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63章 奇异天树
    圣道艰深,方运在读到简单部分的时候看一眼即可读懂,但在读到特别晦涩的地方,要反反复复阅读,甚至哪怕明知道大概意思,却总也触摸不到其中的真意。

    越是艰难晦涩,越是说明此中有圣道。

    进士试中也考“经义”,但是和秀才试与举人试中的考法不同。

    进士试的经义题目极多,只需要挑选其一便可,而且题目不像秀才试或举人试那般偏,更加堂正,更加常见。

    进士试之前的经义考试,考的是理解和见识,而进士试中的经义,已经有向圣道靠拢的趋势,所以不偏不奇,只考校对圣道的理解,哪怕不懂圣道,也必须要知道圣道的方向。

    知道自己圣道的方向。

    进士知道,翰林求道,大学士闻道,大儒行道,半圣立道。

    通过会试便是进士,但不是每一个进士有资格参与殿试,只有经义达到乙中或更高的进士,才有资格参与殿试,成为一县的代知县,利用近一年的时间来实践自己的所学,从更多人中脱颖而出。

    粗学完举人班今年的教材,方运小睡半刻钟然后起身吃午饭。

    午饭结束后,方运坐在书房思考。

    十国大比,登龙台,进士试,进士春猎,殿试……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会陆续开始,而且还有一次进入天树的机会。

    “十国大比是文比,登龙台算是武争,但天树则不同。天树并非是固定的战场,进入后可得一颗种子,种子会在文宫中生根发芽然后成长,成为天树幼苗。天树幼苗需要各种特殊的‘肥料’成长,成长到一定程度,会结出果实。可从中得到好处。”

    “但是,若肥料太差或无法提供,则天树幼苗会离开,重归天树。天树幼苗的所需肥料并非是纯粹的物质,还有各种奇怪的精神力量,甚至涉及了圣道。天树幼苗每成一叶,在天树中可上一层。”

    “天树到底是什么,至今无人知晓,连不小心种下天树的妖圣都猜测可能是太古遗物。而且一开始妖族众圣没有把天树放在心里,等后来压制过一次天树无功而返。天树又能给各族带来好处,妖族众圣也只能任期发展。”

    “孔圣说过,天树有四根,但只知一根洞穿虚空、连接万界,其余三条根他也不知。而天树的树干和树冠自成一界,但在相关的书籍里,天树的作用很单一,就是给各族种子然后相助,并没有其他神奇的地方。”

    方运思索许久。决定在十国大比前进入天树,不过在那之前,还需要请教内行人,于是方运给颜域空传书。

    “域空。你去过天树吧?”

    “哦?看来你竟然从众圣世家中获得进入天树的天叶?祝贺,只不过,你放弃吧。”

    “这是何故?”方运糊涂了。

    “孔家之龙、东海龙族雨薇公主、妖皇、陶渊明、陈观海、衣知世和我等等这些被誉为天才之人都进入过天树,而且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方运更加好奇。

    “我们连第二层都没到达,全部失败!”

    “这……”

    “看来你知道的并不多。天树天树,有人甚至称其为天赋之树。但这可不是夸,而是骂。天赋越高之人,种下的天树幼苗所需要的肥料价值越高,天赋越低,所需肥料价值越低!你知道我得到天树幼苗后,让我去寻找何等肥料吗?”

    方运没有传书,静等颜域空的回答。

    “龙圣之角。”

    “这……哪怕孔家也没有多少吧。”

    “且不说我能不能得到龙圣之角,就算得到了,我怎么可能让天树幼苗吸收!那可是龙圣之角啊,能换到的东西太多了。若是用龙圣之角磨砺唇枪舌剑,我在进士敢杀翰林!还有一点是,天树幼苗吸收肥料后长出什么,不由你控制!换成你,你愿意用龙圣之角换吗?”

    “当然不愿意!”方运回答的很干脆,龙族无论对妖族还是读书人来说全身上下都是宝,更不用说龙圣,同是半圣,龙圣一个能打两个人族或妖族半圣,其价值可想而知。

    “所以啊,我就没理那天树幼苗,最后那天树幼苗离我而去,让天树继续害下一个人。”

    “你都知道别的天才所需要的肥料吗?”

    “知道。雨薇公主的天树幼苗需要的是真龙蛋,孔家之龙的天树幼苗需要的是孔圣亲笔经书一页,妖皇需要的是他的一条命,衣知世的幼苗需要的是东海龙圣之恨,陈观海的幼苗需要的是亲手杀十万人族凝聚其怨。别的我就不说了,你自己想想就知道。”

    “这天树太奇葩了。东海龙圣之恨?这也可以?这也敢要?让陈圣去杀十万人族?真是疯了!”方运道。

    “所以我劝你对天树幼苗别当回事。万一幼苗要你去给它弄惊圣文章,你说你给是不给?”

    “惊圣文章可直入众圣殿供奉,而且有着莫大的力量,消灾免劫,我疯了才把惊圣文章让一棵破树苗吃!再说了,我也没有。”方运传书道。

    “你明白就好。不过,天树幼苗对我等来说虽是废物中的废物,但进入天树后观天地至关重要!我们明知道天树幼苗无法种植还进入,就是因为可观天树一界,而且天树中的力量极为特别,你进入后一次待满三个时辰,千万不要提前离开。”

    方运左思右想,明白这天树幼苗对自己来说可能毫无用处,便决定今天就进,反正自己的才气已经达到举人巅峰,这时候进天树更好。

    此时正值午后,方运未雨绸缪,跟杨玉环说今晚他有要事要做,千万不要打扰他,必须等明天天亮后再去他的房间。

    下午方运继续读书,没读多一会儿,赛侍郎发来传书。

    “方文侯,祝贺祝贺!你先得七亭满筹,让才气聚景,又召来天花乱坠,功劳之大无法想像,所以朝会在分天数讨论你的封赏。不过,你的文位实在太低了,就算你突然变成孔家人,很多封赏都不能给,只能等你到进士再说,希望你心中有所准备。”

    “我明白。”方运传书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