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347章 太古星河
    夜色渐深,天地贝中吃饱喝足的玉海城人心满意足散去,一些厨师伙计也进行最后的扫尾。

    方运所在的房间中,也已经出现四道大门,分别通往十字路口的四个方向,那些年老的文人相继离开。

    曾原陆续发布赌局的消息,在方运说出那番豪言壮语后,参与赌局的世家越来越少,最后定格在三十二家,成为当之无愧的千古第一赌局。此事一旦传开,其余家族和其他文人必然会纷纷效仿。

    房间里原本有六桌人,现在还剩四桌。

    曾原问:“方运,你要与亿万妖蛮赌,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曾兄可愿帮我传话?”

    “你只要说出赌的条件,我自然能做到。”曾原道。

    “好!我与亿万妖蛮赌的是,我能在三年之内写出十六首传世战诗词!我押我的命!妖皇不是想杀我吗?他敢不敢押他的命!妖蛮众圣不是想杀我吗?那就押他们的命!”

    “什么?三年?”

    “你这是要自杀吗?”

    “方运,你这是拿自己的性命当儿戏啊!”

    “三年?三十年、三百年都未必有十六首传世战诗词,你简直……”曾原气得说不出话来。

    李文鹰的神色一沉,低着头喝了一杯酒。

    其余人纷纷劝阻,方运却道:“我意已决,还望诸位成全。”

    众人都是知礼的读书人,一听方运都这么说了,知道再说下去反而惹人厌烦,便无人再劝。

    杨玉环低着头,右手紧紧攥着。

    曾原道:“那妖皇天不怕地不怕,或许敢跟你赌命,但妖蛮众圣不可能跟你赌命,他们终究是尊贵的半圣。”

    方运略一思索。道:“妖圣的命贵,那他们可以不押性命,条件改为,让他们押一条‘太古星河’!”

    “什么是太古星河?”董知府诧异地问。

    在场的人除了李文鹰和曾原,所有人都露出询问之意,连那些半圣世家的子弟也一样。

    “你从哪得知‘太古星河’?”曾原无比惊讶。

    小狐狸露出迷茫之色,目光闪了闪,然后懒洋洋闭上眼,死死按着要往上飞的小流星。

    “哦?曾兄听过太古星河之名?”方运问。

    曾原道:“我也仅仅是听过而已,具体是什么不清楚。只知道来头极大。”

    “那东西……来头的确极大。”方运微笑道。

    “到底是什么?”

    方运摇摇头,道:“说不了,说了你们也记不住。”

    李文鹰缓缓开口道:“三年前,我发现我的柜子里多出一张发旧的白纸。我查了许久,查到那纸应该是五年前我放在其中的。我这才记起,当年有人说哪怕详说太古星河我也记不住,说他自己再过两年也会忘记。当时我不信,甚至记在了纸上,但最终忘得一干二净。”

    “你能记住?”曾原问方运。

    “你猜。”方运微笑道。

    李文鹰点头道:“看来方运在圣墟所获不仅有可以看到的宝物。还有看不到的宝物,好。”

    “泄漏这秘密不会有杀身之祸吧?”董知府紧张地问。

    方运却笑道:“我们记不住写不下,不代表众圣也一样。这东西,众圣一定会亲笔记下。只不过我们的文位太低,没有资格去看罢了。知道有太古星河用处不大,有用的是太古星河本身。”

    “太古星河听着很特别,恐怕一共也没有多少。你要一条会不会太多了?”曾原道。

    “当然不可能是太古星河本体,我要的是支流,妖蛮众圣还是拿得出来的。”方运说完看了董知府一眼。

    董知府立时明白。看来这太古星河虽然珍贵,应该在妖蛮众圣承受范围内,换方运一条命值得,所以方运才要妖蛮众圣拿太古星河做赌注。

    曾原郑重道:“好!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我即刻遣人去妖山以舌绽春雷喊话,妖界众圣若派来使者,我让他们来找你。”

    李文鹰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传书一封给西圣阁,请他们在两界山的第一重城墙外喊话,一直喊,喊到妖蛮同意为止!”

    曾原道:“还是剑眉公大气!妖蛮众圣若是不答应,不仅会损伤妖蛮的士气,还会让我人族士气大振,一举两得!”

    方运郑重拱手道:“多谢李大人相助。”

    曾原心中疑惑,心道不对,这件事明明只是李文鹰顺手而为,方运怎么如此郑重?心思一转,恍然大悟。

    “剑眉公想得周全,不愧是我辈楷模!如此一来,两界山中方运大名必然久久传扬,激励我人族学子潜心向学。”曾原道。

    方运心中暗笑,曾原这个人虽然傲气,但终究是精明的商人,说话很讲究技巧。哪里是什么激励学子,就是扬自己文名,让两界山的人更接受自己,那里毕竟是人族重地,精英齐聚,只会诗词、会文斗还不能让两界山的人服气,但挑战众圣这种狂生之举,却很对那些人的胃口。

    曾原道:“根据以往的惯例,若妖蛮众圣答应,必然会委派重要妖族前来,请龙族见证,然后一起立天地大誓。不过,可要想清楚,妖族只要付出一定代价就可毁约,毕竟你只是普通举人,不是半圣,誓言的约束力量对你大,对他们小。”

    “我明白。对了,喊话的时候加一条,让他们以妖界之力封印‘太古星河’送给我,只要我胜,则太古星河的封印自动解除,若我败,则妖界收回太古星河。”

    李文鹰点点头。

    “这……他们不会答应吧?”曾原道。

    “他们会答应的,妖界若收回太古星河,人族拦不住,他们不担心。”

    “原来如此。”

    众人又聊了一刻钟,陆续离开,在李文鹰起身后,方运让杨玉环和奴奴回家,自己则随李文鹰离开。

    方运外放文胆之力隔绝两人和外界。边走边道:“李大人,这次众圣世家突然下重注,似乎很不寻常。我自然是这次赌局的主要因素,但必然还有别的原因在推动。不知大人可否指点一下学生。”

    “你现在贵为内阁行走,江州除了葛州牧和芦都督,所有人都要尊你为上司。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叫小阁老了。”李文鹰道。

    “大人谬贊了,只有四相之一才能称阁老,我还差得远。您成大儒后,会入京担任四相之一吗?”方运问。

    “不。京城是个大泥潭,不适合我。我怕一言不合在金銮殿上斩杀左相那奸贼。”

    方运想笑又不能笑,左相真要敢放肆,李文鹰真就敢在金銮殿上开杀戒,十国大学士或大儒众多,能做出这事的只有他李文鹰一人。

    “看来大人已经有了去处?”

    “还未有。跟那些大儒比,我还是年轻,所以需要外出磨砺。我现在还未选好去哪里,不出意外。镇狱海或荒城古地会是我的首选。”

    “那请大人小心。”方运道。

    李文鹰点点头,道:“关于你方才所说的众圣参赌,我也怀疑跟之前的事有关。前几日,文曲星照不落圣元大陆。众圣齐聚圣院商讨。就在你们离开圣墟前夕,万书拜月,应该是众圣调动了什么强大的文宝,而且还在半圣文宝之上。”

    方运想起那座镇死兵蛮圣的山。微微点了一下头。

    “之后不久,兵蛮圣陨落,五道血虹横空。是妖蛮众圣动怒的征兆。随后,圣院上空也出现天象变化,忽明忽暗,万里白云排空,那是只有众圣论道才能出现的异象。哪怕无人明说,但我们都清楚,众圣发生了分歧,甚至引动了部分圣道力量。”

    方运道:“也就是说,众圣有了争执,并且没有讨论出结果,正好赶上我这个赌局,所以一些世家趁机分高下?”

    “还不能确定,只能说可能性很大。”李文鹰道。

    方运点点头,道:“谢过剑眉公。”

    “你……已经猜到妖蛮众圣可能联手动用妖界之力毁灭你?”李文鹰问。

    “今日午间,我与董知府商谈过。”

    李文鹰长叹一声,道:“妖界力量太强,我人族……或许有抵挡一次的能力,但用过之后,可能保不住两界山。你……可明白?”

    “学生明白。”方运口中发苦。妖蛮众圣只能从两界山通过,两界山一旦失守,妖族就可长驱直入,圣元大陆必将沦陷。为了保护两界山,牺牲半圣都在所不惜,众圣不可能用保护两界山的力量来保一个举人。

    “众圣虽然不与你说,但恐怕一直在想办法,或许三年一过,众圣会想到保你之策。”李文鹰道。

    方运点点头,拿出一张纸,提笔唰唰写了一百多字,然后递给李文鹰,道:“大人若去镇狱海或两界山,我帮不了什么。对荒城古地,我因意外知道了一些东西,您若成大儒,这些东西或许对您有用。”

    李文鹰低头一看,道:“没想到你竟然也精通‘寻古’之学,我本以为只有古地之人才会研究。有了你的指点,我还是去荒城古地吧,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有所涉猎而已,算不得精通。”方运心道这跟寻古之学无关,纯粹是古妖传承里有涉及荒城古地的传承,那些东西对自己用处不大,不如先助李文鹰一臂之力。

    “我走的时候可能不会告知众人,就提前说一声告辞。”

    “那我预祝剑眉公满载而归。”方运知道李文鹰的习惯,每次要去特别危险的地方,都会悄然离去,见不得伤感的送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