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410章 登门拜访
    公堂之上夜明珠照耀,老举人父子得了《陋室铭》,笑呵呵离开。

    秦知府与赵红妆轻声交谈。

    一旁的衙役比平日紧张无数倍。

    京城虽是一府,可实际相当于一州,秦知府不是普通的五品知府,而是三品的知府,甚至有和方运一样的“内阁行走”的加衔,而且历代京城知府最终必然成为“内阁参议”,再上一步成为四相之一的机会也极大。

    这等大人物在半夜里审案,每个衙役都拿出百倍于平常的精神,但没想到案子这么快就结束。

    案子一结束,披头散发的王正英的目光立刻大变,整个人也好像垮了下去一样,好像完成的人生最后的目标,再也没有遗憾了,随时可以赴死。

    随后,王正英缓缓蹲在低声,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但泪水缓缓流下。

    方运没有骂他没出息,因为只有爱过的人会理解他的悲伤。

    无论他是秀才还是圣人。

    方运什么都没说,静静地看着王正英。

    过了许久,赵红妆走过来,低声道:“此事已经了结,只要把他送回江州,谁也不能再害他。”

    “嗯。”方运说着,走到王正英身后,看了看,突然抬腿对准王正英的屁股就是一脚。

    王正英猝不及防,滚落在地,然后疑惑不解地看着方运。

    方运一身黑色长袍,两手一甩衣袖放在后腰,迈着四方步向外走去。

    “跟我去黄家提亲。”

    “啊?啊!啊!”王正英由疑惑变得惊讶,之后变为喜悦,最后则带着傻笑迅速站起来,一溜烟小跑到方运身后。

    三个人走出衙门,方运和赵红妆先后上车。

    王正英站在原地傻笑发呆。

    方运站在车门口,道:“愣在那里做什么?上车!”

    王正英一指马头相反的方向。笑呵呵说:“那边是黄家。”

    “废话,你现在这样子如何提亲?”方运白了王正英一眼。

    “是是是……”王正英傻笑着跳上马车。

    方运心中一动,道:“你就别进车厢了,坐在车门前好好反省,让风吹吹。”

    王正英急了,道:“我今日被捕,又在狱中多时,身心憔悴,刚才又痛哭一场,若是被一吹病了怎么办?”

    “哼。病了才好!少废话,想要让我去提亲,就老老实实吹风!”方运黑着脸道。

    “好吧……”王正英无奈和车夫坐在一起,不断深呼吸调整自己情绪。

    车到学宫第一舍,王正英的好友薄瀚和家仆正在门口等待,两人一见王正英在车头,大喜过望,快步跑来。

    王正英笑呵呵看着两人。

    马车停下,方运的声音从车厢里传来:“还不快谢谢薄瀚和你的家仆?若不是他们两人机灵知道找我。你这辈子都出不来!”

    “是!是!是!谢谢薄兄!谢谢小虎!谢谢……”

    “下车!”方运掀开门帘道。

    “嗯嗯嗯……”王正英傻笑着跳下车。

    “红妆,我走了,明日见。”方运道。

    哪知赵红妆竟然弯着腰向车厢外走,掀开另一侧的门帘。两人隔着掀开的门帘四目相视。

    “我今晚与玉环一起睡,明早看看你如何提亲。早就听说你成了景国第一男媒婆,倒没见过你提亲。”赵红妆的脸上笑意浓浓。

    方运却从她的笑容中看到隐藏的东西,没好气道:“我觉得你是想看我笑话!正英兄。我本来想让你感谢她,不过你不要谢了。”

    王正英笑呵呵拱手道:“学生谢过长公主殿下。”

    “等你迎娶黄家三小姐再谢我不迟,这是我的贺礼。收好。”赵红妆随手把从宫里得来的龙凤玉佩抛向王正英。

    王正英手忙脚乱接住。

    众人进入第一舍,陆续洗漱睡觉。

    赵红妆与杨玉环同睡一间房,奴奴一开始与两人在一起,但听两人聊了一阵就偷偷离开,钻进方运的房里,趴在方运身边,然后伸出小爪子在方运眼前晃了晃,发现方运真睡着了,才甜甜一笑,蜷缩着身体入睡。

    天刚蒙蒙亮,赵红妆和杨玉环最先起床,然后在梳妆台前打扮。

    随后,方运与王正英以及仆人陆续起来。

    吃早饭的时候,薄瀚前来第一舍,手里拿着一件深蓝色秀才袍。

    “衣服带来了,不知文侯有何用?”

    方运道:“正英,你去换上薄瀚带来的衣服。”

    王正英拿起衣服比量了一下,道:“方兄,这衣服太大了,比我的衣服足足大两圈。”

    “少废话,让你穿你就穿。”方运道。

    “好吧,反正我下半生的幸福都攥在您手里。我先喝完这碗粥。”王正英有气无力地说。

    “不用喝了,你三成饱就够了。”方运道。

    王正英可怜兮兮看着方运,道:“您不能这样对我啊,今早我一照铜镜,面色憔悴,拼命洗脸,怎么也不行。我还想靠这顿早饭补一补,您不能这样对我啊。”

    “想让我提亲,就别吃饭!快去换衣服,婆婆妈妈的,也不知道那么好的闺女为何会看上你!快去!”方运冲王正英一瞪眼,吓得他快步离开。

    “别人都说方镇国好,怎么对我如此凶残?我好歹也算你的师兄!”王正英小声嘀咕。

    薄瀚轻咳一声,道:“文侯大人,您准备上演苦肉计?”

    “一个黄家值得我用苦肉计?”方运反问。

    “也对。”

    吃过早饭,方运等人辞别杨玉环,分别上了两辆马车,奴奴的大眼睛转了转,跳上第一辆马车钻到方运怀里,咧开嘴嘻嘻笑。

    方运抱着小狐狸与赵红妆聊着诗词文章。王正英和薄瀚的马车跟在后面,一起驶向京城名门黄家。

    京城的名门未必比外地的名门高贵,但京城的名门在内城置办宅院必然无比昂贵。

    无力在寸土寸金的京城内城置办宅院,不能在玉山上置办别院,在京郊没有千亩良田,永远成不了京城的名门。

    清晨的京城格外清爽,秋风轻轻吹拂,传递着丝丝凉意。

    两辆马车停在黄家门前。

    车没停稳,王正英急不可待跳下马车,和昨夜一样,一脸笑呵呵的。

    黄家门房听到声音走出来,看到满面憔悴衣衫不整的王正英,怒骂道:“滚出黄家!老爷说了,黄家绝不会把女儿嫁给你这种卑劣小人!滚!你若是踏上这个台阶,我叫人打断你的腿!”

    王正英的笑容僵在脸上,张了张嘴想反驳这个门房,可终究没勇气开口,只能转头看向方运。

    情到深处自卑微。(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