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24章 煽风点火
    等南宫冷飞远,众人才缓过神来。。。 看最新最全小说

    右相曹德安看向左席,右手托起墨蛟笔洗,左手拿着龙脑砚台,道:“两位,可否交给方运。”

    “哼!”童峦重重闷哼一声,不等重阳文会结束,竟然离开席位,快步下山。

    童侍郎身为兵部第二人,党羽不少,五六个身穿白袍剑服的进士立刻跟上去,接着第二层和第一层的人陆续有人跟着童峦下山,加上家属足足过百人。

    简铭看着墨蛟笔洗,面无血色,失去一件翰林文宝不算什么,大不了和童峦一样说走就走,可之前他四叔已经放话,若是输了墨蛟笔洗,不准他进简家。

    这意味着,他会被主家除名,降为旁系。

    简铭默默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小国公稍稍后退,远离简铭,但又很快靠近,叹息一声,以文胆隔绝周围,低声道:“简兄不必气馁,无论怎么样,我都把你当成好友。方运他胜得了一时,胜不了一世。你还有机会!”

    简铭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小国公又走到望着桌子发呆的雷远庭身边,同样以文胆隔绝周围,道:“雷兄,我们康王府与雷家有误会,我本不应该说什么。但你不要气馁,龙族永远不倒,而你们雷家也将永远不垮。何必为了一颗登龙石而如此,更何况雷家主睿智无比,恐怕已经猜到南宫大儒有可能放弃文压方运,所以才要方运双胜,接下来的凌烟阁方运必输无疑!我们总有机会!那方运虽然天赋惊人,但没有三头六臂,更不是大族世家,底蕴不足,一步都不能错!一旦走错一步,必将万劫不复。”

    “哼。不是你家的登龙石,你当然不在乎。”雷远庭道。

    小国公一看雷远庭说话,就知道他对康王府的反感至少比方运低,于是微笑道:“我们康王府哪敢跟你们雷家比。今年人族的登龙台名额就算比往年高,也不会超过十个,莫说我们康王府,整个景国都不可能有人得到。更何况,雷家登龙石岂是他一个小小的举人守得住的?”

    “哦?”雷远庭抬起头,仔细打量小国公,没想到这个声音好似少年的俊俏国公竟然发现了其中的关键。

    小国公笑道:“您恐怕已经知道了。就算他赢得登龙石又怎么样?一颗登龙石本来就能造就一个家族的天才。雷家登龙石更是不凡,甚至能多一位大儒!那些强大的众圣世家不在乎,但那些衰落的世家不可能不垂涎。他们或许想与方运公平交换,但我们只要稍稍煽风点火……”

    “不错。众圣世家有免罪之权,没落的家族为了一位大儒不要说得罪方运,就算得罪现在活着的半圣都不算什么,只要不是违反圣院铁律,半圣最多只是稍稍打压。尤其是那些跟亚圣甚至孔圣世家亲密的世家,普通的半圣根本拿他们无可奈何。再说半圣不过寿两百。像陈……咳,景国的这位,已经无人忌惮。”

    小国公眼中闪过一抹惊慌,半圣可不是一般的读书人。哪怕在几十万里外小声提到半圣之名,都会被感知,若是有杀半圣之念头哪怕不说名字也会暴露。

    康王府在景国是第三大势力,看似强大。若陈观海出手,可以马上将康王府连根拔起。

    不成世家,永远只是附庸。

    雷远庭微微一笑。道:“说起来雷家与康王府的误会,是老一辈之间的恩怨,我们这些年轻人无须太过在意。我听说你颇有文名,今日康社必然会召开文会,我可否有幸参与?”

    小国公大喜,激动地道:“雷兄若是能参与康社文会,我康社蓬荜生辉,必然能把柳风社的气焰压下!”

    雷远庭露出犹豫之色。

    小国公急忙道:“这是你我之间的交情,与柳相、庆国和荀家无关。”

    “也罢,那我就去看看,不过不能久留。”

    “足矣,足矣!”

    两人相视而笑,可笑容背后似乎藏着什么。

    一旁的简铭看着小国公,脸上闪过一抹怒意,简家与康王府关系最近,可自己刚刚离开主家,小国公就没了往日的热情,对自己只说一句话,却跟雷远庭打得火热。

    “方运!”简铭转头看向方运,被方运逼得从主家降为旁系之实乃不共戴天的大仇。

    魁首已定,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卫家主把此次文会的彩头送给方运,乃是一套御用的文房四宝,是最顶级的贡品,方运也只得到两套。

    许多读书人羡慕地看着,这种文房四宝虽然不是文宝,但却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一般只有翰林才偶尔会得到一套赏赐,摆在家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方运收起御用文房四宝,走下文台,曹德安把墨蛟笔洗和龙脑砚台递给方运。

    “此笔洗是翰林文宝,你现在是举人还无法使用,成为进士便可使用。不过,你现在虽然不能发挥墨蛟笔洗的威力,但可以积蓄笔洗的力量。你天赋惊人,才气充盈强大,哪怕不经意间写字所剩的笔墨也比寻常人强许多,足以让里面的墨蛟不断增强。”

    “谢曹先生提醒。”方运没有叫他右相。

    曹德安愉快地笑起来,继续道:“这龙脑砚台更加不凡。若是别人得到龙脑砚台,应该去求助半圣世家,放入半圣居所、故居或文界等地洗炼。不过你的成就不可限量,又与龙族关系很好,恐怕最多十余年你就会得到更好的砚台,不值得求助半圣世家花数年洗炼。所以,你不要像别人一样不舍得用,要一直用,用龙脑砚台滋养墨蛟。”

    “学生明白。”方运道。

    “人老了就爱唠叨,好了,你回去坐着吧。”曹德安笑呵呵道。

    文相姜河川一直微笑看着方运。

    方运站在原地认真看了看姜河川,道:“蔡禾蔡县令跟您的时间不短吧?”

    “他父亲是我家的老长工,打小他就与家里的孩子一起上姜家学堂,开始读书的时候就算是我的学生。”

    “怪不得我觉得您抢镇国诗的动作有些眼熟,幸好您是大儒,得要面子,您要是在大学士的时候遇到这诗,恐怕抢了就跑,绝不会在学宫展览。”方运道。

    “唉,我应该晚生二十年的。”姜河川一声长叹。

    一旁的人齐齐轻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