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41章 韦育的脸色
    两河合一虽然强,但有两个缺点,一是太消耗才气,二是必然有漏网之鱼,很多蛮族哪怕被水冲晕、被冲撞到山壁上,也可能存活。

    方运深入研究过那些前辈通过移山亭的实例,可以学习,但不能模仿,因为每一个人面前虽然都有两百八十三座山峰,但山峰的位置不同,模仿毫无用处。

    不过,方运学到了很多不受山峰位置局限的东西,比如发现蛮族各方面都可以被影响,陡峭的山峰和缓坡山峰交换时机不应该在敌人士气如虹的时候,因为用处很一般,若是用在敌人士气低落的时候,则效果极大。

    而动用毒虫类山峰之前,必须要灭杀蛙蛮人、蜥蛮人等等蛮族,一旦有这些蛮人在,毒虫的效果极差。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都是方运有信心驱逐韦育的最大原因。

    很快,在群山前方出现了一支万人蛮族大队,这些蛮族实力最强的也只是二十头妖帅,没有妖侯。

    群山无法阻挡强大的妖侯,任何一头妖侯都和翰林一样,有断掉一条普通江河、粉碎一座山峰的实力,而再之上的妖王足以拦截百里宽的长江。

    方运之前早就观察过群山,不等那些蛮族大队靠近,他就开始按照之前的所学进行两河合一。

    两河合一首先要移动足够的山峰形成新的河道,其次则是选择两河的汇聚点即蓄水处,接着要根据敌人的行军速度选择蓄水的总量,太少效果差,太多可能被敌人提前发现。

    再之后,就要逼蛮族大军走到必经之处。

    之前的那些兵家天才才气有限,哪怕用了两河合一也无法一次性灭杀太多的蛮族大军,但方运仔细研究后。发现两河合一其实有更强大的用法。

    方运对准前方伸出右手,才气涌动,就见两座山交换了位置。

    韦育仔细一看,心中奇怪,因为这两座山既不在河流周围,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一高一低的两座山在交换。

    韦育不认为方运自暴自弃,于是在移山的同时经常关注方运。

    方运如同孩子玩石头一样,东一下西一下,看似毫无头绪。完全就是在乱玩。

    韦育糊涂了,哪怕是最普通的举人,也看出来方运是在胡乱移山,蛮族大军都已经到群山边缘了,方运竟然不管不问,还在毫无章法地移山。

    “你……才气怎会如此充足?”韦育终于忍不住了,因为从方运移山开始,所消耗的才气已经接近举人极限的一半,至少消耗了五寸的才气。

    方运也不作答。继续移山。

    韦育根据山峰的距离和大小默默计算方运移山的消耗,在方运相当于消耗六寸才气的时候,韦育突然猛地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方运的前方。

    因为。方运在把第二条河边的两座山移走后,巨大的山峰挡住原本河道,同时山峰移位出现了新的缺口。

    就见河流原本从西向东流,可现在直转九十度。从缺口处笔直地流向正北方。

    直到这个时候,韦育突然惊醒,发现方运之前根本不是在胡乱移山。而是在创造一条河道,而且不是胡乱创造一条笔直的河道,是选择了消耗才气最少的方式,创造出一条弯弯曲曲的河道,让第二条河的河水向前方涌去。

    韦育顺着河道看去,就见河水犹如一条白色的巨龙疯狂奔涌,而在河道的尽头,方运又一次移山,改变第一条河水的河道。

    韦育发现两条河道的聚集处赫然被数十座高山围成了巨大的蓄水池,而且蓄水池中还有许多小山。

    “你……”韦育彻底明白方运的目的。因为那些小山和周围的大山中,七成都长满高大树木,学子们可以消耗才气,把这些山峰的树木震倒,形成滚木,杀伤力不下于落石。

    但现在,这些山峰即将被水淹没。

    韦育几乎可以想象到这些巨树形成的滚木顺流而下的场面,许多妖蛮或许躲得过洪水,但未必躲得过水面高速冲击的滚木。

    不多时,韦育又发现一处地方,蓄水池东侧有条峡谷,峡谷两侧的山峰不算陡峭,但所有的石棱都异常尖锐,一旦有妖蛮被水冲到那里,只要稍微失控,就可能被尖锐的石棱刺中。

    这些石棱山峰不够陡峭,而且消耗的才气稍多,被无数学子认定毫无用处,可韦育没想到方运竟然发挥了石棱山峰的作用,而且把两河合一运用到了极致。

    韦育收起最后的轻视之心,赫然发现,方运虽然没有阻拦蛮族大军,但针对那些水性特别好的妖蛮沿路布置了很多杀招,水性特别好的蛮族不足一成,很可能在不知不觉间被杀光。

    水性好的蛮族一旦阵亡,两河合一爆发后,蛮族将彻底失去自救的能力。

    韦育额头冒出细微的冷汗,之前的方运再强,也不过是读书好、有诗词文章天赋,可这移山亭却考验战略和筹谋,考验的不是一山一地的得失,而是顶尖读书人才可能通晓的大局观。

    “这方运到底读了多少书?”

    韦育心中生出一丝悔意,方运在移山亭的布置可比写出无数名篇更让他担忧,这意味着,他们认为方运的种种弱点、种种不妥,方运早就已经考虑在内。

    比如这次凌烟阁的比试。

    能在移山亭算计到如此,绝不可能会莽撞到胡乱要把一位曾经的上舍进士逐出学宫。

    韦育的手不由得轻轻一抖。

    陆续有后面的学子进来,这些学子看到两条长河如两条白龙汇聚,先是一愣,然后一边观察自己的群山,一边不断瞄方运。

    “方运的运气太好了吧?”

    “此话怎讲?”

    “那些河道都是天然的,不然以他所剩的才气,不可能开辟出两条河道。”

    “你觉得设计凌烟阁的众圣会蠢到如此地步?”

    “那……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方运凭借一己之力所为。”

    “看韦育的脸色就知道。”

    众人看向韦育,发现他的脸色越来越差,而且每进来一个人,韦育都要看一眼,似乎在寻找谁,可越来越失望。

    “不要去管韦育了!看来方运真的有残破的文思泉涌文心,恢复了大量的才气,所以能在这移山亭中用出传说中的两河合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