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65章 宗午德的彩头
    洁白的雪崩坡上,两排苍翠的松树开辟出一条道路,绵延六十余丈,举人们快速向上跑。

    “一人之诗,唤七人之树,我们有机会登顶!”

    “诗词初鸣能达六十丈,以后再写,可达三十余丈,最后登顶的可能性极大!”

    “那些妖蛮真是惨啊。”

    几个人一边跑一边张望。

    前方十二个妖族最为倒霉,在“青松挺且直”形成的时候,地面冒出的松树将这六个妖蛮顶离地面,让他们没办法抓牢地面,随后的“待到雪化时”的力量形成,比雪崩更汹涌的雪水冲下,立刻冲得他们全身是伤并极速而下。

    而那些跟在人族举人后面伺机而动的妖蛮同样惨遭灭顶之灾。

    圣族妖蛮还好一些,哪怕被冲击也有强大的气血力量护身,但普通妖蛮则惨了。

    方运亲眼看到几个跟在虎蛮圣子后的妖族瞬间被雪水冲破气血防护,身体粉碎。

    这雪崩的力量不是自然形成,而是在彗星长廊的作用下形成,无论山顶还是山下都能保持高速,雪水的密度至少是普通雪的五倍,破坏力提升更多。

    雪水很快又凝结成碎冰,碎冰在那种速度下和石块毫无区别,导致在人族路线后的妖蛮尽数遭到重创。

    “不是战诗胜似战诗!”韩守律赞道。

    众人快步跑到新的道路尽头,方运继续下令。众人用所剩不多的才气重复之前的诗词,化虚为实继续前进。

    不多时。众人看向方运,这下轮到他了。

    “还是这首大雪压青松吧,不能浪费才气。”

    方运点了一下头,重复《青松》,因为不是初鸣,威力减少一半,但依旧绵延三十余丈,诗出仍然让众人有惊艳之感。那郁郁苍苍的松树简直顶天立地,扫除众人所有的悲观。

    众人继续攀登,每次轮到方运重新书写《青松》,众人的希望就多一分。

    继妖族的三大圣子之后,陆续有几个圣子和少数圣族妖蛮登顶,那狼蛮圣子狼离登顶后,对身边的一个圣族牛蛮说了一句。然后冲方运阴阴一笑,快步离去,消失在第三长廊。

    方运等人快步赶路,没有关注那些妖蛮。

    不多时,所有举人抬头向坡上看,就见那些圣族妖蛮突然陆续吼起来。干脆用谁都能听懂的妖语交谈,众人听了个明明白白,无不为之变色。

    “不好!太多妖蛮因我们而死伤,他们竟然要学我们!方运快想办法!”李繁铭轻呼。

    众人抬头望去,就见上方最后的三十多个圣族妖蛮开始快速集中。前往人族上方,来的都是妖界的血妖蛮。而那些圣族星妖蛮则躲得远远的。

    那些血妖蛮突然开始大量外放气血之力,形成炽热的力量融化周围的雪水。

    方运神色不变,但目光却隐隐闪过一丝急色,因为那三十多圣族妖蛮全力外放气血的力量,把大量的雪化为水,然后又凝结成冰块。

    妖蛮竟然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滚落的雪变成砸下来的碎冰,现在只有极少数的雪变成碎冰,若是不阻止,最多百息之后,前方过半的雪都会化为碎冰,到时候哪怕有大雪压青松的力量在,也会瞬间被大量的碎冰冲垮。

    数个举人惊骇欲绝,如此多的圣族妖蛮联手,若镇守彗星长廊的石狮子不阻止,众人必死无疑。

    “果然不能小看圣族妖蛮!”

    方运深吸一口气,提笔书写。

    “天寒琼花利如刀,一株苍翠冲云霄。不知冰雪是冬色,但见一春柳絮飘。”

    就见前方似乎出现了短暂的平静,随后所有冰雪被无形的力量吹起,变得轻飘飘的,如同柳絮似的向两边飞去。

    前方的圣族妖蛮和冰雪一样轻如柳絮,向两侧飘扬,无法再威胁方运等人。

    众举人大喜。

    “好诗!尤其那句‘不知冰雪是冬色’,松柏对寒冬轻蔑之意跃然眼前。”

    “先把雪花比作琼花,看似美丽在冬天却如刀锋,后面笔锋一转,写松柏之态,全然不把如刀冰雪放在眼中,只当是柳絮,这逆转季节之豪迈,堪称真傲雪!”

    “第三长廊过矣!”颜域空笑道。

    没了圣族妖族的阻挠,后面的路无比顺利,虽然才气越来越少,但大家都信心十足,因为有方运在。

    最后,众人终于攀上雪崩坡。

    在踏足山顶的一刹那,所有人长长出了一口气。

    师棠很干脆地往地上一坐,道:“太累了我先休息片刻。”

    “唉,我的才气用尽了。”李繁铭说着,随之坐在山顶。

    “我的才气也不多了,最多还只能再写一首诗。”韩守律笑道。

    众人纷纷坐下,直到这种时候,许多人才发现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坐下去就不想再站起来。这些人隐隐后怕,攀登二十里的长坡本来就耗尽体力,还要不断承受雪中寒意侵袭,现在才气更是马上枯竭,若是稍微出一点意外,众人都可能死在雪崩之中。

    连少数圣族妖蛮将都无法承受雪崩的冲击,人族在没有文宝的情况下更不用说,毫无生存的机会。

    而贾经安坐下的时候口中不断抽气,他的身体已经被雪中的奇异寒意所伤,能上来完全是拼着一口气,现在这口气泄了,疼得连路都走不动。

    过半的举人和贾经安一样,身体受到极大损伤,轻轻捶打自己的腿。

    众人向下面看去,凡是妄图阻碍他们的妖蛮都被诗词的力量卷落,正在山脚下或山腰处慢慢向上爬,而在山坡下,有十几具妖蛮的尸体以及数量众多的尸体碎块。

    “恶有恶报!他们重新攀登,体力和气血都得到极多的消耗,原本能爬上雪崩坡的至少有一半会失败。”

    “大快人心。”

    “你们猜猜荀烨在想什么?”

    众人向山坡下的荀烨看去,就见他正瞪大眼睛看着坡顶,面色比雪还白,如同被冻僵了似的,许久不动。

    而荀烨一旁的星妖蛮们则嘻嘻哈哈在笑,嘲笑荀烨是个傻子,当时若是跟上去,哪怕不用出力,闭着眼也能上坡顶,现在却只能在山坡下眼睁睁地看着别人进入第四长廊,获得更多的好处。

    不多时,荀烨感觉到所有的举人都在看他,顿时满面羞愧,转身避开众人的目光,拿出冰石。

    十息之后,冰石化为白光包裹他,把他送回之前的广场中。

    临走前,荀烨双拳紧握,低声诅咒。

    “你们不会成功的!跟妖蛮三大圣子争,你们都会死在这里!成为星之王的必然是三大圣子之一,万一他成了星之王,可以弹指间杀光彗星长廊的所有妖蛮人,我一定要在星之王出现前离开彗星长廊!”

    颜域空指着下方的妖蛮,道:“此次雪崩文会,虽然是我等与几百血妖蛮之争,但却断了过半血妖蛮通过第三长廊的可能,至少能减少三尊妖王出现,此功可比拯救数万人族!诸位记住,这是我等合力之功,而我等之功过半在方运!”

    孔德论立刻从饮江贝中拿出一只紫黑色的果子,如较大的李子,但表面有淡淡的白光。

    “之前约定好,谁过雪崩坡功劳最大就给谁,这是你的,谁要是有异议,我一脚把他踢下雪崩坡!”

    在众人的笑声中,孔德论把延寿果递给方运。

    方运接过延寿果,随手抛给李繁铭。

    “你在星妖蛮村庄的时候用过一次碧血丹心,损失十年寿命,马上服下补回来。我们还要继续走其他长廊。”方运道。

    李繁铭握着延寿果,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用力点了一下头,说了声多谢,然后默默地吃着延寿果。

    一道道澎湃的天地元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去,犹如轻柔的气浪一样冲击周围的所有人,而李繁铭的皮肤忽红忽白,头顶汗水蒸腾如白雾。

    方运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吃延寿果,仔细看着他。

    随后华玉青递给李繁铭一颗丹丸,道:“吃完后服下此药,可让延寿果的药效增加一成。”

    李繁铭点点头,吃完延寿果后立刻服下此药。

    随后颜域空几人拿出各自说好的彩头递给方运,而宗午德之前只说也出彩头,没说出什么,他在饮江贝里挑选了好一阵,递给方运一个巴掌大的小布袋。

    “你拿好。”宗午德道。

    方运点点头,直接把那布袋放入自己的饮江贝中,在圣元大陆不适合当面打开别人的礼物。不过方运对宗午德的彩头好奇,通过饮江贝“看”了一眼。

    方运看清布袋里的东西后呆住了,呆了好一会儿,似是明白了什么,叹息道:“宗兄你不必如此。”

    宗午德微微一笑,道:“欠你的,总是要还的。”

    众人都很好奇,但怕触及两人的隐私,都没有发问。

    “走吧,进下一个广场休息,然后准备过第四长廊!有了此次彗星长廊的经历,明年殿试后的学海之行我等把握更大!”

    “今年贡试选进士,明年殿试取状元,然后部分进士入学海,我等必然会在学海相遇,诸位共勉。”

    “金秋十月殿试放榜,不知去年的进士哪十人会成为今年的状元。”

    众人一边说一边走。

    方运听着他们讨论。

    圣元大陆的科举比较奇特,尤其是录取进士的京试,实则分两次,跨度近一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