浮现淡淡的光华。

    写完“光”字的一瞬间,这个字的周围开遍洁白鲜花。(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