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83章 群雄并起
    看着光幕的大多数人都不再盯着具体题目,因为题目太多了,而方运答题又太快,只有那些进士或进士之上的人才有能力一直盯着多人的试卷保证看得清。

    在方运答完右面的第一百六十一题后,十国处处有倒吸凉气的声音。

    没有人开口评价,看不到的人没必要懂,而看到的人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看到的这一幕。

    连大学士都被方运这两息答题惊住了,这道题在大学士眼里无比简单,可也至少思考五息,若像方运这样,至少要成为大儒才可以。

    各地文位最高的人都陷入沉思。

    庆国,荀家。

    “荀离危矣。”

    嘉国,雷家。

    “登龙台后,你们若不能化解与方运的恩怨,我亲自登门给方运道歉!”雷家家主的声音在雷家上空回荡。

    雷九双目如电,他身前,一口白色泛血丝的才气古剑正在磨着,而磨剑之物竟然是一头大妖王蛟龙的龙角,足足一尺高。

    “文比我不如你,待到登龙台,我以我剑斩天下!”

    武国,蒙县。

    蒙圣世家老宅,一个病恹恹的进士坐在庭院的椅子上,眯着眼,双目无光,有气无力地看着前方。

    “圣墟之中输半步,登龙台上见分晓。咳咳咳……”年轻进士收手捂住嘴,抬头一看,就见纯黑的血液在手心如活物一样蔓延,缓缓渗入皮肤之中。

    圣院之中。

    四方光幕树立,四处各有大量的圣院之人观看。

    一个身形魁梧满脸络腮胡的进士突然起身,他的双目各浮现一个文王后天八卦光芒,又迅速隐去。他转身离去,边走边道:“大局已定。方运,我在登龙台等你,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圣前进士厉害。还是我的双星位更强!”

    附近的圣院之人疑惑不解,方运明明只是圣前举人,这位文王世家的天才姬守愚怎会说方运是圣前进士?

    荒城古地之中。

    伐谋城外两百里处,三千人族士兵正与五千蛮族大军鏖战,而战场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那威风凛凛的虎蛮侯,更不是眼中闪烁着狡诈光芒的狐蛮侯,而是三千人族军中的一个青年。

    青年正坐在一辆武侯车上,左手握书卷,右手握兵书,嘴皮翻动。并没有发出声音,但却将整支队伍指挥得如臂使指。

    兵语法音,明明至少是翰林才会的兵家奇书在这里显现。

    青年身穿白色进士袍,胸前绣着一个大大的“仁”字,而后背绣着一个“兵”字。

    “啊……”孙仁兵打了个哈欠,微笑着看了看前方的战局。

    “练兵结束,撤退!”

    那五千蛮族大军不仅没有追赶,反而跟遇到大赦一样加速逃跑。

    荒妖山惊城峰中。

    一个身穿血色进士袍的逆种文人用白玉汤匙舀了一点花白的猴脑,闭着眼慢慢咀嚼。而血淋淋的猴妖将头颅立在饭桌之上,轻轻颤抖,纵使将死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人族的老家伙封得了荒妖山,但封不动登龙台。我已逆种。文位再难寸进,为我成逆种大儒,借你人头一用,方运。”

    圣元大陆极北。雪蛮圣地中的冰裂湖中,从湖面到百丈湖底全部冰冻。

    一头白毛熊蛮帅正在十丈下的冰中挥舞双臂,比石头还坚硬的冰层在它面前犹如纸糊。

    许久之后。熊头人身的熊蛮帅停下来,轻轻喘着粗气。

    “只要一滴真龙圣血,我便可脱胎换骨!”

    妖界、十寒古地、两界山、镇狱海等等许多地方的年轻天才开始为登龙台准备。

    时间慢慢推移……

    在方运答完六百道题的时候,大比会场中突然有人喊道:“不对!你们看,所有人的身后都有枯黄纸页,唯独方运至今一张没有!”

    众人立刻仔细观察,枯黄纸页代表答错或放弃之试卷,天才如颜域空身后都悬浮着一张枯黄纸页,可方运身后至今没有一张。

    一个庆国人低声祈祷:“希望他们没看到,没看到……”

    不等这人祈祷完,荀离停笔看了看大比文界中的状况,立刻发现方运身后竟然无一张枯黄纸页。

    荀离大惊,仔细看了看方运眼前的银色纸页,足足超过六百页!

    “混蛋!”荀离眼中闪过一丝恐慌,本以为此次先挑起方运怒火让方运当众大放厥词,然后再压过方运让景国冲进第八失败,让方运在数十亿子民面前文名大逊,必然文胆震荡。

    但是,方运竟然强到如此,一题未错!一题未弃!

    荀离又向景国其他人身后望去,枯黄纸页竟然只比庆国和嘉国的学子多一点,这意味着,景国其余学子最后所得筹数不会比庆国嘉国少太多。

    荀离的手轻轻抖了一下,心中浮现一个不好念头。

    “我逼方运在数十亿人族面前大放厥词,他会不会也在用同样的方式对我?若是庆国败给景国,我的文名毁于一旦,我能保住文胆吗?能!我一定能!”

    荀离在心里说完,继续答题,但是,他无论是思索时间还是书写时间,都比之前慢了微不可查的一丝。

    方运桌子上的纸张越来越少,但前方散发着银光的正确试卷却越来越多,而身后空无一张枯黄纸页。

    孔德御从开始就拼了命,在答完五百题后看向方运,发现方运前面的银色试卷至少有一千四百张,随后斗志全失,长长吐了一口气。

    “算了,不跟方运争了!只能希望那位堂兄在登龙台教训教训这个混蛋,让他知道什么是圣院孔家进士!”孔德御无奈低着头继续答题。

    不知过了多久,乔居泽突然轻咳一声,道:“方运还差不足一百题便可答完!”

    在场所有学子看向方运,乔居泽说的竟然是真的,方运桌上的试卷所剩无几。

    方运身后依然空空如也,身前银光闪烁。

    庆国和嘉国许多上舍进士目光轻动,尤其是荀离和雷十三,两人在庆国与嘉国都是首屈一指的天才,但此时此刻却发现,在方运面前自己如此无力。

    荀离对比了景国和庆国的银色书页,心中估算,突然身体一颤。

    若是估算无误,最后景国至少比庆国多三筹!

    “不可能!我重新估算!”荀离再一次根据银色书页的数量估算两国的输赢,但这次得到的结果是庆国最后胜一筹。

    “我庆国绝对不会输!”荀离心中暗暗高兴,继续答题。

    一道淡的白雾凭空出现在荀离的文宫中,包围荀离的文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