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29章 送别诗
    常东云住在内舍,由一排排连在一起的二层

    数万学子中,只有十人入住上舍,而内舍学子仅仅占总学子数量的一成。

    大多数进士都住在内舍之中,而为了激励学子,童生、秀才和举人的前十也可住在内舍。

    在常东云的楼下,已经聚集着数百人,而且东西两个路口不断有人前来,总人数即将过千。

    方运一出现,立刻成为全场的焦点,由于人太多无法相互问候,众人只是相互拱手,算是见礼。

    “方镇国,你可一定要为常东云报仇!”

    “哪怕现在报不了,以后也不能饶过韦育那个混蛋!”

    “你和常东云都是好样的!不过文相应该不会同意你对韦育逐学宫,你放心,下个月若有人对你争上舍,我第一个去,然后认输!我只是普通举人,我的前途不算什么,但你不一样!你不一样!”

    周围突然就静了下来,“你不一样”四个字明明很普通,但却让景国学子们心头沉甸甸的。

    二楼一扇房间的门打开,常东云出现,他站在门口望着方运,道:“为了这个不一样,我们等太久了,哪怕死,也不能让亿万百姓期盼的‘不一样’在我们眼前被扼杀!我们或许做不到太多,但,我们可以用前途和性命保护景国之未来、人族之希望!”

    许多人轻轻叹了口气,常东云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是的,等太久了。

    “所以,我们可以舍得一切!”一个人坚定地道。

    “方运谢过诸位!”方运向众人拱手,看着那一双双真诚的目光,心中热流涌动。

    常东云缓步走下来,他身后背着书箱。书箱上面横着背囊。

    “多谢诸位相送,不过今日还要过凌烟阁,你们还是回去吧。”

    方运道:“你不必推辞,我们一起送你。”

    常东云道:“也好。不过这里人太多,不便一同出行。而且你们若是送我到城外,来回需要一两个时辰,所以送我到学宫门外即可,我已经备了马车。若到了学宫外你们还送,我撒腿就跑。”

    众人齐笑。

    “好,那就送你到学宫门外。请!”方运做出请的手势,前方的人立刻让开一条路。

    常东云与方运等人一起向前走,他周围的都是白衣进士,唯有方运一人身穿黑衣举人服,分外惹眼。

    可偏偏身穿举人服的方运更像是这些进士的领袖。

    方运边走边问:“东云兄你准备投往四军的哪一军?”

    常东云道:“左军已经没有迎战之力,后军被左相控制,右军战事不多,我自然前往最危险的前军。据说你有了碎胆狂魔的外号后,十国各地的读书人前往前军之中。有的人因污蔑你而赎罪,有人因被你激励而保卫人族边疆。”

    “去前军是不错的选择。我昨夜写了一封信,你替我交给前将军张破岳,另外帮我问一句。王族鹰妖准备好了没有,我只要通过会试,就算是进士,可以拥有妖蛮私兵。”

    方运说着。从饮江贝中拿出一封信,递给常东云。

    “多谢方兄。”常东云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这一封信的主要作用就是引荐和推举,不是跟张破岳有特别好的交情没人会这么做。有这封信和没这封信,常东云在前军的地位相差极大。

    一旁的乔居泽笑了笑,道:“我本来还想让东云兄替我送一封书信给舅舅,他在前军中担任四品定北将军,既然有了方兄的信,我便不献丑了。”

    方运突然露出怀念之色,几个月前他离开济县的时候,蔡知县等人给了他一些书信,让他可以在大源府结识官员,左右逢源。没想到不过半年的时间,自己竟然能够把一个进士推举给从二品的大员,这是蔡禾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乔居泽道:“东云兄,此去可要小心。从京城到宁安县的道路十分安全,但从宁安县再往北十分危险,几乎每个月都有队伍在宁安县外被偷袭。”

    “此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莽撞。到了宁安县后,我会找当地官员问清楚状况,然后再随队前往前军。”常东云道。

    乔居泽突然轻咳一声,道:“若我没猜错,计知白今年必然能成我景国状元,真是羡慕啊。”

    方运一愣,立刻想起来,计知白现在就是宁安县的代县令,而计知白是左相的人,乔居泽这是在提醒常东云,千万不要与计知白来往。

    方运还记得自己在书山三山二阁经历幻境的时候,被李文鹰带入宁安县,无论在环境还是现实,宁安县都是战略要地,是景国前将军的强大保障和枢纽。

    常东云恍然大悟,道:“的确,计知白今年的状元十拿九稳了。既然计知白在宁安城,那我自然应该拜会。不过若是公务繁忙,我就只能去找军方之人。”

    “嗯,如此便好。”乔居泽道。

    方运道:“边关现在的形势如何,谁是兵家之人详细说说。”

    乔居泽微笑道:“我主修兵道。我就简单说一说吧……”

    众人继续一边走一边说,很快来到学宫大门外。

    此时送行的队伍人数已经超过三千。

    众人走出学宫大门,早起的路人好奇地看过来。

    常东云停下脚步,道:“多谢各位相送,送到这里已经足够,诸位请回,千万不要为我耽误了时间。”

    乔居泽笑道:“不耽误时间。按照惯例,送别前应该要写一首诗词送行。若是方镇国不在,我便当仁不让,可方镇国在此,‘仁’就被他抢走了。方文侯,你来吧,这次跟着来的人,至少有半数是在等着你的送别诗。”

    “我觉得是全部。”常东云打趣道。

    方运回头扫视后面的三千余人,看着那一双双殷殷期盼的目光,微笑道:“那好,我就写一首送别诗,祝东云兄一路顺风。”

    方运说着,从饮江贝中取出桌子和文房四宝。

    墨蛟笔洗与龙脑砚台一起出现。

    墨蛟飞天又回到水中,引得许多人低声惊呼。u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