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67章 追踪流星
    方运仔细观察,这四次长廊不见斗极、鹰炎和龙岭三大圣子的踪影,心道不愧是妖族中最出色的三个妖将,这落星桥和雪崩坡不一样,实力足够的话可以迅速跑过,而雪崩坡却只能一步一步向上攀爬。

    方运记得在他们之前爬过雪崩坡的妖蛮大概有五十多,除了血妖蛮的八个圣子,还有五个星妖蛮的圣子,而星妖蛮的圣子实力明显稍差,剩下的就是圣族妖蛮和一些随从,可现在第四长廊的桥头只站着二十余妖蛮,还有十多个妖蛮正在落星桥上前行。

    这说明已经死了十多头妖蛮。

    这些妖蛮都是各族的精锐,都是将来必然成妖王的天才,连它们都死了,这让方运心头无比沉重。

    桥上的妖蛮分散在各处,而一头虎妖圣子站在最前面,距离落星桥尽头只有半里。

    那虎妖圣子站在那里迟迟不动,他周身气血如火,阻挡流星下落形成的冲击波,不过却没有流星直接砸中他。

    在虎妖圣子的脚下,方运发现有一层极淡的寒气,若不是得文曲五动和文曲星照,根本看不清那寒气。

    方运记得在雪崩坡上见过这个虎妖圣子,实力很强,以它的速度可以在短时间冲过去,而且虎妖圣子有祖灵,实力只可能比想象中更强,他站在那里不动必然有古怪。

    祖灵是妖族激发上古血脉而形成的力量,相当于人族的文胆。但一般妖蛮只有到妖侯才有祖灵,而圣族妖蛮则在妖帅就可以获得祖灵。最优秀的一些妖蛮还只是妖蛮将的时候就能拥有祖灵。

    妖蛮用气血不断喂养自己的祖灵,随着祖灵源源不断壮大,从而可为妖蛮带来强大的力量,在封圣的时候,妖蛮会吃掉祖灵,彻底化为自己的力量。

    方运一边留心观察这头虎妖圣子,一边听第四长廊门口众妖蛮谈话。

    刚来到第四长廊的举人们站在原地,看着一颗颗的流星坠落。听着流星高速飞行时的刺耳爆鸣声,感受流星与空气摩擦而形成的火焰的热度,许久无语。

    流星的速度太快了,一眨眼就飞过数里甚至数十里,若是从正前方飞来还好说,可全是从上方飞落,根本无从推算轨迹。

    方运心里正想着对策。就见那虎妖圣子动了,它身后浮现一头血影虎头,那虎头仰天一吼,无形的力量注入虎妖圣子的体内。虎妖圣子立刻以恐怖的速度向前奔跑,它每一次落地,踩踏冰桥的声音都犹如震天响的巨鼓。

    每个人都觉得此刻的虎妖圣子如同一头气吞山河的凶兽。哪怕是一座山也会被他撞碎。

    突然,一颗人头大的流星从天空出现,几乎眨眼间就出现在冰桥上空。

    众人还记得那头圣族象妖就是被这么大的流星杀死的,哪怕虎妖圣子远强于那头象妖将,被流星击中也必死无疑。

    随后方运呆住了。那颗流星不是坠落而是在追击,竟然在瞄着虎妖圣子追踪撞击。

    眼看流星就要击中。那虎妖圣子突然猛地后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后跃了十丈,随后那颗流星击中冰桥,和碎冰一起掉落下去。

    流星击中冰桥形成无形的冲击波,把虎妖圣子周身的气血吹得如风中的烛火一样无比暗淡。

    方运本以为虎妖圣子过了这一关,会放松下来,哪知它猛地加速,跳过流星撞击冰桥形成的大洞,继续发足狂奔。

    突然,一团火球自下而上从大洞里飞出来。

    “还是那颗流星!不过小了一半。”一人低声道。

    方运死死地盯着那流星,就见那虎妖圣子身后的虎首祖灵突然迎向流星,而虎妖圣子继续向前奔跑。

    “轰……”

    虎首祖灵和流星相撞,形成强劲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席卷,虎妖圣子的身体被击中,哇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奔跑。

    流星和虎首祖灵对撞形成的尘埃散尽,一颗鸡蛋大小的流星再次撞向虎妖圣子。

    虎妖圣子突然转身,就见他全身的气血火焰全部涌入右前腿中,右前腿突然膨胀足足两圈,最后它大吼着猛扑向小流星。

    虎妖圣子的右前爪携带撕天裂地之势击中流星。

    “砰……”

    巨声响起,就见那流星如同碎肉机关一样,先是粉碎虎妖圣子的左前爪,然后一路势如破竹,最后把虎妖圣子的整条右前腿粉碎,但流星自身的力量也被耗尽。

    随后虎妖圣子张口大吼一声,大量的气血如火焰从口中喷出,把最后的流星冲成碎末。

    虎妖圣子狂笑一声,用三条腿一瘸一拐地行走,离开冰桥桥面,最后进入一道光门,正式通过第四长廊。

    许多妖蛮欢呼起来,为虎妖圣子祝贺。

    “这第四长廊,不可能通过。”宗午德看着虎妖圣子离去的地方道。

    “我等诗词形成的力量在流星面前不堪一击。”

    “除非谁说有技巧前去,否则我死也不会过这第四长廊,你们先想办法,我在一旁坐着等结果!”李繁铭甚至都不上冰桥,在桥下的平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然后开始喂兔子萝卜。

    大兔子比进圣墟前又壮了一圈,兔毛溜光水滑,显然也得到星力的滋养。

    李繁铭摸着兔子的耳朵,笑道:“这一身皮毛,扒下来至少能卖上千两银子。”

    大兔子没好气瞪了李繁铭一眼,抢过萝卜背着李繁铭吃起来。

    而其余举人却没有放弃,仔细观察第四长廊,这流星不像雪崩是从头到尾覆盖所有的路面,一直有安全的地方,除了最后半里的那颗流星有用神奇的追踪能力,其余的流星都没有改变方向,只要判断的对,反应好,速度快,再加上运气好,就有机会过去。

    宗午德突然道:“德论兄,那位孔家之龙,不是凭自己的力量通过彗星长廊的吧?”

    孔德论愣了一下,好像在脑中组织语言,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们孔家家大业大,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总有人得到不可思议的东西。”

    众人没有质疑,因为当年孔圣做了什么至今是一个谜,他在闭关前去了什么地方、在闭关后和临死前又做过什么,都是谜。

    以孔子当年的实力,随便去古地搜刮一圈,就足够孔家人世世代代富可敌国。

    “方师,您对这落星桥有什么看法?”

    方运没有回答,而是仔细观察冰桥的桥面,他离得远无法感受到上面的寒气,于是向前走,走到桥上,熟悉的寒意立刻出现,比第一和第三长廊的寒意更强,不过对他来说构不成任何威胁。

    众人也发觉了冰桥的寒意,纷纷上桥感受又纷纷下来。

    “冰火两重天啊。”

    “那流星的威力大得有些不可思议,那么点的石头就把一头妖象拦腰截断,连虎妖圣子都无法抵挡,我们怎么可能通过?”

    “是啊,太不合情理了。”

    方运无奈道:“你们错了,一颗人头大的流星高速落下来的力量,非常之强,强到不弱于妖王全力一击,那虎妖圣子若不是让流星打空消耗大部分力量,早就死了。”

    “你对天文有研究?”颜域空问。

    “略知一二。”方运很想说人头大的流星高速下落所产生的冲击力,相当于一颗微型核弹爆炸,但没办法向他们解释。

    “你能否简单说说。”

    方运思索片刻,道:“你们知道,一支普通的箭射来,只能深入一个人的血肉里,对吧?”

    众人点头。

    “但是,若是一头妖帅用强弓射出那支箭,足以在人的身上留下一个大洞,并把那人带得连连后退,这没问题吧?”

    “我见过妖族强弓强箭的力量,射中人后不仅仅是后退,甚至还把人射的倒飞出去。”孙乃勇道。

    “若是更大力量的人射出那箭矢,让箭矢的速度达到更高,那么箭所携带的力量就足以把人拦腰打断。”方运道。

    孙乃勇道:“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在一次战斗中,一头妖王突然投出一支长矛,就把一个士兵打成两段。”

    “原来如此。不过,怎么应对这流星?”

    颜域空看了方运一眼,轻咳一声,道:“我只说一下我的看法。彗星长廊是妖祖挑选弟子的地方,不是杀人的地方,而这流星的力量太强了,强到连三大圣子迎面对上也必死无疑。所以,我相信这落星桥一定有特别的方法可通过。方运,我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大家群策群力,你们先考虑,我去一旁看看。”

    方运说着走到僻静的地方,静静地观察落星桥,观察那些妖蛮,心中不断思索,希望可以找到过桥之法。

    “要想过桥,必须要推算出流星的落点,那些妖族可以瞬间爆发极快的速度,但人族却没有那么强的爆发力,若是不能预测出流星落地,必死无疑。”

    “其次,那虎妖圣子之前在那里站了许久也没有被流星正面撞击,说明桥上有相对安全的地点。”

    “流星的威力不仅没有特别强,恰恰相反,在落到桥面的时候,只打破很小的洞,很多力量被冰桥吸收,这或许是关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