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79章 七彩手环
    “方运,醒醒,醒醒……”

    “哦?”方运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仰头一看,发现自己周围站满了人。

    “哦,读万卷书结束了?”方运起身,但脚下虚浮,身体一晃,七八只手一起扶住他。

    众人见状一起微笑,都怕方运有什么闪失。

    方运环视四周,发现人走了大半,笑道:“不碍事,就是一时读太多,撑着了。走,一起离开文界,去会场看看筹数。”

    众人簇拥着方运向门口走去。

    乔居泽道:“这次读万卷书,我们和申国差不多打了个平手,不过有你的十筹在,再加上第一场大比领先,我们赢定了!甚至可能位列第八,依旧超过庆国!”

    “对了,庆国和嘉国之人不知为何,读书速度比去年都稍慢,只有少数人正常。”

    “走,出去看结果。”

    众人离开大比文界,出现在孔府学宫的大比会场,然后一起向高大的光幕看去。

    新的十一学宫排名有了变化。

    第一名,孔府学宫,一百六十三筹一。

    第二名,蜀国学宫,一百六十筹。

    第三名,启国学宫,一百五十八筹七。

    第四名,云国学宫,一百五十七筹九,

    第五名,武国学宫,一百五十七筹三。

    第六名,嘉国学宫,一百三十八筹二。

    第七名,悦国学宫,一百三十六筹三。

    第八名,景国学宫,一百三十五筹九。

    第九名,庆国学宫,一百三十五筹一,

    第十名。申国学宫,一百二十五筹七。

    第十一名,谷国学宫,六十二筹。

    第十名的申国学宫在此次读万卷书中被淘汰,和第十一名的谷国学宫一样化为灰色。

    第四的云国在第一比过后原本在第五,在第二比中胜过武国许多,成为第四。

    在读万卷书中,方运一人得十筹,但其余学子水平一般,因此被悦国超过。位列第八。

    即使在读万卷书中景国学子的筹数不如庆国,但因为在行万里路中领先太多,总成绩依然高于庆国。

    方运看向庆国学宫上舍进士的位置,发现那里空无一人,原来他们已经早早离场。

    乔居泽微笑道:“我们原本的目标是保十争九,没想到却能暂时位列第八!方运,景国各地必然在为你欢呼,接受景国子民的赞扬吧。”

    方运却摇了摇头,道:“边走边说吧。”

    众人离开会场。崔望先开口道:“方兄,我们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们现在领先庆国不足一筹,按照以往的成绩来算,庆国下一场至少比我景国多七八筹。哪怕你下一场仍然得十筹。比去年也不过多四筹,胜庆国的可能很小。不过,连续两场压着庆国,我们都已经满足了。”

    “是啊方兄。你不用太在意此事,既然有资格进入第三比,至少会是第九名。比去年前进一步,无人可以说你什么!”尤年道。

    方运轻叹一声,道:“不说这个,只讨论如何过‘游万题海’。就花样来说,行万里路最多,而无论是万卷书还是万题海都很简单,一个就是看书,一个就是答题。不过,万题海和前两者不同,有时间限制,这就更难了。”

    “是啊,有人算过,万题海平均每人每小时答一百五十题,一千题就需要三个时辰还多。这是平均,以我们的水平,答完至少要四个时辰,但偏偏游万题海最多只给两个时辰的时间!我们根本答不完!哪怕有人有奋笔疾书也未必能答完。”

    “其实很多题书写答案不需要费太多时间,但思考需要太多的时间了。历次游万题海都没有人能完全答完一千题,有些人是因为时间不够,也有些人是因为题不会做,空了出来。”

    “最关键在于,这一千题中,五百是有关众圣经典,算是比较复杂的请圣言,我等都是进士,自然不怕。可另外五百题考的是之前‘读万卷书’中自己所读的一千本书的内容。我们不过是读完一遍并勉强理解文意,如何能答出!”

    “是啊,五百题稀奇古怪,有些纯粹就是刁难,不可能有人答出来。不会答题,哪怕和方镇国一样有上品奋笔疾书也毫无用处。”

    “刚读完的一千本书什么类型都有,若那五百题只是简单的填写内容或默写内容,并不难,可惜,游万题海不会用这种简单的方式考验我等。”

    众人一起返回住处休息,为明日的游万题海做准备。

    方运回到房间后立刻躺在床上,然后神入文宫。

    方运仔细观察文宫上空中心的文胆,和之前相比,现在的文胆大了一圈,而且更加晶莹剔透,离二境大成越来越近。

    “鸣胆钟乃是圣院的宝物,钟上有半圣亲手书写的铭文,长期受圣力滋养,非比寻常。读书人若文胆蒙尘,则可消耗军功换鸣胆钟一震,清除蒙尘。哪怕是半圣世家子弟都没有资格获得鸣胆钟免费洗礼,只能等类似十国大比的文比文斗才有机会。”

    “一境大成是文胆力量能外放影响外界,那二境大成的文胆之力就可以形成实质的攻击力,不仅能削弱敌方的战诗词或妖术,对一些影响神智的妖术更是有奇效。文胆强弱,更关系将来的圣道。文胆若是到了三境,妙用更大。”

    方运看完文胆,仔细看向文宫最深处的自我雕像。

    雕像手腕上,赫然多了一缕七彩手环,那手环非石非木,非金非玉,如同流动的液体。

    方运疑惑不解,仔细看了好一阵才想起来,这七彩手环和自己曾经进入过的光芒之河的光芒非常相似。

    “读过书里没有记载那条河,古妖传承中也没有,不过,想来应该是那几种有限的奇特河流之一。不过,不知道这七彩手环有什么用。”

    方运再次观察文宫,发现除了文胆变强和多了七彩手环,只有文宫壁画有细微的变化。

    那些壁画原本有大禹治水、神农尝百草等神话事件,但后来毁坏,现在则变得稍微平整,好像在为新的壁画做准备。

    方运退出文宫,慢慢回忆今日所见的《春秋》往事。

    《尚书》是第一部史书,但太过繁杂,并不完全是纯粹的史书。

    《春秋》是现存最早的编年体史书,无论是年代还是影响力,都可以说是史家的源头。在儒家体系里,《春秋》的地位十分重要,被认为是微言大义,和《论语》一样隐含孔子的圣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