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342 天下师
    宴会的其他人一起指责荀烨,但和曾原有所区别,不提荀家。

    随后,方运继续讲述圣墟的故事,把可以说部分都说了出来。

    这里许多人对圣墟都有所了解,像李文鹰甚至还进入过圣墟,但却没人进入过彗星长廊,都非常感兴趣。

    每当方运讲到诗词的时候,立刻有人用笔墨记下来。

    尤其是《风雨梦战》和《夜袭》两首传世举人战诗,引起众人极大的兴趣。

    “这……这两首战诗怎么还没放入圣庙?圣院的人在做什么!”董知府有些不满。

    李文鹰却笑道:“他前日回来,圣院总得准备一番吧?最多三日,这两首诗就会进入圣庙,供天下举人学习。方运之功劳,已经开始显现了,《石中箭》将大大增强我人族秀才的能力,而《风雨梦战》的那句‘铁马冰河入梦来’,有调动文胆的能力,填补了举人诗词不能文胆的空白,而此诗随着水的增多而增强,以后对水妖更轻松。”

    冯院君接口道:“剑眉公说的是。至于那首《夜袭》也一样,‘金带连环束战袍,马头冲雪过临洮。卷旗夜劫妖王帐,乱斩蛮兵缺宝刀’,此诗能化为强大的战将冲锋陷阵,不仅在举人诗中也是一绝,各文位的传世战诗词中,都没有此类诗,哪怕是两首全战诗也不具备冲锋之能,难以分类,只能称之为冲锋诗!方运自创新一类战斗诗,无论怎样,必上圣道!而那首《风雨梦战》不仅杀意惊天,诗人卧病却思报国的壮志更是惊人,此诗若不算战诗,仅仅凭借这报国之心,就可鸣州!”

    陈志陵冷笑道:“听说凶君遭了报应,分神被毁。受到重创,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不仅让方运创出《风雨梦战》这等文胆诗,更是毁掉蒙家押在他身上的一切赌注!在方运还未出圣墟时,我们家主就发话,断绝与蒙家的一切来往,若是有余力,不妨让蒙家人吃点苦头!现在不用我陈家人出马,他蒙家也要大吃苦头。”

    曾原点头道:“据说那些被蒙家欺辱的家族已经准备联名控诉蒙家种种恶行,要求蒙家赔偿。不久之后就会有结果,蒙家必然付出惨重的代价!”

    “凶君分神被毁。若无意外,此生无望大学士,除非蒙家有什么后手,或者……有人相助。”冯院君话语中有些怨气。

    众人神色微变,那“有人”二字改为“半圣”更合适。而凶君之所以能借用《吕氏春秋》的力量,背后必然有杂家人相助。

    “不谈凶君了,他那种卑劣之徒有什么好谈的?方运,你这《石中箭》《风雨梦战》和《夜袭》一出,天下的秀才举人无不学习。你可以算是他们的‘解惑老师’。以后那些人见到你,都可以称你为‘半师’或‘老师’,令人好生羡慕啊。”一人道。

    众人纷纷点头,这其中意义重大。

    董知府笑道:“你们说。以后方运去了京城的景国学宫,要与其他学宫文比文斗,对方先来一句‘老师手下留情’,那场面。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多人大笑。

    李文鹰道:“愿方运能写满一十六首传世战诗词。”

    满场皆惊。

    “这……李大人激励后辈用意是好的,但此话……有些过了。”曾原认真道。

    “董圣曾言,有人若能作传世战诗词十六首。当为天下师!”董知府认真看着李文鹰,哪怕他无比推崇方运,都觉得李文鹰的话太过了。

    “天下师乃半圣言,不能随意盖棺定论。”一位进士道。

    方运自然董圣就是董仲舒,这位儒家半圣在圣元大陆备受尊崇,但在华夏却备受非议,许多人总以为是他成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实际仔细观他一生,虽然曾给汉武帝进言,但备受汉武帝猜忌,并未真正掌实权。

    汉朝的文景之治和休养生息虽然被后世津津乐道,但实际却隐患重重,汉武帝继位后内外矛盾已经极为尖锐,之前的治国理念显然已经完全不适用汉朝,所以汉武帝锐意改革,取儒家之治国理念巩固皇权以安天下,并取得了成功。

    在华夏,罢黜百家被人曲解过,当时非儒家之人依旧在朝为官,最好的例子是马迁曾批评过儒家,但还是身居太史令,并没有因此获罪,只是因为出言为降臣李陵辩护而被宫刑。

    不过司马迁却是心中有沟壑之人,虽然批评儒家,但还是恪守史学家的操守,哪怕在儒家地位不如后世的汉朝,还在《史记》中把孔家列入“世家”之中。

    《史记》把历史人物分三个等次,最重要的位列“本纪”,都是帝王或近帝王,如秦始皇嬴政,如刘邦。而吕后和项羽算半个,司马迁特意解释两位有帝王之权却没有帝王之实。

    第二个等次,就是“世家”。世家多是“王侯”,能进“世家”的有两大类,一类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君或封王之人,第二类是汉朝的开国重臣,唯独孔子和这些人都不同,他仅仅当了几年的鲁国官员,连侯都算不上,更不要说公或王。

    第三等就是列传。

    春秋百家诸子可谓群星璀璨,但司马迁并没有把其余人列入世家,偏偏把把孔子奉为百家诸子之首,可见孔子的实际地位和影响有多么与众不同。

    “景仰”一词,就是语出司马迁借《诗经》的诗句来称赞孔子。

    方运思绪回转,发现宴会之人竟然争论起来。

    冯院君道:“读书人当志存高远,我等楷模就是孔圣,荀子更是说人人都可为明君尧舜,剑眉公愿方运为天下师,我觉得期待有些低了!”

    “此言差矣!方运现在需要的是磨练,而并非期待,这种行为已近揠苗助长!”一人道。

    李文鹰虽遭反对,但并不生气,其余读书人也没有觉得那人在冒犯李文鹰,因为他既没有心存歹念,也没有贬低污蔑,乃是读书人正常的辩论。

    “我对方运的称赞,方才你们也见到了,我甚至认为他将是景国下一位半圣!这样足以表明我之心迹,但我依然认为他不可能写出十六首战诗词。”

    四十余文人喝了酒,又逢特别的话题,立刻辩论起来,宴会进入**,方运发现自己竟然插不上嘴,干脆不说话。

    杨玉环低声问:“为什么是十六首?不是别的数字?”

    方运笑道:“你知道为什么前人把一斤定为十六两?”

    杨玉环摇摇头。

    方运道:“那是因为北斗七星、南斗六星和福禄寿三星之和为十六,董圣所言十六,就是暗合这十六颗星辰,因为再之上,就是文曲星。”

    “原来如此。”杨玉环恍然大悟。

    圣元大陆的星相因文曲独大,和华夏略有不同。

    杨玉环突然笑起来,方运顺着她目光看去,就见小狐狸站在他的腿上,前爪搭在桌边,小脑袋左看看右看看,亮闪闪的眼睛中满是喜色,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不断地摇晃。

    桌上的饭菜竟然丝毫无法吸引它。

    方运笑着递给它爱吃的虾仁,它张口咬着,却不咀嚼,而是目不转睛看着正在帮方运说话的冯院君,然后突然用小爪子抓着嘴里的虾仁,递向冯院君。

    “嘤嘤!”小狐狸努力把小短腿伸向冯院君。

    方运大笑,杨玉环在露出牙齿的一瞬间伸出手,掩嘴而笑。

    冯院君笑着接过虾仁,举在半空道:“白狐赠虾乃是吉兆!方运必可作传世战诗词十六首!”

    “嘤嘤!”小狐狸用力点头。

    “信口雌黄,古书中哪有什么白狐赠虾的吉兆!”董知府笑骂。

    “今日便是吉兆!等方运成天下师,白狐赠虾必然随之传天下,我与小狐狸必然青史留名!”

    小狐狸突然兴奋得不得了,两只前爪像人那样拍着祝贺,惹得一帮中年男人都被它的举动逗笑,连李文鹰也不例外。

    一时间,奴奴成了本次宴会的主角。

    董知府笑道:“我女儿曾见过此狐,最是喜欢,那我就改弦更张,为了小狐狸支持方运。”

    小狐狸竟然两爪抱拳,人模人样地向董知府拱手作揖,再度惹得众人大笑。

    一旁的小流星呆了一会儿,左晃晃,右晃晃,然后上下晃,终于发现自己没办法像小狐狸一样拱手。

    小狐狸转过身,用小爪子指了指董知府,又高高仰起头骄傲地指了指自己。

    方运笑道:“对!你帮我争取了一人,有大功!我应该谢谢你。”说完两手合拢抱住奴奴,轻轻摇晃着。

    小狐狸眼睛眯成一条缝,开心地笑着。

    曾原摇头笑道:“董知府你文胆不坚,竟然投降叛变,可惜啊!这里是你们景国,我们必然争不过你们,此事就不争了。”

    冯院君却道:“什么叫这是景国你们才争不过我们?剑眉公说的事实!我记得当年你与曾家负责经商的大掌柜对赌,说你用十万两银子一年可赚五十万,最后远远超出,现在却没当年的豪气,输了却不认账!”

    曾原目光一变,似是漫不经心看了冯院君一眼,手里把玩着白玉酒杯,微笑道:“冯大人,你可不要激我!我曾原坐到今天的位置,是从数不清的曾家人手中争过来的!你可以怀疑我学问,但不能怀疑我的眼光,更不能说我赖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