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78章 刹那春秋
    许多人微微摇了摇头,的确,人族九十州,才气出现过千年,疯子众多,奇人辈出,可真没多少人能像方运这样。

    众人已经不再关注方运,而是认真阅读自己面前的书。

    一千本书有难有简单,在读到五百本后,几乎所有人的速度都开始减缓,不是才气不足,而且用如此快的速度全力理解文意太过疲劳,文胆之力消耗加剧。

    不到文胆二境,无人能像方运这样在短时间内理解如此多的内容。

    另外九十九人中有一人例外,那就是颜域空,他虽然是举人,但已经是少有的文胆二境天才,阅读到第五百本的时候并没有减慢。

    在阅读到七百本的时候,颜域空的阅读速度也开始慢下来,他的才气消耗太多,而恢复速度远远低于消耗。

    颜域空轻轻一叹,上一次也是,一开始自己的速度远超所有进士,但到了后期被才气拖累。

    他随意向方运那里看了看,看完差点翻白眼,之前方运还在看乔居泽书架上的书,但现在方运竟然在看严则唯书架上的书!

    这意味着方运至少读完两千本书!

    “果然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方文霸当真是十国一霸!”颜域空低声说完,继续认真读书。

    方运的阅读速度始终没有减下来,他有三道才气,仅仅正常的才气恢复速度就是普通举人的三倍,再加上文心、文宫星空和文曲星光的作用,读书消耗的才气几乎和他的才气恢复持平,连读几天都消耗不尽。

    在方运读完五千七百本的时候,孔府学宫的孔德御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合上最后一页。

    “孔德御读千本书成,位列第二,九筹。”

    “祝贺孔兄!”一些人头也不抬口中贺喜。

    孔德御看了看方运。嘴角轻轻抽搐,直到现在方运的阅读速度依旧不减。

    孔德御发现,自己一开始的阅读书本的数量是方运的四分之一,可两人的比例一直在拉大,现在已经接近六比一。

    “谁爱读谁读,我是不读了!”孔德御说完一闭眼,在椅子上假寐养神,满面的疲倦。

    有一些进士轻轻摇了摇头,他们许多人的才华、才气和文胆并不逊于孔德御,但现在读过的书还不到九百本。而且阅读的速度越来越慢。

    往届十国大比的读万卷书中,许多人都有机会引动鸣胆钟声,所以他们会拼命加快速度,哪怕对书籍的理解很浅显也无所谓。可现在方运引动完所有的十次鸣胆钟声,已经没必要那么拼命,因为稍不注意就可能损伤文胆或者记忆不清,导致第三场的大比筹数下降,得不偿失。

    方运继续快速阅读,越读越是欣喜。这些书远不如众圣经典和大儒经文,甚至可以说许多都是糟粕,可里面偶尔会出现一些闪光点,哪怕方运阅遍大量书籍也不曾见过。

    这些作者的文位较低。举人、进士、翰林和大学士都有,他们对圣道的理解非常浅显,甚至错误,可方运却觉得这些浅显或错误的圣道有巨大的意义。

    正确的圣道未必适合自己。但错误的圣道一定不适合自己。

    不知不觉,方运读完了整整一万本书才感到有些疲惫,合上书。《马政纪要》自动飞起,就要返回书架。

    方运正要闭目休息,一声亘古苍凉的钟声猛地响起,这次的钟声如同人族之王、万界之主在号令天下,震得方运文宫嗡嗡作响。

    随后,方运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元年春,王正月。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

    方运知道这是孔圣亲笔编修的《春秋》原文,《春秋》记载了从鲁隐公元年一直到鲁哀公十四年的各国大事件,历经两百四十二年。

    那明明只是声音,但方运不仅从中听到了宏大,还听到了光明,听到了伟岸,甚至听到了圣道的力量。

    方运眼前恍惚起来,随后发现自己进入一片七彩斑斓的光芒中,那光芒如沙如水向下奔涌,而自己如同一条鱼一样沿着不知名的光芒之河逆流而上。

    那光芒之河蕴含莫大的压力,连诵读《春秋》的声音在这河流面前都显得那么渺小,方运只觉全身疼痛,身体的每一处地方都好像被火烧斧劈锥刺,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自己随时可能被这光芒之河冲击成虚无。

    方运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失,也无法分清上下左右,只觉呼吸越来越困难,随时可能死掉。

    方运发觉失去了与文胆和才气的一切联系,甚至有种被世界抛弃的孤独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中生出恐慌。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运感到被莫大的力量排出河流,随后眼前出现朦朦胧胧的迷雾,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元年春,王正月。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

    这个声音和之前的一模一样,方运的理智告诉自己,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遍,但感知告诉自己这句话和之前那句话实际是一句话,并非是重复。

    方运发觉自己的感知无比荒谬,还来不及思考,就看到前方的迷雾消散,出现一个世界。

    方运发现自己好像位于半空中,就见一位颇有威仪的人坐在一间大殿的座位上,两侧有数十人跪坐,正在商议朝政。方运明明从来没见过这个景象,但立刻知道这是鲁隐公元年的春天,是周朝历法的正月,眼前座上之人就是鲁国国公鲁隐公。

    《春秋》原文的第一段只写了时间,丝毫没有提鲁隐公继位,但方运却自然而然看到并知道,此刻鲁惠公刚薨,鲁隐公只是代掌国政,是摄政并没有正式成为鲁隐公,所以孔子没有在《春秋》上书写。

    方运站在半空,旁观鲁隐公执掌鲁国的经过。

    时间慢慢过去,方运一分一秒都没有错过,整整看了两个多月,却没有感到丝毫的疲惫或无奈,在时间进入元年三月后,方运才发现这个问题,仔细一想,之前两个多月好像只不过一瞬间的经历。

    不等方运诧异,眼前的世界到了鲁隐公元年的三月。方运看到鲁隐公和邾仪父在蔑会面,会盟的经过方运看得仔仔细细,分毫不差。

    时间很快到了五月,发生了著名的“郑伯克段于鄢”事件,方运甚至亲耳听到郑庄公说出那句名言“多行不义必自毙”。

    之后,方运就如同观众一样继续观看史书《春秋》中记载的所有历史,甚至还有一些被孔子故意不提的事件。

    退避三舍、卧薪尝胆和秦晋之好等历历在目,东门之战、长勺之战和泓水之战等等如亲眼所见。

    在观看这两百余年的历史中,方运完全失去了时间的概念,甚至来不及有什么杂念,只是不断地观看、不断观察思索每一件事、每一个人。

    “十有四年春,西狩获麟……”

    直到鲁哀公十四年,孔子遇见了麒麟,封圣,《春秋》正式完结。

    方运眼前的世界逐渐模糊,透过模模糊糊的迷雾,方运看到一位老者的背影。

    那老者非常瘦小,正手持刀笔默默地在竹简上刻字,他头发皆白,十分苍老,但握着刀笔的手异常有力。他刻字很慢,方运看不到他在刻什么,但却感觉他的刻字行云流水,非常流畅。

    方运看着那越来越淡的背影,在眼前世界彻底消失的一瞬间,那背影突然瞬间变大,贯通天地,照耀万界。

    “嘶……”

    方运感到眼前一黑,脑中清凉,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依然坐在第二场大比的椅子上,一本书正距离桌面不足一尺高,在半空中往书架上飞。

    书的封面上写着“马政纪要”四个字。

    方运清晰记得,自己在进入神秘河流的一瞬间,眼前这本《马政纪要》正要回返书架!

    方运糊涂了,随后努力回忆,心道没错,自己明明在不知名的地方度过了两百多年,认认真真看了两百多年的春秋历史,可现实中怎么才过了一刹那?

    “方运,你怎么了?”乔居泽停下读书,紧张地看向方运,他丝毫不在乎耽误阅读时间,哪怕十国大比也不及方运的情况重要。

    许多人停下读书看过来,一些人眼中竟然隐藏着欣喜之色,盼望着方运出事。

    方运立刻明白,这些人都没有听到方才的钟声,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于是微笑道:“没什么,就是读得太多有些乏了。我不读了,休息片刻。”

    “那就好。”乔居泽仔细观察方运,惊讶地发现,方运的目光似乎闪过一抹光华,而且方运的眼神变得比以往更加深邃,这让乔居泽以为自己眼前是一位阅历丰富的大学士。

    乔居泽见方运闭上眼,也不好多问,压下心中的疑问,继续读书。

    其余各国学子或高兴或失望地继续读书。

    方运只觉身体的力量都被抽走了,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什么也不愿想,什么也不愿做,甚至都不想猜测那河流是什么,也不去想为什么自己在读完一万本书后又听到钟声。

    方运的呼吸越来越轻,最后安然入梦。

    “呼……”方运竟然不由自主打鼾,但仅仅发出一点声音,就被无形的力量笼罩,隔绝内外。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