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35章 过六关
    倔强的乌骓拼命跳跃,马头下的铃声不断响着。

    方运却没有丝毫要掉下来的意思,很快乌骓的动作有些迟缓,方运第一时间发现乌骓的颓势,立刻外放文胆之力。

    强大的文胆威压自方运的文宫散发出来,乌骓惊恐地大叫一声,停止乱跳,然后低下头,老老实实站在原地,鼻孔中吐着气。

    那些原本还想靠骑术超过方运的人恍然大悟,都忘记方运是文胆二境这个事实。只要达到文胆二境,配合骑术,远比别人更容易驯服乌骓,但在场的举人也好进士也罢,都没有人能达到文胆二境,就算达到文胆一境的也寥寥无几。

    小国公冷哼一声,道:“韦育,我们走,在‘弹波亭’中展示你琴道二境的实力,一举超过他,然后最先进入第五亭!”

    “你放心,我终究是曾经入了上舍的人,若在琴棋书画四道中没有突出的能力,也不可能闯入第五亭!”

    “不能被他落下太远,我们也快快驯服乌骓!”

    乔居泽看了一眼方运,又看了看韦育,眼中闪过一抹忧色。

    方运身手抚摸乌骓马的脖子,乌骓立刻扭过头,温顺地伸出舌头舔方运的手。

    “驾!”方运一抖缰绳,夹起马肚,乌骓立刻高高地昂起头,迈着优雅的步子向前走去,脖子下的铃铛不断轻响。

    过了驯马场,就是一条平坦的大路,大路旁立着一块木牌,上面白纸黑字写着“鸣和鸾”三字,三个字下面还有一篇简易的曲谱。

    “和”与“鸾”都是古代站车上的响铃,鸣和鸾就是要求驾驭者在战车行进的时候,让铃声和谐,而御马亭的鸣和鸾要求更高。必须要让马脖子下面的铃铛响成一首简易的歌曲。

    而且每一个人每一次所遇到的曲谱都不同。

    方运仔细一看,这篇曲子是由一首很出名的琴曲《闹春》改编而来,比原曲简单许多,但再简单的曲谱让马铃奏曲也非常不易。

    方运没有立刻骑马上路,先坐在马鞍上思索,在下一个人快要驯服乌骓的时候,他才轻喊一声“驾”,用军中的骑术控制乌骓的步伐。

    乌骓的落蹄快慢轻重、步幅的长短和头部的动作等各个方面都影响铃声,但是在方运的控制下,这匹乌骓就好像马中舞者一样。迈着让人眼花缭乱的步伐前进,时而快时而慢,时而前冲时而突然停下,有时候甚至突然扬头。

    若是闭上眼,耳中响起的是一首由铃声和马蹄声组成的《闹春》简曲,轻盈欢快,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若是睁开眼看,就会发现那匹乌骓竟然好似沉迷在铃音之中,马脸上充满了愉悦之色。

    刚驯服乌骓的那个进士坐在马上呆呆地看着方运。马铃奏曲见过,可马蹄入曲却只存在传说中,这才意识到方运的骑术必然师承名家,等闲半圣世家的子弟都做不出来。这可是孔圣世家和孔圣嫡系世家弟子的专长。

    “交友满天下就是好,连过凌烟阁的秘法都能学到,让人羡慕。”那进士轻声叹息。

    不多时,方运奏着铃曲走到道路尽头。

    前面的道路布满了小沟小河。而沟河边缘的道路非常狭窄,仅容一马前行,稍有不慎就可能掉进河里或沟里。

    一旁同样有一块牌匾。牌匾上写得很明白,不能让马跨越沟河,必须要沿着唯一一条道路走完。

    这就是“逐水曲”,在曲折的沟壑水流边行走而不让马匹踩到水。

    方运这次想都不想,一拍乌骓的屁股,让乌骓小跑起来,然后操控的马沿着那唯一的一条道路前行。

    他身后的那些举人进士啧啧称奇,他们过了这么多年的御马亭,敢在“逐水曲”的时候让马小跑的除了方运没有别人。

    “神奇如此,怕是至少八筹。”

    “九筹亦有可能。”

    “两亭一报筹,过了这第二亭我们就能看到他的筹数了。”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诗词经义策论无一不通,连骑射都远超我等,世间罕有。”

    在曲折的沟河边缘,方运策马向前,每一步都完美操控。

    一开始道路还很宽,越到后来道路越细,但他的速度没有丝毫的减慢,乌骓的每一步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多时,方运以绝对的优势过了御马亭的第三关逐水曲。

    方运坐在马上,挺直腰身向前方看去,就见前方的道路上有宽沟,有小土包,还有一棵棵树,所有树木的一侧都被荆棘遮挡,要不断绕着走才能通过。

    在这道路之中,还有三座门,一座门比一座门窄,最后的一座门甚至勉强供一匹马过,稍有不慎就会卡住。

    这一关为“过君表”,难度比之前高出数倍,因为之前可以慢慢过,但这第四关必须要用足够的速度才能让马跨越宽沟和土包,速度稍慢都会人仰马翻。

    方运把前方的所有地形和障碍印入脑中,思索一阵,驾马前行。

    在奔跑的过程中,方运逐渐控制乌骓的速度,或快或慢,很快调到一个适中的速度,不至于太慢导致跨不过障碍,也不至于太快撞在窄门上。

    这一次几乎没有多少人看他,因为其他人都在专心致志地走鸣和鸾或逐水曲,不时有人铃声大乱不得不返回重走,偶尔有人不小心掉进沟河。

    御马亭中一片混乱。

    方运一骑绝尘,把所有的混乱都抛在身后,只有那些进士勉强不被他甩开太远。

    除了计知白,其余八个上舍的进士都在,但竟然无一人能与方运一较长短。

    “计知白在这里就好了……”小国公低声轻叹。

    最后,方运顺利过了窄门,完成第四关过君表。

    前方是一条条复杂的弯道,方运仔细一看,果然如书上所说,乍一看像一条条曲折的藤条,非常之奇葩。这就是第五关的“舞交衢”。

    所谓舞交衢就是在交叉复杂的道路上让战车能够顺利行驶,犹如舞蹈一样优美,但战马能轻易做到战车难以做到的舞交衢,所以这第五关就变成了考验速度和弯道。

    方运这一次没有丝毫犹豫,一抽乌骓,加速前行。

    韦育看到方运上了舞交衢,冷冷一笑,舞交衢看似简单,实则因为弯道的弧度、宽窄不同,一旦加速很容易失控。可慢了就会被人赶超。没有长年累月和多次的凌烟阁经验,不可能快速通过这舞交衢。

    这舞交衢可以说是御马亭的转折点,经常有人在这里发起冲锋,后来居上。

    韦育很快过了逐水曲,在即将踏上充满障碍的过君表的时候,他随意看了方运一眼,呆在原地。

    方运的速度比他任何一次舞交衢都快!方运在弯道方面的技巧也同样远远胜过他!

    “这个混蛋!”韦育心里憋着怒气,热血冲脑,但他终究是进士。随后文胆一震,心中的负面情绪渐消,最后看了方运一眼,认真参与过君表。

    方运曾在书山环境中多次逃命躲避蛮族的妖术和弓箭。最危险的一次是妖王连续抛出的长矛,远比现在危险无数倍。

    方运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从驯马开始他都不能发挥战马的速度,但在这舞交衢可以把战马的速度发挥到接近极限。只有在弯道的时候稍稍减速。

    只有这样,才可以领略策马奔腾的快乐。

    很快,方运通过弯道考验。通过舞交衢,完成御马亭的第五关。

    而此刻后面最快的人还没有通过第四关的一半。

    小国公的脸一直阴着,之前方运只能把第二人甩开第一关,可现在方运却能把人甩开一关半,这看似并不多的半关,正是人族历史最强和景国最强之间的差距!

    第六关,逐禽左。

    战车的逐禽左和御马亭的逐禽左区别不大,都是通过驱逐禽兽到左侧,以便创造更好的狩猎条件,最后猎杀。

    这御马亭的最后一关是射猎和御马的结合,只有在这里拿到最好的成绩,才能在御马亭拿到最高的筹数。

    方运目光微亮,这是体内才气涌动的表现,御马亭分十筹,而这逐禽左独占四筹!

    在逐禽左场地的边缘,同样有弓箭架,方运这次同样取了长弓,不过只取十支重锥箭。

    这逐禽左的猎场是一片草原,野草极高,数不清的野兽潜伏在其中,上空还飞着大雁和苍鹰。

    在这逐禽左猎场中,每人只能射十箭,而若想得到四筹,不仅要尽快通过猎场,还要射中十只狮子或苍鹰。

    至于兔子、鹿、大雁或狼等野兽虽然也可以射,但筹数很低。

    所以当看到方运第一个进入猎场后,后面的众多进士和举人长叹一声,因为里面的狮子和苍鹰本来就少,方运展现的骑术和射术已经说明,一旦方运最先进入猎场,那必然会只射杀狮子或苍鹰。

    这一次,连小国公和韦育等人都知道,方运可以顺利通过。

    果不其然,方运这一次没有任何骄傲或大意,以实打实的骑术和箭术射死六头狮子和三只苍鹰,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方运的速度竟然一直不减,乌骓马几乎是全速通过逐禽左的猎场。

    “至少九筹半。”

    “不,必然十筹满筹!”

    小国公却冷笑道:“你们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方运竟然在这逐禽左中消耗才气,这才是第二亭!若是他继续消耗下去,纵然有过第七亭的能力,也会因为才气耗尽过不了第五亭!琴棋书画四亭哪一个不耗费大量的才气?我承认,他有胜利的机会,但他因为太过愚蠢错过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