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38章 琴格高低心自知
    方运依旧不为外界所动,如同一个最认真的孩子,继续弹奏面前的波纹,哪怕没有一次弹奏成功。

    “琴道二境是‘剑胆琴心’,一旦使用文宝琴,杀伐之力是一境的数倍,所以有压全场之威能。”

    “这种时候不跟韦育对抗就好了,现在方运要消耗十倍于正常时候的才气。”

    “他和我们不一样。在更强大的敌人面前,人可以败,但,心不能输!随他去吧,只有这样,他才是方镇国。”

    “不过,逆境中的人成长更快,你们看,方运的指法更加老练了。看来,两人只能在第五亭分胜负了。”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方运慢慢熟悉了二境琴道的压力,偶尔能弹奏几条波纹。

    突然,方圆一里内的水波加速震动,而水中的一些小鱼竟然开始向韦育移动,在水中激发更密集的波纹。

    方运猝不及防,指法立刻乱了起来,再度陷入无法弹波生音的窘境。

    但是,方运没有看韦育,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眼中看不到丝毫的怨气,依旧认真地适应弹波亭新的变化。

    上舍的其余进士都不与韦育对抗,暗中观察两人。

    片刻之后,哪怕是隶属康社或柳风社的上舍进士都不由自主轻轻点头,认可了方运,既然一切不可改变,那就不应为其浪费半点的精力,而是应该把所有的力量用在可以改变的方向。

    乔居泽看向韦育,嘴角浮现一丝冷笑。韦育到现在都不明白别人为何长居上舍,唯独他刚入上舍不久就被计知白赶下,韦育缺得就是这种“不动之心”。

    纵观上舍其余九人,与方运敌对的足足有四人,可至今无一人对方运本身进行攻击,最多针对他的诗词文章等方面进行负面评论,甚至连批评都不是。

    他们可以为派系和利益而斗,但绝不会像韦育这样在凌烟阁中如此压制方运。

    毕竟大家都是景国人,景国读书人。

    方运依旧缓慢而吃力地弹奏,屡败屡弹。

    韦育侧头看了方运一眼。冷冷一笑。十指突然如银针穿花,变得眼花缭乱起来。

    “这是……琴道二境才能学会的重音连弹,在短时间内连弹两次,但听在耳中却只有一声。可这一声远远比普通的琴音更加清晰。尤其运用到战曲中。威力提高五成不止!”

    在韦育使用重音连弹的一瞬间,湖中所有的鱼突然变得疯狂起来,随后鱼身上冒出一缕缕细细的血线。

    整座湖泊的波纹如同沸水一样紊乱。那些鱼血沿着波纹传递,改变每一条波纹的音色,那么弹奏新波纹的力道和指法必须做出相迎的改变。

    韦育丝毫不受影响,哪怕波纹再乱,他弹奏的《青松吟》也没有丝毫的变调。

    方运却不行了,他的指法完全乱掉,最后已经变成胡乱用手指点水,哪怕消耗再多的才气都没用,因为现在波纹的速度和浓密已经远远超过琴道一境之人所能掌握的程度,只有达到琴道二境才可以不怕韦育的力量。

    乔居泽怒道:“韦育,你不要得寸进尺!方运之前在射猎、御马和礼仪三亭中没有丝毫为难你,只是凭借自身的实力闯关。你却在这关键的弹波亭恶意阻挠他,你不怕文胆不坚,无法成为翰林吗?”

    小国公笑道:“乔兄,方运既然要逐韦育,韦育自然反击,你我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至于翰林……若韦育败于方运之手,以后翰林难成啊。”

    “废话!若不是韦育逼得常东云故意争上舍认输彻底毁了前程,方运何必为难韦育?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客气了!”乔居泽说完,就要伸指按向水面的波纹。

    “乔兄,何必呢?”就见上舍进士柯垣看向乔居泽,做出同样的姿势,随时可能弹奏波纹。

    “柯兄,你是要阻止我吗?”乔居泽怒视柯垣。

    柯垣无奈道:“我自是不会用那般手段对付方文侯,只是康王府对我有大恩,我必须要阻止你。”

    “我昨夜不知其因,误助小国公,亏欠方运,那现在就还他这次吧。柯兄,可愿收手?”上舍进士尤年向水中虚按,手指离水面只有一寸。

    “唇亡齿寒,我柳风社自然不能坐视康社被夹击,抱歉了,诸位。”又见一位上舍进士要弹波生音。

    小国公却笑道:“四个上舍进士以二对二,你们一旦全力弹波奏曲,必然旗鼓相当,到时候这弹波湖可不仅仅是波纹,凌乱这么简单,必然会引发风浪,你们可要想仔细了。”

    突然,一位进士道:“昨夜我为止方运之斗,同意共上凌烟阁。今日,我便止诸位之斗,助乔兄压下韦育。”

    乔居泽见这位主修墨家的上舍进士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非攻墨守,暗暗松了口气。

    “此事,诸位还是不要插手为好。”又一个上舍进士走出来,相助小国公。

    三位上舍对三位上舍,现场如同暴风雨来临的前夕,随时可能爆发。

    就在此时,方运的声音响起。

    “信意闲弹水波时,调清声直韵疏迟。近来渐喜无人听,琴格高低心自知。”

    一股奇异的力量自方运身上散发出来,就见他周身一丈内的所有波纹突然出现巨大的变化,凡是其他力量形成的波纹立刻消失,只有原本的十条小鱼形成的波纹还在。

    一切都回到方运刚入弹波亭的样子。

    韦育那琴道二境的力量竟然被方运一诗抵挡。

    乔居泽眼睛一亮,道:“好诗!妙诗!前两句不用多说,是说弹波奏曲,而第三句则诗意一转,不再说弹琴如何,而是说自己的琴心!不与人竞高低,不需人赞美,自然也就不会被人中伤!纵然琴道不如,可琴心不能认负!方运区区一境而有琴心,败而不败;韦育二境却压不住方运,胜而不胜!”

    那尤年笑道:“不愧是方镇国,我们差点造成上舍内讧,他倒好,无声无息化解韦育的攻势。举人心破进士胆,一境指挡二境曲,好!”

    韦育的两臂轻轻一抖,默默地弹奏着,但这《青松吟》曲意却急转直下,由原本高耸的青松变成暮色下的枯树。

    很快,韦育弹奏完《青松吟》,消失在原地。

    只是离开时的目光充满了不甘心和愤怒。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