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361章 维民所止
    直到中午,方运都没有下笔。

    此次诗词的题材要求很普通,除了几乎必考的“边塞类”,还有“乡景”“勤学”和“送别”共四类,同时规定了六韵。

    吃过午饭,方运才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写写画画,最后终于决定写一首乡景类,并以包刀为韵,写下《忆乡》。

    “河边伴青草……”

    写完《忆乡》,方运把诗词放好,在厚厚的试卷中一张一张翻,五页之后,拿出经义题目。

    方运仔细一看“维民所止”四字,脸上浮现一抹笑意,然后心中思索。

    这“维民所止”若是从字面上解释,就是人民居住的地方。出自《诗经?玄鸟》,整句为“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是说商朝国土辽阔,人民安居乐业。

    这四个字让方运想起华夏古国的典故。

    满清之时康熙、雍正和乾隆三帝为维护皇权,大兴文字狱,凡是稍加影射满清,就抄家问斩,共有近两百起大案,仅乾隆年间就发生了一百三十起。这些文字狱中,真有反心之人不足一成,九成乃是冤案。

    雍正年间,举人汪景祺曾撰文称年号带“正”的皇帝都不得善终,诅咒雍正和康熙,又与年羹尧勾结,结果被处死。

    汪景祺若因反清而恨康熙雍正,乃是堂堂正正的义士,但汪景祺纯粹是泄私愤,哪怕在开明的后世也属于诽谤。但之后的“维民所止案”则是冤案。

    汪景祺死后数年,江西学政查嗣庭出的经义试题中含“正”与“止”,犯了雍正的忌讳被严查,后被抄家问斩。

    后人为讥讽雍正,便借《诗经》的“维民所止”为经义题,因为“雍正”二字去掉头,就是“维”和“止”。

    方运想起清朝残酷的文字狱。又想到今日的圣元大陆,两个时代简直是两个极端。圣元大陆原本言论开放,但现在很多话已经不是言,而是骂,说话之人以伤人为目的,更有人暗中串联污蔑。

    方运早就知道,庆国武国人一直在散布有关自己的谣言,但一直不理解那些人为什么造谣,直到听李文鹰说过一句话才明白。

    “草观秀木,不见根深蒂固。恨其夺日月之光。虫鼠望象,不见四季奔忙,以为其争吞污物而巨。”

    方运突然一笑,想起庆国有一个“乌云文会”,意在“污方运”,若不是亲耳听到宗午德说,甚至见过他们写的污蔑之辞,根本不相信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卑劣之人。

    方运轻轻摇头,把所有杂念抛在脑后。专心解题。

    “维民所止表面之意是人族居住之所,内在之意是人民安居乐业,但《诗经》原文前后两句却涉及商朝疆域。这篇经义若要得上等,必然要明白出题半圣真正的用意。仅仅这一步,就足以把秀才分出高下。”

    “维民所止其意,若取下,则是人民安居;若取中。则是人族疆域永固,不为妖蛮侵略;若取上,则是人之所及皆为我人族疆域!先解其意。后破其题!”

    破题之法有六,明破、暗破、顺破、逆破、正破和反破。也分为破意、破句或破字。

    方运想了想,决定暗破其意,缓缓在草稿上写下破题之言。

    “天命在人,然天无尽也!”

    此句中以人代民,以天代止,是典型的暗破,而其中的“无尽”把“维民所止”前后两句的疆域都包容进去,但又没有跑题,因为破题的中心是“天命在人”。

    天命在人是说人乃天地间最优秀的生灵,那么人民自然应该安居乐业,而天地无尽,所以人可以在任何地方安居。

    大儒能感应祸福,至诚之心可以前知,而写完此句,方运只觉心中大定,仿佛冥冥中契合了一种圣道,心神、文胆、文宫等高度的统一,全身的力量在这一刻全被调动,才气快速燃烧,文胆的力量不断在文宫内震荡。

    方运看到,自己的文宫中竟然有无数金色大字飞舞,瞬间组成一篇众圣经典又瞬间消失,然后又组成新的圣文,不过眨眼间,所有众圣经典都在文宫中闪过。

    那些所读过的书籍化为无形的力量,让方运的神念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强大。

    破题之后就是接题。

    方运继续书写接题,进一步解释自己的破题。

    “夫天命者,以智论序,人为其上……”

    方运先解释人为什么得天命,然后再深入讨论怎样才能算安居乐业。

    方运先以自身为例,与杨玉环相依为命,贫寒心安,但有柳子诚出现,居所不安。然而等自己走出济县,到大源府直面柳子诚,居所反而安定。

    接着,方运又以孔子下四海上妖界为例,并进一步阐述自己经义的核心论点,认为既然人族天命在身,那就应该开疆扩土,以“无尽之天”保护“有尽之住所”,利用最彻底的方式让人族安居乐业。

    然后又引用孔子的名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来把“安居乐业”和“无尽之天”统一起来。

    这是经义,关注的是宏观大局,到此为止即可。若是写策论,方运就必须要细细写明人族如何在保护圣元大陆的同时,派遣优秀人才去征服古地等等。

    畅快地写完草稿,方运才发现一身是汗,衣服都湿透了,所有的汗水正缓缓地被龙珠的力量排开,但龙珠排水的速度极慢,那汗水如水银般沉重。

    方运低头看了看衣衫,心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之所尽,汗水成汞,每一滴汗水都蕴含着读书所得,那是精神和智慧的力量。

    方运用笔蘸了蘸墨汁,正要改稿,却发现身体虚弱无力,心中讶异,神入文宫,才发现自己的才气和文胆的力量几乎耗尽。

    方运大喜,文章若能消耗自身的才气和文胆,那就是典型的“近圣道”,普通的文章绝对不能让人消耗半分力量。

    “幸好我得五次才气灌顶,又有文胆代替才气,若是普通秀才写完这样的经义,至少大病三天,但三天之后则才气满溢,身体更壮。若是童生写出这种文章,最少会躺半年。在孔子之前的读书人体弱多病,被笑称手无缚鸡之力,就是因为全身的力量用在读书和写书上,没有才气弥补。”

    方运不再看草稿,而是大量喝水,吃了一些干粮后上床便睡。

    在科举中写文和平时练习完全不同,因为科举和圣道息息相关。

    平时练习只是学习圣道,科举则是触摸圣道!

    科举的试卷,都是思想与圣道交汇的产物。

    请圣言或诗词还好,而经义和策论的每一个字都要耗费更多的精力,这次又耗费了才气和文胆,方运一直睡到第二天早八点才清醒,足足睡了六个时辰。

    一觉醒来,方运吃完饭重新看自己的经义文章,发现竟然改无可改,这篇草稿完全可以当正式的文章。方运心中疑惑,于是仔细回忆,愕然发现一个问题。

    《忆乡》诗成于午后,用便宜的军中时间算,是下午三点左右,自己又思索了两刻钟,这《维民所止》不过千余字,按理说最多写到下午五点半就可写完。可在记忆中,写完经义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至少是晚七点半。

    “中间那一个时辰去哪儿了?”

    方运仔细回忆,恍然大悟,自己写完破题后,文宫中浮现所读的所有众圣经典,自己感觉不过一瞬间的事,但实际过了整整一个时辰。

    “真是奇妙。孔子曾经发奋读书,不知不觉发现自己老了,以前觉得只是一种比喻,可现在才明白,当年孔圣恐怕沉浸在圣道之中,甚至连时光都可能发生变化。”

    方运又摇摇头,总觉得孔子在封圣前做不到那种程度。

    方运没有大意,反复默读自己的《维民所止》经义卷,逐字逐句推敲,发现真的改无可改,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隐约明白了那瞬间过去的一个时辰是什么道理。

    “这篇经义若论层次,和秀才试的那篇《非礼之礼》应该相仿。不过《非礼之礼》中蕴含了这个时代不应该有的道理,所以引发异象。而这篇《维民所止》中的道理,众圣经典中已经出现,所以价值不如《非礼之礼》,故而没有引发异象。”

    方运心中欣慰,写完此文,自己的经义水平更进一步,说明这些天的努力没有白费。尤其是圣墟的磨砺,若是没有与十国举子交流,若是没有圣墟和妖族门庭的经历,不可能有如此深的感悟。

    方运心情舒畅,并没有直接去看后面的策论试题,而是去修改自己的诗。

    正改着,就见几个差役匆匆路过,不多时,差役抬着一个昏迷的秀才向外跑。

    考场处处有叹息。

    方运却是见怪不怪,秀才试的时候差不多是十多人出现状况,这举人试才过一天,就差不多有七八人出事。

    而之后的进士试堪称水深火热,因为进士试不仅考言,还考行,十分复杂,不是答完试卷就结束。

    科举乃是思想与圣道的碰撞交鸣,稍有不慎就可能心神受扰。

    还有两天的时间,方运决定用一上午来修改诗词,最后的一天半用来写策论。

    上午很快过去,方运见到二十余年轻的秀才主动离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