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305章 座右铭
    临近鲁桓公庙,众人下了马车,在一片绿树掩映的街道行走。这里被曲阜的当地人称为鲁庙街,多位鲁国国君的宗庙都设在这里。

    由于年代久远,这片地区已经被封闭,没有孔家的手令,不得入内。

    在春秋初期,鲁国位属强国,鲁桓公曾多次攻打其他国家,之后逐渐衰弱。鲁桓公庙建成的时候,孔子并未成圣,但因孔子曾率弟子游鲁桓公庙,让此庙意义非凡。

    不多时,众人来到鲁桓公庙前,这座祭祀鲁桓公的宗庙极小,方圆不足三十丈,还不如一处军营校场。宗庙的建筑破旧低矮,由粗糙的石头搭建,若不是有孔家的力量庇护,这鲁桓公庙早就倒塌。

    不过众人熟知历史,并不觉得失望,因为春秋时期的人族在各方面都不如现在,当时的国君的住所或宗庙还不如现在一些名门大户。

    方运扫视跟来的孔家人,发现他们的神情有些复杂,心中了然。

    鲁桓公薨后,长子成为国君鲁庄公,而另外三个儿子被他们的兄长封为卿,史称三桓,为日后鲁国衰败埋下了隐患。

    当年孔子成为鲁国的大司寇,堪称群臣之首,但因鲁定公不理朝政,三桓之一的季氏又在祭祀时轻待孔子而鲁定公不闻不问,孔子对鲁定公失望,辞掉了大司寇的职位,丝毫不留恋权位。

    孔子封圣后不在乎当年的事,但孔子的子孙却对鲁国国君一脉不满,以至于后来孔圣闭关的时候鲁国破灭,孔家人也并没有伸出援手,只是把曲阜等周边的地区划为孔家之地。

    众人陆续进入不起眼的鲁桓公庙内,无人敢大声喧哗,每个人恭恭敬敬。

    在守庙人的带领下,众人进入鲁桓公庙的正殿。在正殿右侧有一件器物。

    “那就是歌器。”守庙人带人走过去。

    方运在书上见过,歌器又叫欹器,欹音同“七”,是斜的意思。

    方运仔细观察,那是一件铜器,像是被固定在架子上的铜瓶,里面是空的,差不多是呈四十五度角斜向上,一动不动。

    守庙人拎着一桶水走过去,道:“此歌器若空。则倾斜。”说着,守庙人伸手去拨弄歌器,把歌器摆正,手一离开,歌器立刻回到倾斜的位置。

    “若注入适量的水,则歌器可直立。”守庙人说着,缓缓向里面倒水,随着水逐渐增多,歌器最后直立起来。此刻里面的水已经注入一半,守庙人停下。

    “若继续把水注满,则歌器会向另一侧倾斜。”说着,守庙人把所有的水倒入歌器中。

    歌器一满。立刻向另一侧倾斜,里面的水全倒了出来,最后又回返到这一侧,和往常一样倾斜。

    “这就是孔圣所言: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没有水的时候是倾斜的,有了适量的水则可摆正。一旦水满则翻倒。”

    随后,守庙人又缓缓背诵那段“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他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似乎带动歌器,形成了一种奇特的韵律,让每一个人都不自觉地恭恭敬敬听完。

    众人纷纷点头向守庙人致谢,感谢他代孔圣教导中庸之道。

    方运感觉观完歌器,自己对中庸之道和一些相关方面的理解有所进步,虽然进步不是特别明显,但也是一种好处。

    很快,方运意识到,这歌器里恐怕蕴藏着孔圣的力量,哪怕时隔多年,也如同孔圣亲自指点学生,听圣人之言,如沐春风,自然而然学到更多。

    守庙人道:“你们都知文人有‘座右铭’,而这歌器就是座右之器,座右铭一词的起源,就是这歌器。”

    众人纷纷点头,这种事他们还是知道的。

    “按照惯例,凡是第一次来拜鲁桓公庙之人,必须留下一篇座右铭,以此来证自己心中至诚,听歌器之音如听孔圣之言。笔墨桌案已经安排好,你们可立即书写。”

    “是。”众人向守庙人行礼。

    众人陆续离开房间,来到鲁桓公庙的院子里,孔家人已经在这里摆了三张桌子,上面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众人看向方运。

    “你们先来吧,让我思索片刻。”

    方运说完,低头思考。这时的座右铭和后世的不一样,后世的座右铭基本都是一句话,简单而有力,现在的座右铭实际还在“铭文”之列,属于文章,篇幅再小也在百字左右,如《陋室铭》。

    不过《陋室铭》是明志,而座右铭的作用是用来警戒自己。

    “方运既然能写出《陋室铭》,必然也能写好座右铭。我以前来过这里,就不写了。你们要写的快点写,别等到时候方运写完了没机会写!”宗午德至今忘不了自己被方运文名重压的悲惨经历。

    荀烨立刻道:“此言大善!方运之座右铭必然力压我等,或许能冠绝历代的鲁桓公庙座右铭。”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荀烨,荀烨的这话看似在夸方运,但却有很明显的捧杀之意,力压在场众人方运可以做到,但要说冠绝历代,那不知道会让方运得罪多少人。

    孔德论的面色阴沉,缓缓道:“荀烨,这里是我孔家之地,也是孔圣曾亲临之地,你若再敢放肆,我必将你当场诛杀于此,以正我孔家之礼!”

    众人暗暗羡慕,也只有孔家人才有这种底气。

    “唉,你们又误会了,好,我闭嘴。”荀烨摇头叹气。

    众圣世家子弟以前大都来过这里,所以最出色的那一些人都没有写座右铭,除了方运,一共有十二人在此写下座右铭。

    等最后一人写完,众人看着方运。

    方运见众人看着自己,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走到一张桌子后,拿起笔,并没有立即书写,而是看了一眼荀烨。

    荀烨面带微笑,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敌意。

    方运的目光扫过圣墟众人,缓缓道:“此番圣墟之行,我感慨良多。我本以为无论圣墟内外,文人如一,不应被外物动摇本心,但没想到我高估了一些人,险些死于圣墟。今日便以诚敬和忠恕为题写一篇座右铭,警示自我。”

    方运说完,提笔缓缓书写。

    “出门如宾,承事如祭。以是存之,敢有失坠?”

    这前四句一出,众人急忙向方运身后走去,认真观看,这几句是说,出门要如同恭谨的客人,做事要如同祭祀一样认真,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一切,怎么会有错误和疏漏?

    众人知道方运把出门比作入圣墟,不仅不能放纵,反而更要谨慎对待。

    之后,方运写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是《论语》中孔圣之言,在警句中经常出现,最适合摘录入座右铭中。

    到这里为止,都是朱熹的《敬恕斋铭》的内容,但之后的内容并不适用,所以后面方运完全按照自己的所感所悟来写。

    方运用圣墟中的遭遇为论据,再辅以古代圣人之言行,阐发读书人若要获得更高的思想境界,获得更高的文位,必须要始终如一,不可无端害人。

    写到最后,方运突然笔锋一变,最后的几行字如利剑一般直跃纸面,刺向众人。

    “唯敬唯恕,推己及人。敬恕不行,以敌视之。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最后八字同样引用孔圣之言。

    众人愕然,方运的前面和中间写的都很中庸,可最后四句,竟然直抒胸臆,若是自己用诚敬忠恕对待别人行不通,换来的是别人的加害,那必将视其为敌人,利用自己的手段来报复。

    方运写敬恕,竟然写得杀气腾腾,众人无不震惊,但那些亲历圣墟,亲眼见到方运被毒害的人却轻声一叹,方运的确有理由这么写。

    突然,歌器长鸣,洗涤众人文胆。

    众人无比欣喜,但欣喜之后是疑惑不解,不明白方运为何引发歌器长鸣。

    “历史上歌器长鸣不过区区十数次,每一次引发之人都有大成就,此文哪一句可引发歌器长鸣?”

    那守庙人缓缓道:“立意!没想到这个说‘性本善’之人却最能体会荀圣之意。”

    荀烨先是一愣,随后脸上浮现惊色。

    守庙人缓缓道:“《荀子》中记载,孔圣与弟子观歌器后,子路问:‘人有可能保持盈满的方法吗?’孔圣回答:‘功盖天下,就要谦逊。勇冠天下,就要谨慎。富甲天下,就要节俭。这样就能保持盈满。’方运此篇座右铭,前文字字敬恕,敬恕做足了又如何?以勇武奋进之道来维护自己的敬恕!这才是领会孔圣和荀圣之意啊!”

    众人都是熟读《荀子》之人,恍然大悟。

    颜域空接口道:“方运对众圣经典的理解,已经不下于一国进士。方运的前文宽恕,对应‘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讲敬恕,讲中庸,可下面的‘以敌视之’和‘以直报怨’,对应的恰好是‘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的后文,孔圣诛少正卯!”

    李繁铭不由自主说出《荀子》中‘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故事后面的一句:“孔子为鲁摄相,朝七日而诛少正卯!”

    咔嚓……

    文胆裂开之声。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荀烨双手抱头,面容扭曲,死死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方运用《荀子》之意,笔碎荀子之后裔!

    ps:国庆快乐!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