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61章 左相来访
    乔居泽说了一些十国大比的概况后,又讲了自己所知的内容,其余人陆续说出自己听到的相关事项。

    方运对十国大比所知不多,用心记下他们所讲,对十国大比更加了解。

    期间不断有人给方运发来传书,大都是祝贺他讲学成功。

    而景国五大世家齐齐发来祝贺传书,所有的豪门也不例外,哪怕有些豪门同康王或左相关系密切。

    众人讲完十国大比之事,乔居泽神色凝重,道:“诸位,十国三分,我景国一直位于第三等。今年的十国大比,可能是我景国数十年来唯一一次进入第二等的机会。”

    “明年等方运成为进士,十国大比不是把握更大?”

    “问题在于,明年十国大比时,方运恐怕已经入了圣院。”乔居泽道。

    “说的也是。”

    乔居泽继续道:“十人同时比,每一场每人最多得十筹,十人最多得百筹。方运哪怕有天纵之资、半圣之能,一人也只能得十筹,对整体的影响极小。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别给方运拖后腿。”

    方运问:“十国的每场比分大概到何种程度?”

    乔居泽道:“一般来说,前五之国的十人每场共能得八十筹以上,第二等的国家能得七十筹以上,第三等的国家勉强六十筹,偶尔连六十筹都达不到。景国多年冲击七十筹失败,一直无法进如第二等国之列。方运,可惜你了,若是你在其他学宫……”

    方运一伸手制止乔居泽,道:“乔兄无须多言,我既然是景国人,自然要与诸位共进退。只不过我一人之力有限,若是无法带领大家冲入第二等国之列。望诸位海涵。”

    “我们都明白。若不是计知白突然退出学宫……算了,不提他了!”乔居泽眼中闪过一抹恨意。

    崔望举杯道:“诸位都是我的前辈,唯独我才疏学浅,若非计知白退出学宫,我也不会顶替他成为上舍进士。我昨夜甚至想过,或许我不加入大比,你们九人出面可能会更好。若是我拖了大家的后腿,还望诸位原谅!”说完仰头喝光酒。

    房间的气氛更加压抑,乔居泽道:“你不要妄自菲薄。十国大比中,同伴可相助。但一共也只有一次机会,而且并非所有文比都适用。有你和没有你,差别实在太大。记住,你并非是滥竽充数之人,你和方运一样,都是实打实的上舍之人!”

    尤年道:“争第八艰难,但有了方运争第九机会很大。”

    “第九和第十有何区别?仍旧是第三等的国家!不进前八,不入第二等之列,我等必然会被一些人攻击。哪年的十国大比后上舍进士没被指责?”

    “可是……拿去年的第一场文比来说。我景国得了六十三筹。在十一学宫中排名第十,而第八的悦国则是七十二筹!去年就算有方运,就算方运代替最差之人得了十筹,最后也只能增加五筹。距离第八仍然差整整四筹之多!我们,不可能有希望的。”张承宇道。

    房间里鸦雀无声。

    方运扫视众人,发现其实所有人都清楚这个事实,所谓的争第八。不过是众人不切实际的希望。

    叶守墨道:“张兄所言非虚,强争第八对我们来说无异于痴人说梦。不过,有方文侯在。我们争夺第九的机会很大!申国去年对我景国冷嘲热讽,今年必报去年之恨!”

    方运知道去年发生的事,去年景国学宫胜了谷国学宫,后与申国争夺第九失败,遭到申国之人讥笑,不得不愤然离开。

    乔居泽缓缓道:“十国大比,可以输,但不能退!这不是一人一家之颜面,而是一国之荣辱!任何阻挠我景国参与大比之人,必定是我乔居泽之敌!有些事可以容忍,但有些罪不可饶恕!”

    “哼,计知白和左相勾结雷家,简直是景国之耻!”陈礼乐道。

    柳风社的严则唯怒道:“陈兄请慎重出言!可有任何证据证明计知白是临阵脱逃?若是没有,请不要在污蔑我们上任社首与左相大人!”

    “可笑。傻子都看得出来……”

    方运面色一沉,道:“十国大比当前,不可内讧!”

    陈礼乐闭上嘴,不满地看了严则唯一眼,而严则唯也不敢开口,低头不语。

    方运又道:“那我们的目标已经定下,争第九之位。”

    乔居泽突然笑道:“方运,若我所料不错,去年第八的悦国必然会感激你。”

    “何故?”方运问。

    “去年庆国第七,悦国第八。而今年,庆国整整三位上舍进士被‘天意诵文’击碎了文胆文宫,而且这三人是十人中的佼佼者。今年若不出意外,庆国与悦国的排名将对调。”

    方运道:“那我们胜过庆国的机会有多大?”

    乔居泽回答:“实话实说,和去年的机会一样小。我在景国的十位上舍进士中排名第二,但若是去了庆国学宫,大约只能排在第六。而第三的承宇兄在庆国最多排到第十二。”

    “第十三。”张承宇道。

    “所以,哪怕庆国今年的上舍进士不如去年,我们也毫无胜算。”

    “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争第八?”方运问。

    众人沉默。

    临近傍晚,十人离开凌云楼,一起返回学宫上舍。

    马车未等靠近第一舍,就见门口的方大牛匆匆忙忙跑过来,靠在窗口压低声音道:“老爷,不好了,左相方才来了。”

    “什么?左相?左相柳山?”

    “就是他!”

    方运更加诧异,道:“是他人冒名还是你看错了?左相不可能自登门拜访!”

    方大牛急忙道:“绝对是柳山!一身青色大学士袍,跟着一队私兵,附近有学子为证,再说就算我看错,太后给家里安排的仆从也不可能看错!”

    方运道:“的确没人敢乱穿大学士袍,上一起用大学士袍行骗的事件已经过了百年。他可说明来意?”

    方大牛道:“他没说具体来意,只是说来拜访你,见你不在便离开,说等你消息!”

    “好一个左相!这是逼我去他的左相府见他啊!”

    “啊?他什么也没逼你啊,人挺和气的。”方大牛道。

    方运微微一笑,道:“堂堂大学士、一国左相亲自登门拜访,我若不亲自去左相府登门回礼,这就典型的‘违礼’,一旦御史们展开攻击,一旦‘违礼’之罪成立,我至少会被罚延迟考进士两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