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324章 荀执星
    方运不由得想起《史记?天官书》中的一句话:轸南众星曰天库楼;库有五车。

    史书上的五车,就是指白虎七宿中的五车星官,在传说中,这五颗星辰分别代表上古五帝的车场。

    而白虎七宿主杀伐,五车星中的任何一颗星力降临,都非比寻常。

    方运想通星力来源,检查才气,黑雾大将从出现到离开不过短短三息,消耗的才气极少。

    “对付一个举人,还不需要动用雾蝶。”方运扫了一眼荀综的尸体,看向荀家众人。

    “下一个。”

    方运说出的这三个字无比简单,却让一众荀家人背后发冷,谁敢当下一个无头荀综?

    几个荀家人急忙跑来给荀综收尸,那个荀家医生也在其中,路过方运的时候嘀咕一句:“医家大学士来了也没用啊。”

    盛州牧阴着脸走过来,道:“方运,你未免太狠毒了!不过文斗,竟然下如此重手。”

    方运却看着盛州牧,没有说话。

    就在此时,墨杉突然拿出留声海螺,辅以舌绽春雷的力量,让之前方运与荀综的对话传遍全城,让众人知道方运本不想文斗战曲,而且文斗之前甚至警告过,但荀综不仅不听,还自认为能胜过方运。

    方运静静地站在那里,一个字都不屑说

    盛州牧深吸一口气,胸口起伏,最终道:“第九场,开始!”

    方运立刻看向走过来的年轻人。

    方运心知这人必然有不凡之处,甚至极可能是荀家重点培养的天才,于是仔细观察。

    这人和那个举人力士有共同点,高大,皮肤因不经常被阳光照射而显得白皙,身上的伤痕多,看样子同样是十寒古地的人。

    这人的神态有些憨厚木讷。但是一双眼睛却灵性十足,仿佛漫天的星光都聚集在他的双眼中。

    “荀执星,见过方镇国。”荀执星说着弯腰作揖,礼节做足。

    方运同样回礼问候。

    荀执星虽然一副憨厚的模样,却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有些傻呆呆的,他木然看着方运,道:“我诗词不如你,文胆也不如你,但才气比一般人强一些。我与你比才气。”

    “那便比才气。”方运道。

    “我在十寒古地生活多年,最喜风,所以我会以才气化为风攻击你,请多多指教。”荀执星再一次拱手。

    “客气。巽为风,属木,而金克木,我会以才气化剑应对。”方运发现所有与自己文斗的荀家人中,唯独这人不一样,不知是因为他这人长得憨厚木讷的缘故。还是这人真的没有敌意。

    “请。”

    “请。”

    随后,圣庙的光罩笼罩两人。

    才气本无形,不能像文胆那样直接形成力量,但在圣庙的帮助下。才气便可直接化为外放的力量,或形成才气冲击,或形成才气化形,除此之外。才气必须要靠天地元力转化成战诗词等力量才能发挥作用。

    文斗才气不需要笔墨,两人空手而立,相距五丈远。荀执星眨了一下眼,眼中更加明亮,随后体内一寸高的才气涌出,在圣庙力量的帮助下,化为青色的龙卷风。

    普通举人的一寸才气能化的龙卷风也就四五层楼高,但荀执星的才气龙卷风竟然超过二十层楼高,而且无比粗大,散发着一种风中王者、毁天灭地的威势。

    “才气如水!”许多人失声叫起来。

    “我庆国有救了!不愧是荀家的天才,不愧是第九场出现的压轴人物!可以提前说方运文斗一州失败了。”

    “不愧是十寒古地出来的天才,此人必然是在古地中有大奇遇,从而让才气凝练如此强大。连许多大学士都只是才气如雾,他在举人时就才气如水,等成大学士必然震惊一方。”

    李繁铭很不喜欢庆国人一副马上就要胜利的样子,道:“方运连文胆都那么强,未必不能才气如水。”

    “方运的才气化剑出来了,看气势的确不错,但,好像与荀执星的不相上下。”

    李繁铭急忙看去。

    就见方运身前悬浮着一把三尺青锋剑,剑身明亮,剑光如月,剑刃锋利得仿佛能划破一切。

    方运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捡上,而是惊讶地看着荀执星的才气龙卷风,感受到一种奇特的力量蕴含在其中,十分强大。

    若是再过两个月,完全消化圣墟所获和文曲星照,方运有十足的信心击溃荀执星的才气龙卷风,但现在自己刚出圣墟,太多的力量没有消化完毕,根本不能跟这个锤炼了至少十年才气的天才相比。

    方运脑海中闪过古妖传承的画面,道:“荀兄可曾见过一种蓝色钻石,钻石中有许多星辰似的光点?”

    荀执星露出少许好奇之色,道:“我年少捡过一颗你说的漂亮石头,很是喜欢,戴在身上睡觉,然后就……恩师告诫我不能说。”

    方运却微笑道:“无妨,这世间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的人并不多,不过我恭喜荀兄,能得此物,半圣可期。你现在才是举人,无法发挥其中的力量,随着你文位的提高,此物会给予你更强的力量。”

    “你就算这么说,我还是想赢你。”荀执星的语气很坚定,但卷向方运的龙卷风稍稍减慢。

    方运却摇摇头,道:“以后我能胜你,但今日,你我最多是平局,我输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你那……物太过神奇。”

    荀执星眼中闪过愧疚之色,道:“抱歉,我凭借外物赢了你。”

    方运坦然道:“原本的确是外物,但已经与你融为一体,成为你自身力量的一部分,已经不是外物,这便是我人族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我若输,则心服口服。请接好我最后一剑。”

    庆国人无比高兴,欢呼起来,看样子荀执星赢定了,方运文斗一州要失败。

    不过,许多庆国人高兴之余也放弃国家之间的隔阂,纷纷称赞方运。

    一位庆国举人道:“看看人家方运,明明要输了,既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不战而降,不说别的,就说坦然承受失败的气度,真的把荀家人压了下去。以后谁说方运文压一州,我也会如现在方运一样,心服口服。”

    “这荀执星的才气或许冠绝举人,但加上才华、文胆等个方面,就远远不如方运了,方运虽败犹荣。”

    “的确称得上虽败犹荣。”

    方运平复心绪,闭上眼,又很快睁开眼,两轮满月出现在他的眼中,他的才气之剑如一道银色闪电,直击荀执星的才气龙卷风。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