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76章 鸣胆钟
    坐在会场席位中观看光幕的谷国学子连续哀叹,排名第十一让他们彻底失去了进入“读万卷书”的资格。

    “可惜啊……”

    不知谁说了一句,短短三个字道尽他们的失望。

    文界中,许多上舍进士的眼神变得炽热,因为第二比和第一比有最本质的区别,有奖励!

    而被淘汰的谷国学子则没有任何机会获得奖励。

    “我必争一次鸣胆钟声!”孔府学宫的上舍进士吕序之道,他在孔府学宫的十人排名中仅次于孔德御。

    “我去年争过一次鸣胆钟声,今年目标是两次!”云寻松坚定地道。

    其余学子对这两人没有任何鄙夷,两人不仅在多年前就名扬十国,而且无论是去年还是这次的行万里路都名列前茅,别人这般说是狂妄自大,但他们二人说是当仁不让。

    荀离道:“域空,你去年争了两次鸣胆钟声,今日至少要争三次!我们庆国就靠你了!”

    哪知颜域空看了方运一眼,有气无力道:“你若是和我一起进过圣墟,知道方运如何在轮椅上读书你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嘿嘿,我听德论说过。所以我去年敢说争一次鸣胆钟声,今天却一次都不敢说。”孔德御嘿嘿笑道。

    其余学子一头雾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天空响起一个声音:“一排书架一千本书,一人一千,一国一万,故为读万卷书。越快读完则筹数越高,尔等先落座。”

    一百人立刻走过去,在桌子前坐好。

    “以手招书,以意翻页,可迅速阅读。最先读完一百本之人。则响一声‘鸣胆钟’。鸣胆钟一音化十,引动之人得五成,同学宫之人得三成,其余学宫子弟共分二成!每过百本,则钟响一声。若一人连续引动鸣胆钟,则可额外得一,不断累加!开始!”

    那声音一消失,一百学子齐齐向自己前方的书架招手。

    每个人前方书架的第一本书飞出。

    方运目光一扫,就见自己面前飞出的书是《蛮荒草原记》,署名是方运从未听说过的人。

    与此同时。方运余光看到,飞向乔居泽的书是《闪州民歌集》,飞向严则唯的是《补琴二十二技》,飞向公羊玉的是讲解《易经》的《杨氏易通》,飞向陈礼乐的是《雷州地方志卷三》,而飞向尤年的是一本小说集《国老谈苑》。

    方运暗暗点头,之前在来十国大比之前就学习过相关的知识,这第二比的读万卷书号称博采众家之长,是比科举和上书山更杂更多的考验。

    行万里路考验的是读书人的实际能力。而读万卷书考验的则是学习能力。

    对读书人来说,学习能力是一切的基础。

    这些书籍别说景国的上舍进士,连方运都一本没看过,因为这些书根本不在市面上贩售。只在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前出售过,就算有也没人看,因为对科举对文位的作用微乎其微,相同的时间不如读那些半圣或大儒的书。

    《蛮荒草原记》飞到方运的面前。方运意念一动,此书立刻翻页,出现序言。序言乃是书作者的好友所作,此序言的作者方运倒认识,是一百年前的孔家大学士。方运早就记住人族历史上所有大学士、大儒和众圣的名字以及简单经历,大学士之下的人太多了,他并没有花时间记忆。

    方运没有因为序言不重要就没有阅读,而是认真阅览。

    这书是很普通的白纸黑字,但不过一眨眼的工夫,整页书的黑色文字边缘都泛着淡淡的白光。

    这表示方运已经完全读完这页,若不能读完且不能理解基本文意,则文字光芒不显,无法翻页,必须要重新阅读重新理解方可以翻页。

    方运所得才气洗礼太多,头脑和文宫极强,阅读能力早就超过一目十行,他看一页仅仅需要一眨眼的工夫,而且能在同时理解基本文意。

    这样做需要消耗一定的才气和文胆之力,若文胆不强则很快精神疲惫,若才气不足则无法理解。

    读万卷书,也比才气和文胆。

    看完第一页书,方运意念一动,书籍翻页,又是一眨眼后,第二页和第三页的黑字边缘全部浮现白光,再次翻页,眼前出现第四页和第五页的文字内容……

    方运眼前的书如同被风吹动一样,以极快的速度翻页。

    方运翻页太频繁了,别人的翻页是过几息哗地一声轻响,可方运的翻页声是哗啦啦一直不断响。

    许多人忍不住,扭头看了方运一眼,立刻被方运那可怕的翻书速度吓到了。

    “狗屎运,看来是书页的字数少。哼,每人千本书可是经过均匀分配的,总体字数相差不多,总体文意也相仿,别看你现在翻得欢,小心接下来心不安!”

    “就是!咱们继续,不管他,我不信他能一直保持这个速度!”

    几个人小声嘀咕完,继续翻书。

    乔居泽就在方运身边,他在读到第二十四页的时候,突然不由自主停下来,因为他的余光看到方运在招手!

    乔居泽急忙扭头看向方运,就见方运的第一本书已经只剩最后几页,在方运看完最后一页的同时,第二本书飞到方运面前,自动翻开封面,而第一本书飞回书架原处。

    “我想死。”乔居泽喃喃自语,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书,看了不到整本书的七分之一。

    普通进士都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更不用说堂堂十国最优秀的上舍进士。方运换书的动作立刻惊到了所有的进士,最优秀的三十多名进士双目有光,都看到了方运第二本书的书名。

    《张氏七政全书第四册》。

    荀离突然幸灾乐祸笑道:“哈哈,上一本他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是一本文字极少的书,可这《七政全书》乃是算数之书,难懂程度仅次于《易经》诸书!”

    “有本事再一眼一页给我们看!”

    “算术类书籍向来是我等学子最痛恨之列,我就不信你方运不怕!”

    “嘿嘿……”

    荀离和雷十三以及所有敌视方运的人无比高兴。

    这才是读万卷书的难点之一。遇到小说、史书等读起来自然简单,可遇到专业的书籍异常麻烦,而且这些书籍都特别偏,哪怕许多进士都能过目不忘且一目一行,遇到这些书籍也只能用和普通人一样的速度仔细认真阅读,反复学习理解其文意。

    在读万卷书中,经常有人第一个时辰读了几十本书,等下一个时辰却可能连一本书都读不完。

    不是不识字,而是无法理解文意。

    孔德御面色一愣,轻喝道:“还让不让人读书了?再废话。我请大儒封你们的嘴!”

    其余人知道孔家人与方运关系向来不错,也不再讥讽方运,笑着继续读书,耳朵却继续聆听方运的翻页声。

    方运听而不闻,镇静如常,继续读自己面前的书。

    崔望忍不住低声道:“方运,看这书你会慢一些吧?”他虽然这么问,但语气中充满担忧,和别人的幸灾乐祸不一样。

    “是会慢很多。”方运随口道。

    景国众学子陆续叹息。而他国少数学子一边看书一边低声轻笑。

    颜域空嘴角也挂着淡淡的微笑,但是他的微笑似乎和别人有些不同。

    方运的翻书速度确实慢了,原本一眨眼间就能看完一页书,现在需要两眨眼的时间。

    哗啦啦……

    方运眼前的《张氏七政全书》以远远超过所有人的速度翻页。哪怕有些人正在阅读最简单的诗歌或游记。

    一开始众人还是半信半疑,认为这书的开始很简单,可等方运翻了一半的书页后还是这个速度,许多人的心乱了。神色变幻,绞尽脑汁不知道说什么。

    他们的阅读速度开始减缓。

    别的可以骗人,但在“读万卷书”中不能骗人。因为看完和理解完才能翻页是众圣定下的规矩,哪怕方运是半圣,不看完不能理解也别想翻动下一页。

    崔望又惊又喜,再一次忍不住道:“你这叫慢很多?”

    方运翻书的速度丝毫不减,嘴上道:“翻页间隔是之前的两倍,当然慢了很多。”

    数十上舍进士齐齐翻白眼,好几人被方运生生气笑。

    “方运的话谁信谁傻!”颜域空低声笑道。

    孔德御笑了笑,道:“方才谁说废话来着?继续说!大声说!让我好好听听,也让十国民众好好听听!”

    之前讥笑方运最欢的人低着头,红着脸,努力阅读自己面前的书。

    与此同时,文界外的会场以及景国所有文院前爆发出连绵不绝的哄笑声和喝彩声。

    方运身边的景国学子松了口气,继续认真读书。

    不多时,方运再次招手,所有人都盯着飞向方运的书。

    《读易祥说》。

    许多人心中暗喜,《易经》类书籍向来晦涩难懂,虽然这书并不出名,最多是大学士所著,不如大儒和半圣之书深奥,可也绝对不可能轻易解读。

    方运翻书的速度终于再度减慢,而且有几页的阅读时间明显长了许多。

    许多人暗暗松了口气,但是,他们很快发现,哪怕方运的阅读速度减慢,可平均每页仍然比所有人读得都快。

    “这个混蛋!”孔德御摇头无奈笑道,说完再也不去关注方运,认真读自己面前的书。

    那些并不敌视方运的人读书速度和之前没有变化,但那些嫉恨方运之人心中有了杂念,读书的速度开始减慢,这种减慢的幅度很低,所有人都没有注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