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57章 上舍聚会
    天花乱坠之下,那些画道低于一境之人纷纷有所明悟,而所有画道境界高于方运之人,懂得更多,不懂的也更多。

    那些一境之人沉浸在天花乱坠的所获之中,但画道二境甚至三境之人却不满足于天花乱坠中的画道学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疑惑。

    这时候,递向方运的纸张减少,但每一张纸的分量都是之前的十倍甚至百倍。

    等方运讲完第三讲,天空的乱花消散。

    画道大师们双目放光,死死盯着方运。

    不等方运开口,掌院大学士随手一挥,把提问的纸页送到方运身前。

    一位老翰林道:“方文侯,你这画道皴法非同小可,隐隐有开山水画先河之势,见了你的皴法,以前的写意山石技法不值一提。这第三讲的提问与解惑可否多多益善?”

    “请方老师让我们这几个老不死的死得明白。”一位老进士的话引发一阵善意的低笑。

    方运微笑道:“既然诸位老先生赏光,那在下就斗胆多谈一些,若有不妥之处,还望诸位前辈斧正。”

    随后,方运快速浏览一遍传上来的纸张,分门别类,从重复率最高的问题开始解答。

    若论绘画功底,方运拍马赶不上这些二境甚至三境大师,可论皴法的理论知识,全人族的大师绑到一起也不及他。

    原本午时就能结束的讲学还在继续。

    悦习院外的许多人饿得前胸贴后背,饥肠辘辘,可依然兴致勃勃听方运讲学。

    午后过去,到了未时,方运才讲完皴法的斧劈皴,但更多的皴法方运依旧有所保留。以后会慢慢提出来。

    讲完斧劈皴后,方运双手再次扶在桌案上,扫视阶梯会场的所有人。

    “方某以举人之身于悦习院讲学。实乃三生有幸,今日与其说是讲学。不如说是抛砖引玉,所获匪浅,再次谢过诸位。”

    方运说完,弯腰作揖。

    众人不敢受这一礼,又值尾声,纷纷站起,一起向方运作揖回礼。

    方运起身,道:“此次讲学。并无虚言,只是我在开讲时说的第三个可能,是在骗诸位!”

    方运说着微微一笑,走下文台,沿着中间的阶梯向正门走去。

    那些大学士或翰林弹指间回忆起方运所说,或点头,或笑着摇头。

    其余人急忙回忆方运所说的话,议论纷纷。

    “有趣。”

    “只此结尾,便比他人的讲学高明。”

    “方运此话,适合给年轻人听。对我们这些老人来说,倒也无所谓。”

    “当时我对那第三个可能颇有微辞,没想到方运最后竟然将其否定。如此一来,远远比直接说出这番道理更佳。”

    “不错。方运否定第三个可能,虽然稍显功利,但乃是现实写照,总比自欺欺人好。”

    “不同就是不同,只有承认他人之长,才能补己之短,我赞同方运!”

    “人无高低,但心分强弱。”

    悦习院的大门大开。方运走到门口,阶梯上的众人也没有走动。继续目送方运。

    方运一脚踏出正门,就见外面数以万计的人齐齐弯腰作揖。传来海啸般的致谢声。

    “谢方师!”

    众人起身,脸上浮现愉悦之色,尤其是那些想在琴书画三道有所进步之人,已经把方运当成半恩师甚至唯一的恩师。

    那些普通的童生和秀才只是纯粹的感谢,但那些最优秀的童生或秀才脸上的感激之色最浓,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天花乱坠对他们无比重要,这些人原本最多能成翰林,但得此天花乱坠,便生生多了一丝成大学士的机会。

    半圣讲学的天花乱坠可轮不到他们。

    方运微笑道:“谢诸位。”然后向马车走去。

    数以万计的人微微低着头,恭送方运。

    哪怕是左相或康王的人,也不敢昂首挺胸。

    天花乱坠刚刚压下他们的头颅。

    等方运出了悦习院,悦习院里的众人才动起来,但他们没有全部向外走,而是聚成了三个圈子。

    琴道、书道和画道中人三分,各自在一起探讨方运所讲。

    许多进士转身,蹲在阶梯上默写方运讲学的内容,遇到记不清的内容询问旁边之人。

    那些举人既没有能力参与高人的讨论,记忆力也没有好到默写出讲学内容,干脆离开,等明天可以凭借学宫学子的身份领取一份今日的讲义。

    方运坐在车上,还没等回到学宫,传书纷至沓来。

    “天花乱坠都被你弄出来了?你实话实说,是不是请人帮忙弄的假花?我不信!我死都不信!同是举人,我怎么就比你差这么多!我前些日子入了圣墟,过了彗星长廊,成举人的时间又远远多于你,本想一口气通过举人凌烟阁,可你倒好,第一次入凌烟阁就七亭满筹,还让不让人活了!每每如此,我什么时候能超过你一次?你自己说,你是不是欺负人!”宗午德在庆国发来嫉妒的传书。

    “我提前跟你说一句,你明天在大学士猎杀榜的排行,必然上升到第八。方运啊,这是妖族猎杀榜,不是楼梯一天一阶!”曾原道。

    “听说有了天花乱坠,今日的朝会不得不中断,明日再议。朝会一结束,朝中官员撒腿就向学宫跑,数十官员说以后你讲学他们全都称病请假。给你个讲院,你就能天花乱坠,要是给你根棍子,你都能捅破天!你不用回了,我正往悦习院跑,我们可不像文相那样敢在京城飞,更不敢用疾行战诗。”礼部赛侍郎传书。

    “下次记得通知老夫一声,免得来迟。”

    方运看到文相的传书,急忙探出车窗相望,就见一位紫衣人正踏着白云从天空划过。

    “祝贺你七亭满筹,凌烟第一!我喜山水,还望下次相见之时,方兄不吝赐教。我此次超越举人时的衣知世,本来能到第九,结果被你挤到第十。嗯,我终于理解宗午德为何常常指责你欺负人。”颜域空传书。

    马车还没到上舍区,乔居泽就发来传书。

    “你走得怎那么快?上舍学子今日齐聚,你也一起来。计知白退出上舍,新的上舍弟子已经选定,不是康王与左相之人,是崔家的那位崔望,近几年颇得看重,年后恐怕与我一同进入圣院,只是年纪太小。地方还定在凌云楼,你别去晚了。”

    方运一听,便知道这是上舍十人为接下来的十国大比准备,欣然要车夫改道,前去凌云楼,在路上回忆上舍十人。

    方运对其余八个上舍进士的记忆都很清晰,但对新的上舍进士崔望却不熟悉,仔细一想才记得此人。

    崔望生在半圣世家崔家的旁支,十六岁中了秀才,在半圣世家只能说不错,但在前年连中举人与进士,立刻被崔家看重。

    只不过,崔望今年只有十九岁,崔家为了保护他,便让他安心在学宫内学习,等明年再让他入竞争更激烈的圣院。

    崔家和景国的其余四大半圣世家不同,崔家是景国的开国半圣世家,正是崔圣的存在,景国才得以成立,所以崔家在景国的地位极高。

    方运最先到达凌云楼,只不过天字号房已经被定下,只能来到乔居泽后订的地字号房。

    刚坐了片刻,凌云楼掌柜亲自捧着一瓶凌云陈酿前来,祝贺方运,之后退去。

    方运众人迟迟不到,便吃着花生喝着茶水,从窗边向外面看去。

    京城和江州不同,京城有些矛盾。

    那些操着京城口音的人略显悠闲,脸上总挂着和善的笑容,而笑容之后藏着京城人独有的骄傲。外地口音的人则没那么悠闲,匆匆来,匆匆去,为在京城争得一席之地而努力。

    京城包容强者,排斥弱者,各地亦如此。

    方运看了一会儿,移开视线,再次打量一番房间,发现众人还没来,于是神入文宫。

    三道才气已然有十寸高,达到举人巅峰。

    昨夜明明还只有九寸半。

    方运没想到,讲学引发的天花乱坠竟然能让自己的才气增长如此多。才气越近十寸,增长越慢。

    随后,方运看了一眼文宫浮雕。

    自从文曲星动后,文宫墙壁的浮雕就被无形的力量毁坏,至今模糊不清,没有半点壁画或浮雕的形象。方运百思不得其解,连古妖传承的记忆都不能解释这种现象,而太后赏赐的古书中也没有。

    只是方运觉得自己的文宫浮雕很不同寻常,或许孔圣世家有相关的记载。

    最后,方运看了一眼浮雕上的文心灯火。

    奋笔疾书,才高八斗,口是心非,还有成为凌烟阁第一子得到的新文心。

    一心二用。

    不过和前三种完整的文心不同,这文心的灯火极为暗淡和细小,随时可能熄灭。

    方运昨日离开凌烟阁后就曾仔细观察,这种残缺的文心不久之后会消散,而且使用的次数也有限,具体作用也弱于完整的,但许多读书人仍然趋之若鹜,因为完整的文心太难得了。

    “此文心非同小可,不能乱用,但也不能不用,否则白白浪费。从某种程度来说,一心二用还要强于才高八斗,比才高八斗更加难以得到,希望这残缺的文心可以补全,或者得到完整的一心二用。”(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