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387章 小青
    方运左思右想也不明白,为什么书山的幻境能强到这个程度。

    思索一阵,方运继续诵读《论语》,让才气快速恢复。

    一直到深夜,方运突然听到隔壁院子里有哭哭啼啼的声音,正是崔莺莺的哭声。

    方运想了想,站在墙边低声道:“莺莺为何夜晚哭泣。”

    “啊?原来是方公子,妾身失礼了,望公子海涵。”

    “你有心事?说来听听,或许我可以帮你。”方运道。

    “这……这里不方便说话,公子可愿去外面的亭中?”崔莺莺的声音有些许娇羞。

    “自然可以,那我们现在就走。”方运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明月,悄悄打开西厢房的院门。

    前面是一处花坛,而花坛外则有一座凉亭。

    崔莺莺正从一旁的门中出来,依旧是一身翠色的衣裙,见了方运低下头,匆匆绕过花坛走向凉亭。

    方运微微一笑,绕着花坛,嗅着九月绽放的花香,慢慢走向凉亭。

    看到一朵洁白惹人爱的小花,方运伸出手想摘下,但在碰触之前收回手。

    这里没有杨玉环,也没有奴奴。

    方运一撩前摆,抬腿踏上阶梯,走到凉亭前。

    崔莺莺背对着方运,仰头望着月亮,低声道:“方公子,您是读书人,您说月亮上有嫦娥吗?”

    “我认为是没有的,但若是自己喜欢,便可当嫦娥住在场面,也是无妨。”方运道。

    “方公子真会说话。方才娘与……奴家说了许多事,奴家心中烦乱。”

    方运道:“莺莺小姐不可如此自称。”

    这妾身和奴家的称呼有细微的差别,虽然可以通用,但一般来说妾身是大户人家的女人自称,而奴家则指小户人家的女子自称。

    “父亲已经亡故。家门中落,怕是不好自称妾身了。”

    “我喜你自称妾身。”方运说完便发现自己这话有些不妥,但并未深究。

    “那……妾身谢过方举人。”

    “你母亲的说了什么?”

    幽幽的月色下,崔莺莺低下头,轻声道:“母亲不让我与你来往,我……我却想……想与公子继续论诗文。”

    方运有明眸夜视之能,看到崔莺莺脸上浮现淡淡的羞意。

    方运知道两人是通过诗词认识的,原著中这个时期两人已经如胶似漆。

    如此美貌的女子明显要投怀送抱,方运心中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心跳加快。

    “公子……公子心中怎样想?”崔莺莺低声道。

    方运不想伤此女子。道:“我自然极愿与莺莺姑娘赏文论诗。莺莺姑娘的诗文造诣不下于寻常秀才,若是生为男儿身,怕与我一样也是举人。”

    “可……可是我娘她……她说要把我许给左相柳家之人,不让我与你来往,你只是个破落户。”

    “哦,我率领书院众人解围,她先前说的那番话忘记了?”

    “公子记得就好,就算娘亲反对,妾……妾身也心属公子。若是娘亲不答应。那妾身就死给她看!”

    “姑娘莫要自寻短见!”方运急忙劝说。

    “公子……”崔莺莺一转身,哭着扑进方运的怀抱。

    方运急忙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低声道:“莺莺莫哭,无论什么事都有解决之策。”

    “莺莺……莺莺想在花前月下、无人之地。把身子交给公子。”

    方运心脏猛跳,但文胆一震,很快压下心中的欲念。

    可崔莺莺突然抬起头,踮着脚尖。就要吻方运。

    方运看着崔莺莺美丽的面庞还有红艳欲滴的樱唇,眼前有些恍惚,但随后本能地低喝一声:“慎独!”

    方运眼中立刻恢复清明。而崔莺莺一愣,红着脸跑开。

    看着崔莺莺如柳枝摇摆的身影离开,方运轻轻一叹。

    且不说这是不是书山考验,也不说是否对得起杨玉环,单单知道有书山老人在,方运就浑身不自在,万一自己真情不自禁展开男女之间的肉搏,想想书山老人就在观战,简直斯文扫地。

    “人在幻境,但心不在幻境。”

    方运没有丝毫的悔意,只是心想有缘无份,便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睡觉。

    天还没亮,方运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巨大响声,震得整座书院轻轻摇晃。

    “不好了!有蛇妖进犯!蛇妖已受伤,不要怕!”

    “好大的青蛇妖!”

    “圣院有路你不走,妖界无门你闯进来!来人,杀了这头妖物。”

    “方相公……姐姐被那蔡禾困在金山书院,正在激战。那蔡法海道,要用雷峰塔中的大儒真文镇压姐姐!方相公,姐姐为了救你,先盗取灵芝给你服下,又去妖界再度盗月莲,虽然只得半片月莲,依然是无价之宝。那蔡禾想要延寿,抢夺姐姐的月莲,最多两日,姐姐又要被大儒真文镇压!小青已被打伤,冒死求方相公搭救姐姐!”

    方运开始还迷迷糊糊听着,到了最后,则无比清醒,披上衣服踩着鞋快速向外跑。

    方运心中回忆新编《白蛇传》的故事,许多故事已经有所改变,但有一件事没有变,那就是白娘子和小青都是星妖蛮,并不杀人吃人。

    无论在圣元大陆读书人的认知里还是律法中,这类妖蛮都不算敌人,而在孔城等地,有许许多多妖蛮与人族和平共处。

    方运想得明白,白娘子救了自己一条命,自己若是真正的读书人,就必须相助,不然就失了“仁义”,对那些不求仁义的读书人来说无妨,甚至能以各种力量避开不好的影响。

    报恩实际正是《白蛇传》的主题之一。

    方运不用想就知道,不救出白娘子,莫说自己失仁义伤文胆,过第六山必然失败。

    方运跑到正院,就见许多人手持兵器或毛笔包围一条粗大的青蛇,多数人还衣冠不整,十分紧张。不敢上前。

    “这是蛇妖帅!不要轻举妄动!”

    “这人的声音好像那小青姑娘。”

    “此妖恐怕……就是那位小青姑娘。”

    “啊?那位貌若天仙的白娘子,会不会……”

    “方举人来了!既然蛇妖帅找他,便由他决定。”阎院长一边穿鞋一边道,他和大多数人一样衣冠不整。

    众人立刻为方运让开一条路,童生恭敬地微微低下头致敬,而其余人则拱手问候。

    “方举人早!”

    方运也一边走一边拱手道:“诸位早。”说着冲到小青身边。

    “素贞如何了?”方运看着眼前的青蛇。

    这条青蛇足足有五六丈长,比人腰还粗,正有气无力地躺在那里,身上处处翻卷着伤口,大量的蛇血自伤口流出。

    整条青蛇妖如同卧在血池中一般。

    青蛇妖那巨大舌头侧倒在地上。面容恐怖,但双眼清澈,瞳孔中没有吃过人的血妖蛮才有的血色圆环。

    青蛇妖看到方运后身体挣扎,用力抬头,但抬了一点点后又重重摔在地上。

    院子里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儿青蛇妖才挤出一句话:“姐姐危在旦夕,还望公子前去说服蔡禾,救出姐姐。”

    方运问:“那蔡禾文位多高?”

    在新编的《白蛇传》中,这小青应该是妖侯。相当于人族翰林,而白娘子是妖王,相等于大学士,而蔡禾就是大学士。

    但此刻。小青是比妖侯低一层的妖帅。

    小青轻声道:“那蔡禾是进士,我和姐姐都是妖帅,本来不怕他。但那蔡禾是半圣血脉,又纠集金山书院的众多读书人。发动大儒真文。姐姐现在只能靠龙王符令苦苦支撑,撑不过两日,还望方相公速去搭救姐姐。迟恐生变。”

    “我……小青,你既然前来,有没有什么搭救之策?”

    小青轻轻晃了晃蛇头,道:“姐姐的龙王符令在大儒真文面前坚持不了多久,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取一件妖木树根,利用水木相生,能勉强抵挡那大儒真文,只有这样才能与蔡禾谈条件。蔡禾毕竟只是进士,还不足以催动大儒真文的全部力量。”

    方运一愣,苦笑道:“看来我们必须要从南若林前往航州城?”

    在新编《白蛇传》中,金山书院和雷峰塔都在航州城,而在这第六山环境中,有三条路通往航州城,一条路太长,必然迟到。一条路会遇到妖蛮大军,必死无疑。

    只有穿过南若林前往航州城才能及时赶到,而且为了让白娘子不至于被镇压,最好要杀了树妖姥姥取走她的树根。

    方运终于有点后悔把树妖姥姥写的太强了。

    在《倩女幽魂》中,树妖姥姥虽然移动艰难,但只要有树的地方她就知道发生的一切,对整片南若林了如指掌。

    树妖姥姥在树身一里内可消耗气血之力控制任何树木展开攻击,同时树妖姥姥还有一个妖将分身,由最坚硬的神木制成,实力不逊于普通的妖帅。

    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树妖姥姥的树根达百丈之长,百丈之内任何敌人靠近都会被她强大的树根杀死,堪称防守无敌。

    方运低头思索,小青悲伤地看着方运,眼睛里流出泪水。

    其他读书人沉默不语,静静等待方运的答复。

    不多时,方运抬起头,道:“白娘子救我一命,我方运自当全力相报!不过,杀树妖姥姥取树根太难,我的目的是尽快通过南若林,希望能劝说蔡大人释放白娘子。”

    “谢方相公。”青蛇说完,双眼一闭,昏死过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