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334章 口是心非
    奴奴一开始并不在意大兔子,但大兔子一直看它。它骄傲地昂起头,冷冷地看着大兔子,隐隐有女王般的威仪。

    大兔子却好像看到了什么,如同惊弓之鸟吓了一跳,急忙缩回李繁铭身后,然后站直身子,用爪子揪着李繁铭的衣袍。

    李繁铭低头一看,大兔子急忙指着奴奴,眼中隐隐有惧意。

    李繁铭白了大兔子一眼,一巴掌拍在它的脑袋上,低声道:“去跟小狐狸好好玩,我们有正事,再淘气不给你萝卜吃!”

    大兔子欲哭无泪,四处观察,急忙窜到方运面前,它要让这个最懂自己的人知道,那只狐狸真可怕,吓死兔子了。

    方运摸了摸大兔子的头,继续跟其他人聊天。

    大兔子没想到世上最懂自己的人也不帮自己,感觉天都塌了,然后偷偷看了一眼小狐狸,小狐狸轻轻一笑,但大兔子却遍体生寒,缓缓后退。

    但是,奴奴伸出右爪,对着大兔子勾勾手,示意大兔子过来。

    大兔子用爪子指了指自己,好像在问你让我过去?

    奴奴点点头。

    大兔子摇摇头。

    奴奴收敛笑容,再一次展现女王般的威仪。

    大兔子吓得腿都软了,趴在地上抖了好一阵,才不情愿地慢慢走到奴奴面前。

    小狐狸露出一副这样才乖的样子,然后一指在院子里飞行的小流星,示意一起去抓。

    大兔子长长送了口气,立刻像哈巴狗一样,用力点头表示一切听从女王大人指挥。

    小狐狸满意一笑,率先冲出院子,大兔子紧随其后,眼中的惧色却始终没有消散,不时回头看一眼李繁铭,好像在说:咱们回家吧。这里好可怕。

    屋外的院子里,狐狸和兔子追逐流星,屋里,众人高谈阔论。

    众人来方运这里,本就只是顺道看看,但因为《文报》增刊的事情闹得很大,而昨夜太晚聊得不够尽兴。众人兴趣高涨,聊着聊着就聊成了文会。

    众人反复研究探讨昨夜文斗过程,不仅从文斗本身,还从诗词琴棋等各道深入讨论。方运极少参与这种文会,想要学到更多,所以在这个文会上非常活跃。

    在讨论内容的广度和深度上。方运都要超过这些人,但在某些细节上却有严重的缺失甚至空白,这是寒门弟子无法避免的问题,只能靠时间来弥补。

    等讨论完了文斗,又开始讨论民心。

    国运的基础是民心,能得民心,便能在不知不觉间影响国运。而国运虽然不如才气、天地元气那样有非常明显直接的作用,但也有其威力,尤其是守护国土的时候,国运是足以反败为胜的力量。

    而一旦国运达到巅峰,开始开疆扩土,征战时候也会得到国运相助。

    当年妖蛮两圣偷袭陈观海,陈观海就是凭借景国国运与两圣周旋,坚持到了圣院的救援。

    从那一战之后。景国每况愈下,有人说陈观海在透支景国国运,但景国人大都没有指责陈观海,甚至不认为会影响景国的力量。

    不多时,文会的众举人达成共识,方运此次文斗一州,不仅遏止了景国国运衰退。甚至能让景国国运至少增长一成。

    门外的玉海城人之所以来给方运送礼,真正的原因是他们看到了希望,有了信心,希望方运可以让他们彻底摆脱庆国的打压。让景国崛起。

    众举人讨论完民心,又开始讨论猎杀榜,接着就是谈举人试和进士试,并说了许多在举人试中应该注意的地方,供方运参考。

    “方运,此次举人试,我建议你低调一些,不可太过张扬。”颜域空道。

    方运心中暗想莫非这些人知道上次秀才试发生的事情了。

    众人相互看了看,李繁铭道:“其实也不用藏着掖着,我们这些世家子弟有可靠的信息来源,很多事情都可以猜个大概。六月你参与秀才试的时候,玉海城上空昼夜变幻,来玉海监考的耿巡察死亡,偏偏耿巡察针对你,第二天史君去那里取东西,圣院大儒又得一卷好经义。这些联系起来,我们就怀疑你写出惊天的经义,不过那时候那时候认为是你的可能性很低。可是现在,我们亲眼见过你在圣墟的实力,若还猜不出那篇经义出自你手,那真是白活了。”

    方运一听,无奈一笑,这件事当时闹得太大了,别人可能猜不到,但这些十佳弟子必然能顺藤摸瓜,看出一些东西。

    “这件事,似乎有半圣下了封口令,不过事到如今,也没必要封了。毕竟封口令是怕妖族杀你,但现在妖族已经对你百血悬赏,有些事瞒着和不瞒,其实毫无区别。域空,你继续说你的。”马雄道。

    颜域空点了一下头,道:“你文斗一州,彻底压下荀家,或许以后荀家会解除所谓的调查,让你入圣院,但短时间内绝无可能。所以,我建议你平平静静考完举人,然后悄悄去景国的京城,进入景国学宫深造,并为十二月的进士试做准备。一旦你考上进士,便可不需要太过低调小心。”

    “好,这一次我举人试我尽量求稳。”方运道。

    李繁铭却道:“域空,你忘记一件事。举人试后,方运要二次上书山!到了那时候,他就得到六次才气洗礼,我们都等着他闯过第六山,他可不能低调。”

    “且不说举人闯书山有多难,就算他闯了过去,也可以像以前一样不承认,这点方运必然能做到。”颜域空道。

    方运道:“书山中,第三山的文心是奋笔疾书,而第六山的文心,应该是‘口是心非’吧?”

    “对,就是口是心非。文心不能直接杀敌,但和其他的力量配合起来,却能发挥不可思议的力量。这口是心非最能惑敌。我曾见过两位天才进士文斗,一开始两人的出口成章都是很普通的战诗词,哪知到了第二句,两人的战诗词一起变化。”

    方运道:“我知道口是心非能让人掩饰自己的诗句,比如我明明想以《石中箭》出手,用了口是心非,那么别人听到我念诵的诗句可能是《易水寒》,但这种掩饰似乎对妖蛮无用,这个文心难道对外用处不大。”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下品口是心非是弄虚作假,但中品的口是心非,有转诗之功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