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80章 意外突发
    方运做梦都没想到,读万卷书后竟然能进入春秋世界中观看那两百余年波澜壮阔的历史,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微笑。

    方运感到很疲惫,想要入睡,可一闭上眼,眼前就浮现纷乱的历史画面。

    鲁国庙堂上,曹刿面对鲁庄公侃侃而谈,之后亲随鲁庄公迎战齐国,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力克齐国,一战成名。

    吴国之中,伍子胥主政,孙子主军,孙子以“彼出则归,彼归则出”之法,生生耗了楚国六年,六年之后,吴国五战五胜,几乎灭亡楚国。

    小白,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方运看着他从公子一步一步走上国君之位,成为齐桓公,在春秋名相管仲的辅佐下,成为春秋五霸之首,名扬千古。

    公子重耳,一路逃亡,他的经历比齐桓公更加曲折,先娶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之女,又被春秋五霸之一的秦穆公送宗室五女,其中一位甚至是晋怀公之妻,而晋怀公正是重耳的侄子。

    在秦穆公的支持下,公子重耳杀回晋国,在流亡二十年后正式继位成晋文公,然后杀死侄子晋怀公。后晋文公与楚国交战,守信并以“退避三舍”之计赢得城濮之战,奠定春秋五霸之一的地位。

    方运每每看晋文公事迹,脑中只浮现四个字,人生赢家。

    晋文公逃亡时候穷困潦倒,饥饿难当,名臣介子推割肉献君,而晋文公即位后,封赏群臣,却不封赏功臣介子推,导致群臣争赏,唯独介子推归隐绵山。后晋文公后悔,寻找介子推出山。因为山林浓密,无法寻找,听小人之言命人三面放火烧山想逼介子推下山,以至于介子推被烧死。为了纪念介子推,于是有了寒食节,当日不生火。

    方运之前读此事并无感触,但此次亲眼看到晋文公火烧绵山,断不会认为晋文公会蠢到先忘记介子推割肉献君的大功劳后烧山逼人,只想到八个字,兔死狗烹。杀人灭口。

    另一位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在风雨飘摇的时期继位,那时候楚国臣强而君弱,楚庄王最危险的时候甚至被谋反的臣子抓走,后成功被楚国大夫救出。

    楚庄王沉寂多年后,抓住机会,称霸中原。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

    ……

    《春秋》中记载两百余年的大事一一在方运眼前掠过,每看到一个画面。方运就感到自己对历史的理解更深一步,也隐隐约约能体悟到其中的道理,仁、义、礼、智、信、忠、勇等等等等。

    没有老师告诉方运哪里是仁、谁人有义、何处存礼,但方运却明白。每一个人都在仁义礼之间,每一件事都在圣道之内。

    只能自己去体悟。

    方运仿佛悟道一样,一直开心微笑。

    方运慢慢地回忆《春秋》记载的历史,慢慢吸收十国大比真正的奖励。

    不知不觉。方运昏昏睡去。

    第二日清晨,天色大亮,八个身穿白衣剑服的进士站在方运门外。

    “都辰时了。方运怎么还没起来?用军中的小时算,此刻是早上七点,在军中若是不起,早就军法处置,至少杖四十!”

    “方运昨日太劳累,多休息一段无妨,反正离正式比赛还有两刻钟,我们再等一刻钟去也来得及。咦?严则唯呢?”乔居泽四下张望。

    “昨夜我似乎听到有人去拜访他,应该是他在孔城的友人。”尤年道。

    乔居泽眼中有阴云一闪即逝,道:“走,去严则唯卧房看看!”

    其他上舍进士立刻觉察乔居泽语气有异样,急忙跟上去。

    乔居泽根本没有敲门,直接以唇枪舌剑劈开门栓连续破门,最后发现严则唯的床上整整齐齐,无人在。

    八个人站在严则唯的卧房中,沉默不语。

    乔居泽道:“我先给他发一封加急传书,问明情况!”

    乔居泽说做就做,众人默默地等着。

    过了许久,乔居泽冷声道:“他至今不回,不是被人囚禁,就是被人拿走官印,无法收到加急传书!我马上禀报掌院大学士!你们去方运门口等,再过半刻钟叫醒他!”

    乔居泽说完大步迈出,其余人慢慢向外走,个个面色焦急,还有几人双眼冒火,恨不得破口大骂。

    “卑鄙!不用多想,一定是庆国人的手段!他们不敢来硬的,恐怕是买通严则唯的友人,请严则唯出去,利用妖界的酒灌醉他,足足能让他昏睡一天一夜!这种事在别的文比前不是没发生过。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尤年火冒三丈。

    “关键这种做法不伤人也不违法,事后追查出来也不能罚太重,十国大比不会因此改变时间,我们若不能在两刻钟内找到严则唯,此次大比算是到此为止了。”

    陈礼乐看了一眼崔望,道:“我们失算了。本以为他们若真要下手,会针对最后进上舍的崔望,一直对他严加看护,谁知道他们竟然找了严则唯。”

    “那怎么办?”崔望问。

    “还能怎么办,等着输吧。这第三比我们就算再差,最后也能第九,至少比去年进了一步。”

    “我们可以输,但我不甘心输在这种手段下!”张承宇咬着牙道。

    公羊玉紧紧握着拳头,道:“今日大比之后,我要与庆国进士文斗!我或许不能胜利,但我会让他们知道,既然做出这种事,就需要付出代价!”

    “唉……既然公羊兄如此,我也一同前往。我不擅长别的,但文斗唇枪舌剑却未必怕了庆国的上舍进士!”张承宇道。

    “此乃保景国名誉之举,我也参与。”叶守墨道。

    其余几人陆续加入,但有两人没有应声。

    七人走到方运的门前不久,房门打开,方运身穿白色的便服道:“你们进来,我先洗漱一番换好衣服……发生什么事了?”

    方运脸上的睡意迅速消散,仔细打量七人。

    “严则唯昨晚私下外出,至今没有归来,怕是被他国人用阴招拖住。”尤年道。

    方运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崔望,没想到出事的不是最年轻的崔望,而是很老成的严则唯。严则唯是左相柳山的得意门生,左相柳山又与庆国勾搭,而庆国现在的筹数低于景国,哪怕尤年只说“他国”,方运也清楚此事极可能是庆国做的。

    方运深吸一口气,扫视七人,道:“那我们该当如何?掌院大学士那里如何说?”

    公羊玉道:“乔兄已经去找掌院大学士。此次游万题海必然失败,所以我们有几人已经商量好,等大比之后,找庆国上舍进士文斗!”

    方运点点头,道:“若此次大比输给庆国,我也参与文斗!我方运,输得起,辱不得!”

    “好!”众人热血沸腾。

    “对,我景国学子输得起,但辱不得!”

    尤年点头道:“我们虽未亲眼所见,但都听说你文斗夕州的经过。你的提议封止可以用‘只准用举人战诗词’或者‘只准用进士战诗词’,除非是星位进士,否则任何进士在你面前最多有五成胜算!庆国那些人都不是世家的主家子弟,和我们一样都无星位,你的胜算很大!”

    “方运连荀陇那种顶尖的进士都斗得过,根本不怕他们!你是举人,文位低的一方先用提议封止,他们绝不可能战胜你!”崔望眼中有一丝喜色。

    “我正有此意!”方运道。

    “可……还是有些不甘心。方运你明年大比前恐怕就会成为圣院学子,这恐怕是我景国唯一一次进入前八的机会。可是,被庆国人用卑劣的手段毁了!”陈礼乐双眼通红。

    其余人轻声叹息,景国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机会,哪怕最后失败,也可以让景国子民知道,景国有机会胜过庆国!

    可是,现在连最后一点点的机会都不存在了。

    “算了吧,反正我们在第三场赢庆国的机会也不大,能第九就不错了,没必要为了一口气去跟庆国文斗。”柯垣轻声道。

    方运缓缓道:“有时候一口气争不到,圣道之路也就断了。”

    “这口气我咽不下!”陈礼乐道。

    方运转身穿衣服,把桌上少许点心和水果收入饮江贝,一边向外走,一边道:“先去会场,或许严则唯能在大比前进入。”

    “就算他能进入,宿醉也会影响他的头脑,恐怕也会因为答题数量太少导致筹数低下。”乔居泽从外面走进来。

    “郭大学士怎么说?”崔望问。

    “他老人家已经前去与孔家交涉,请孔家人出手查出严则唯所在。但孔城乃是孔圣亲自建造,意义非凡,若要借用孔城的力量搜查,需要一定的时间请示。郭大学士说,让我们最好足够的心理准备,时间太紧迫,在第三场开始前很难找到严则唯。”

    方运点点头,孔城按照文王后天八卦而建立,和圣院相连,虽然从未显现威力,但连妖族都能猜到孔城和圣院都拥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乔居泽咬着牙道:“此事绝不会到此为止。严则唯必当严惩,对相关人等必须展开报复!至于幕后黑手,一旦查证,无论是哪国,若能文战最好,不能文战便全力以赴文比!”

    “走吧,一切等十国大比后再说。”方运道。

    “走!”众人随方运前往大比会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