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66章 落星桥
    每年三月县试考童生,六月府试考秀才,九月州试考举人,十二月是京试的第一试贡试,通过贡试便成进士。

    本年的贡试考完后,所有的进士会参加殿试,不是金銮殿之殿试,而是众圣殿之殿试。

    这些进士都会被直接委任为各地的县令,而众圣殿的半圣考官时刻俯察天下,在第二年的十月,在学、农、工、政、法等多方面评等,各国成绩最好的三人可成状元、榜眼或探花。

    之后,根据学海的时间来确定各国进士是先渡学海还是先争十国国首。

    李繁铭叹息:“可惜方运今年刚考上童生和秀才,最多考举人,今年不可能参加进士试,所以明年不能和我们一起渡学海、争国首。”

    颜域空突然笑道:“今年龙舟文会后,我还口出狂言,说要与方运一同参与京试,然后竞渡学海、争十国之首。现在想来,当时太过于轻狂,我正犹豫要不要避开方运,提前参与京试。”

    “啊?域空兄,你这么说可不对,君子要守信啊!”宗午德道,“你既然说好了跟方运争,就要等几年,等方运参与京试你再去,万万不可食言!”

    孔德论笑骂道:“午德,你明明是怕域空今年参与庆国京试,抢你庆国状元之头衔,少在那里嘘枯吹生。”

    宗午德抬头望天,不再说话。

    李繁铭看了方运一眼,发现方运笑而不语。脑中灵光一闪,道:“你已经是圣前举人。出了圣墟就是九月的州试,你必定会参加并考举人,可以说十拿九稳,哪怕夺一州解元也机会十足。你不会是想今年中举,然后马上上京,再参与十二月的京试考进士吧?你若是考中,那就是千年第一‘同年’进士啊!”

    众人停下脚步,连那广场都不进了。一起停步看向方运。

    “童生、秀才、举人和进士若是在同一年高中,可称同年,可最多有人是举人三同,你要是在今年中了进士,那可是四同,真正的同年。你说实话,争了景国唯一的双甲童生。又得了十国唯一的三甲秀才,下一个目标不会是‘同年进士’吧?”

    “你错了,方师的下一个目标是‘三甲举人’和举人第一的‘解元’!我怀疑这个疯子真要争夺千年以来第一个‘全甲士子’、第一个‘六首才子’和第一个‘同年进士’。”李繁铭说话的时候很认真地看着方运。

    众人无言以对。

    韩守律笑道:“自古以来就没有人想过要得到这么多头衔,要方运真能得到这些殊荣,上街出巡的时候,衙役要举着回避肃静牌。要举官衔牌,还有举文位牌,像圣前童生、圣前秀才、双甲童生、三甲秀才等等都属于文位牌,那方运出现比一国之相出行都更热闹。”

    众人想到那个情景眼睛一亮,都笑起来。

    颜域空笑道:“衣知世大人一直兼任武国文相。虽然现在已经基本不管事,但官职在身。正式出行还会用到这些出行牌。他出行时,光是举着文位牌的衙役就有数人,加上圣院官衔、武职、加衔等等,超过十个出行牌,不知道等以后与方运相遇,会是一番什么光景。”

    “都别说话,先听方运说话,方运,你到底想不想参与今年的京试?实话实说!”宗午德道。

    方运轻咳一声,缓缓道:“进士是文人的一座分水岭,成为进士,读书人的实力会突飞猛进,一个举人想胜过五六个准备好的秀才是非常困难,可一个进士有了唇枪舌剑,举人根本无法攻击到进士。你们也知我前路危机重重,必须要尽快成进士自保。所以,我今年想去京里试试。”

    宗午德哀嚎道:“报应啊!这样域空今年就必然参与庆国的京试,我的庆国状元要没了!报应啊!自从遇到方运,我就一直不顺,上了圣墟文会,结果司仪介绍完方运把我忘了,最后好不容易写成一首鸣州诗,本来要等大学士来赏析,可方运突然词成传天下引发异象,提前把我等送入圣墟。现在又是这样,我好悲惨啊……”

    宗午德说着离开第三长廊,进入前面的光门。

    众人相视一笑,陆续进入光门,来到新的广场。

    每个人身上突然都多了一层极薄的银光,蕴含远比之前更浓的文曲星力。

    “这文曲星力虽然比不上传说中的文曲星照,但也能让我等实力大增,能入彗星长廊,实乃大幸!”

    颜域空点头道:“是的,这文曲星力似是不足,但力量纯正,可从这里又看不到文曲星,不知这文曲星力从何处来。这妖祖真乃奇人,哪怕不如孔圣,恐怕也相去不远,否则不可能创出这奇异的彗星长廊。”

    随后众人闭上眼,静静体验文曲星力带来的变化。

    在文曲星力的作用下,所有人的才气急速涨满恢复,而方运的才气再涨三分,由一寸七分涨到两寸。

    方运站在文宫中观察,自身的力量成长明显,尤其是文胆,竟然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

    之前的文胆气息可以用“坚韧”来形容,可现在的气息似乎由坚韧往“坚韧又坚固”发展,有进入二境的趋势。

    “若是再接受几次文曲星力的灌顶,恐怕很快进入文胆二境。文胆二境的名字‘坚如顽石’很朴素,而且攻击性不强,但防护能力极强。而且文胆之力能增强未来的‘浩然正气’,实乃仅次于才气的力量。”

    不多时,方运退出文宫,发现所有人都分外喜悦,收获巨大。

    所有人的身体也被这里强大的星力治愈,除了精神和文胆的力量不能恢复,才气和体力都已经达到巅峰,甚至更胜一筹。

    颜域空看着方运,道:“没有你,我绝无可能通过第三长廊,大恩不言谢。时间紧迫,我等边走边说!”

    “走!”众人一起向第四长廊进发。

    牛山和犬析一蛮一妖二话不说,紧紧跟在方运后面,这两头妖蛮眼中闪烁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因为以他们两个的地位别说通过第三长廊,连彗星长廊都没资格进,可跟了方运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犬析低声对牛山道:“你感觉到了吗?我的气血力量前所未有的强,我很快就可成为妖帅!你在牛蛮一族算是王族牛蛮,我只是普通的犬妖,可是过了这第三长廊,我已经可以跟王族妖蛮相比!而你的实力,恐怕已经晋升圣族牛蛮之列了!若你能跟月皇陛下踏入第七长廊,再修炼几年,极可能达到圣子的程度!”

    牛山嘿嘿笑起来,道:“这可是妖祖的地方,让咱们获得圣族的力量不算什么,至于和圣子相比,机会太小,我老老实实跟着月皇陛下就行!说不定将来我也能当个月将甚至月卫,到那个时候我才可能有接近圣子的力量。其实登龙台可比彗星长廊更强大,那龙岭和斗极现在都已经强得可怕,他们俩要是进入登龙台,同辈简直无人能敌。”

    “哼,就不要说登龙台了,那不是我等能去的地方!”

    “也是,真希望众圣再在圣墟大打一场,让圣墟能连通更多的地方。”

    “嘘,要进入第四长廊了。”犬析的眼神立刻变得锐利起来,一双狗眼炯炯有神。

    那些举人都听到一妖一蛮的交流,相互看了看,恨不得自己也有这种妖蛮随从,可哪怕半圣世家子弟成进士后,得到王族妖蛮私兵已经是极限,圣族妖蛮想都别想,起码大儒或半圣才可能有圣族妖蛮私兵。

    穿过大门,众人来到第四长廊。

    第四长廊的大小和之前差不多,大概有二十里长,宽约一里,地面是厚厚的冰层,呈微微的拱形,下面悬空,像是一座桥,天空是许许多多硕大的星辰,格外美丽。

    但第四长廊的天空比前三座长廊都美丽,因为漫天流星陨石正往下落!

    “轰!轰!轰……”

    众人在第四长廊站了不足一息,就看到至少二十颗流星落在冰桥之上,砸出许多窟窿,流星和落冰一起掉到下面消失不见,随后冰桥表面的大洞慢慢修复,可有的大洞还没等修复,新的流星再度砸下。

    众人惊呆了,雪崩再强,那也是众人可以接受的自然灾害,雪崩速度再快,一息也不过奔涌三十丈,可流星陨石一息可飞行几十里甚至上百里!

    雪崩也能形成冲击波,可跟流星完全不能比,第三长廊的雪崩只能算是‘灾害’,而这第四长廊的陨石简直可以称之为灾难!

    方运看着说不出话来,他虽然没见过陨石在近处落地,但当年看过新闻,有人拍下陨石下落的过程,明明离陨石很远,可周围楼群的玻璃全部被震碎,更不用说传说中的恐龙灭绝、通古斯大爆炸等都跟陨石有关,他实在太清楚陨石的破坏力了。

    别说是人族,就算是三大圣子被足够大的陨石正面击中,也会瞬间死亡甚至部分气化。

    方运正想着,就见前方一头圣族象妖将被一颗陨石落下形成的恐怖冲击波掀飞,结果它那庞大的身体正好被另一颗人头大的陨石击中。

    方运本以为陨石只能把象妖将的身体打个大洞,可就听轰地一声,象妖将被拦腰打断,被陨石击中的身体部位彻底气化,最后惨叫着掉落桥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