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362章 似曾相识的策论题
    仅仅方运所在的位置就能看到二十人离开,数千考房不知道多少成空。

    方运不觉得那些人失败,关系人生前途的科举中,任何一件微不足道的事都可能无限放大,从而让人放弃,等有了足够的积累后卷土重来。

    第二日的午饭和前一天没有什么不同,在圣庙的力量下,所携带的食物可以保证三天不变。

    吃完一根腊肠,方运喝水漱口,然后闭目养神午休。

    午休之后,方运翻开最后的策论题。

    策论题的题目有十道,足足占据了五张纸,方运把五页一一摆在桌子上。

    按照惯例,策论的第一题是必做题,考生要在第二道到第十题中选两道自己擅长的题目,旨在选拔擅长有一技之长的考生,像农家、工家、医家等考生都会选适合自己的考题,只要答得好,中举中进士的机会反而更大。

    方运看向第一题,仔细阅览。

    看到一半的时候,方运的目光轻动,看完全题后,方运露出回忆的神色。

    方运清楚记得,考中秀才上书山之时,在第五层失败,然后被传送到神秘大殿中,最后进入一片草原。

    书山老人出现在那里,要求方运用区区一千人灭一个万蛮部落,最后方运凭借对食物链和生态平衡的了解,终于完成使命,从而得到无上文心,才高八斗。

    而就在不久前,那些计策已经对妖蛮实施。但无论是人族还是妖蛮都没有传出风声,甚至连李文鹰、颜域空等人都不知情。

    这策论的第一题是要求考生另辟蹊径,以不战之法。削弱草原的所有蛮族,也就是俗称的草蛮。

    方运立刻想起,自己离开书山神秘草原的时候,那老人曾经说过一句当时他并不在意的话。

    书山老人曾说:“若是以后科举策论涉及灭蛮,你可以今日之事为题献策。”

    方运感到考房突然变冷,难道那书山老人早就知道举人试会考这一题?难道这次的策论题是老人出的?或者只是一个巧合?

    想了一会儿,方运怎么也无法确定。便静下心,拿出一张白纸铺在面前,右手握着墨锭轻轻研墨。思索如何写这篇策论。

    虽然书山老人说可以把那日说的计策献出来,但食物链、食物网、生态系统、生态圈和生态平衡等等一系列的学问全部披露出来,必然会引发不可测的剧变。

    圣元大陆众人接受新学问的能力极强,像细菌之类在半圣眼里毫无秘密可言。只不过圣道的力量远强于一切。半圣不会舍本逐末来研究。

    只要人族出了一个圣人,一言可改天换地,这些学问在圣人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哪怕是一位亚圣也能迅速让人族崛起,但这些学问还不行。

    “那么,就让我来慢慢填充这些微不足道的力量吧,让人族一步一步增强,慢慢拖延妖族攻势。直到再出一位圣人力压妖蛮!”

    方运把相关的学问在心里过一遍,最终觉得还是不适合提出食物链等概念。需要一步一步来,把利用生态平衡转化为偶然发现的计策,等自己文位再高一些,成为进士主政一方的时候再慢慢完善。

    方运研好墨,脑中灵光一动,想起百年前也有过一次乱考,而一位考生的经义好,至少能得乙上,但策论不佳,也就是丙等,极可能落榜。但他别出心裁,把经义中的思想运用到策论中,最后考官他并不出色的策论评为乙等。

    考官的结论是因为他的经义实在好,那么他的思想运用到策论中,无论策论水平如何,至少应该得乙,但另一位考官不同意,只能请圣裁,最后半圣点头认可,那位考生得了双乙,成功成为进士。

    冯子墨曾道,破乱考之术,就是在乱中寻求秩序,若才华不足,那就老老实实写自己擅长的,若是才能足够,那就统一诗词、经义和策论,乃是上上之策,因为科举考的是一个人的综合能力,若一个人的诗词得甲,其余两科是丁,依然无法被录取。

    长处尽量长,但短板不能太短。

    方运再次陷入思索,自己的经义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巅峰,只能是经义思想统一策论和诗词,不能改经义。

    方运看了一眼自己的经义,破题的第一句就是“天命在人”,突然一笑,因为这个破题和策论第一题有着高度的统一。

    天命在人,那不仅可以让自己居住的地方安居乐业,也应该使侵害自己的敌人得到惩罚!

    方运无声一笑,提笔要挟,但随后愣住了。

    “造化弄人啊。”方运轻叹。

    荀子的四大圣道中,其一就是“天人相分”。这天人相分不能从字面上来理解天和人隔离,而是说,天虽然生成了人,但不能完全决定人族的社会,但“君子理天地”,是说人族到了一定时候可以主宰天地。

    方运说“天命在人”,是符合荀子思想中的“天生万物,人为最贵”的理念。

    而利用生态平衡灭蛮,就是人族在掌控天地,就是在“君子理天地”,与荀子的思想极为相似。

    但是,荀子的“天人相分”和孟子的“天命论”又有所不同。

    孟子的理念是,人要顺应天道敬畏天道,最好要在思想和道德上与天道相合,也就是天人合一的思想。

    人定胜天和天人合一有共同点,但也有分歧,那就是人是否能“超越”天。

    孟子认为人最高的境界也不过是和天一样,但荀子却又认为人能控制天,只不过没有说出“人定胜天”四个字而已。

    想到这里,方运无奈地摇头,圣道实在太复杂了,光荀子一个人就能让人精神分裂,赞同荀子的分工论,但很难赞同贵贱论,可又赞同天人相分和人定胜天。

    这篇策论若是写下去,必然会和性本善或性本恶一样引发相关世家争论。

    方运以前支持孟子的思想,但现在又不得不支持荀子的思想。

    方运思索片刻,决定还是用更稳妥的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

    自己现在与荀家交恶,若是自己肯定荀子的思想,荀家的有志之士愿意化解,但其他荀家人不可能忘记他文压荀家的事情,所以没有必要去做无意义的迎合。

    而孟家人帮了自己,那么自己不需要吹捧孟子,但要尽量做到不能倒打一耙。

    方运闭上眼,继续思考,完善整篇策论,计策和写策论有不小的差距。

    一直到夜晚,方运终于确定这篇策论怎么写,并保证与经义的天命统一,甚至也想到如何更改之前的《忆乡》。

    之前的《忆乡》主要在怀念家乡,充满留恋之情,但与天命统一后,可以利用记忆里的自然变迁来体现天命的不可扭转,反而更加让人觉得过去珍贵,怀念之意更加浓烈,可谓误打误撞,让此诗的水平更高一筹。

    于是,方运先重新改写《忆乡》。

    写完《忆乡》,方运提笔就要写策论,但却没有立刻下笔,反而在另一片空白的纸上认认真真书写。

    “此文恐引发异动,为防妖蛮众圣窥视,望三位圣人考官相助,方运感激不尽。”

    方运写完轻叹一声,自己这样写是诚心诚意,因为接下来要写的策论对整个圣元大陆的格局都有巨大的影响,至少也是镇国文章。但还没写出来就请众圣帮忙,必然会被误认为狂妄。

    为了避免妖蛮众圣发现,方运别无选择,只能提前提醒。

    倒峰山,圣院,众圣殿。

    三位考官坐在大殿深处,每个人的眼中都有无数光华变幻,最终定格在方运那页白纸上。

    左侧的老人的神色有细微的变化,似是不悦,但在刹那间恢复正常,之前的变化像是幻觉。

    右侧的老人拂须而笑,道:“勇气可嘉。”

    中间的蜀国半圣米奉典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江州文院中,方运向天空一拱手,然后提起笔,缓缓书写正文。

    “臣对:孟子曰天时地利人和,若无人和,便以天时地利胜。天有质而无形,可顺可逆。顺则五谷丰登,逆则遗祸无穷……”

    方运以孟子的名言“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展开,顺利过度到“天”,立刻与上一篇的经义高度统一,在顺逆方面也与孟子保持一致。

    但在接下来,方运没有逢迎孟子,而是用自己的理念阐述人可以掌控天地,因为还没有写到计策的细节,始终没有任何异象。

    阐述完自己的理念后,方运缓缓写下四个字,作为此篇策论的文胆和核心。

    人定胜天。

    四个字还不等写完,就见笔下的白纸黑字迅速变化,白纸泛光,黑字泛金,纸面下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拖着这页纸徐徐上浮。

    一阵阵悦耳动听的声音从字里行间涌出,好似是天道的力量在念诵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的异象还不等完全展现,一道浩然如山岳的力量自天而降,压制所有的异象,让这白纸黑字变得无比普通。

    方运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至少在短时间内不用怕妖蛮众圣探知。

    有了三位考官相助,方运抛掉所有的私心杂念,文思泉涌,飞快地书写策论。

    在方运的书写的过程中,众圣殿的三位半圣已经不在乎其余的考场,专心盯着方运的文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