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53章 不是月卫
    月神石雕散发着微光,和月相神石遥相呼应。

    狼蛮圣子一愣,随后大喜道:“我没有调动气血之力,是月相神石自己飞过去,这石雕一定是月神之物。”

    众人看到,月相神石飞到石雕前,贴在石雕的圆月中心,然后无声无息地溶入石雕中。

    月相神石好似被石雕吃掉了。

    狼蛮圣子感到不妙,立刻道:“方运,你马上表明你的身份,让月神石雕检验。”

    方运只得硬着头皮道:“月神在上,月卫方运拜见。”

    少数妖蛮一愣,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方运。

    狼蛮圣子突然放声大笑:“你终于露出马脚了!月卫从来不这样称月神,而是称之为‘宫主’,因为月神居桂宫。可惜,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根本不须月神石雕验证,已经证明你是冒充月卫!”

    牛山怒道:“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你怎能断定!我不信!”

    狼蛮圣子昂起狼头,笑道:“你们看着吧,月神马上会降下神罚,你信与不信,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狼蛮离,计杀人族天才方运于第一星城!以后所有知晓他镇国诗词之人,必然会记住我的名字!”

    “唉……”猿妖王轻叹。

    许多妖蛮笑起来,那熊族的熊苍面带微笑,但似是感到惋惜,而它身旁的白毛猿妖将紧张地盯着方运和那青石圆盘,不知道在想什么。

    孔德论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是亲眼看到方运因词成传天下得月华天降,绝不可能是月神册封的月卫。更何况桂宫内外有别,方运竟然连“宫主”这个称呼都不知道,事情已经注定。

    李繁铭看孔德论摇头,急忙道:“孔兄,你可是第一世家的人,难道没有办法?”

    孔德论无奈道:“哪怕是半圣要罚方运,我也有办法保他,大不了……用一些手段。他值得我们孔家力保。但是,月神不一样,除非众圣联手,然后去桂宫赔罪,否则天下无人能保方运!唉……”

    颜域空、孙乃勇等人手握饮江贝,想要从里面拿东西,但迟迟没有动。因为孔德论说得没错,若是月神的神罚,根本无人可以解救。

    “妈的!”李繁铭无力地骂了一声,悲伤地低下头,不敢看方运。

    大兔子的眼睛更红,它慢慢低下头。用两只耳朵挡着眼睛。

    荀烨看着方运的背影,脸上闪过一抹恶毒的笑容,随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色。

    “唉……”

    三十余人族举人连声叹气。

    牛山死死地握着斧子,握得指关节发白。指骨轻轻作响。

    方运静静地站在众人身前,无论别人说什么。他都面不改色,因为他从那青色石雕中感受到淡淡的暖意,没有丝毫神罚自己的趋势。

    “咔嚓咔嚓……”

    青色石雕表面突然出现无数裂缝,随后石粉不断掉落,露出一块硕大的美玉,那玉颜色非常奇特,如玉如月,若是随意扫视,会误以为那就是一轮圆月。

    月白色的玉盘缓缓升空,然后轻轻旋转。

    “轰隆隆……”

    玉盘明明转得很慢,而且没有丝毫异象,可那声音却大得可怕,比雷鸣更大十倍,瞬间扩散到妖祖门庭。

    那仿佛不是一块玉盘,而是一块天地大磨盘,只有天地相合摩擦的时候才能发出如此声响。

    奇异的是,那声音明明很大,众人的耳朵却没事,那声音不是让耳朵听,而是直入灵魂的巨响。

    月白色的玉盘越来越亮,最后放射出一道白色月华落在方运身上。

    方运吃惊地看着玉盘,但所有人都在吃惊地看着方运。

    方运身上突然爆出一股浓烈的月华气息,随后收敛入体内。

    狼蛮圣子感到不妙,三皇子感到不妙,几乎所有妖蛮都感到不妙。

    熊苍忍不住骂道:“这他娘的怎么看都不像神罚,倒像是神赐!”

    方运双眼浮现弯月,但那弯月迅速向满月变化,短短三息,弯月变成满月。

    玉盘突然消失不见,而方运的身体轻轻一震,似是受到冲撞。

    惊呼声此起彼伏。

    猿妖王全身的猿毛竖起,绝望地道:“完了!我完了!我打开月神殿,竟然让月神遗物跑了!完了,完了……”说完茫然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前方,越来越沮丧。

    狼蛮圣子忍不住大叫:“月相神石呢?我的月相神石呢?月神!月神陛下,您不神罚他就算了,为何还抢走我的月相神石!那可是我父亲千辛万苦从葬圣谷得到的啊!我要是丢了月相神石,他非打死我不可!那可是我们狼族的神物啊!那不是普通的弯月石或半月石,是满月石啊!整个妖界也不到三颗!”

    众举人齐齐看向狼蛮圣子,之前还洋洋得意的他此刻几乎疯了,飞快地跑上前,在月神殿里不断寻找,连最小的缝隙也不放过,最后甚至趴在地上撅着屁股仔细寻找。

    “月相神石出来啊!月神陛下,求求您把月相神石还给我吧,我错了,您可是月神啊,别抢我的东西啊……”

    几个举人忍不住笑起来,心想这一幕简直太有趣了,月神竟然抢走了狼蛮圣子的东西,简直大快人心!

    牛山大笑道:“哈哈哈,我老牛就知道我的牛眼不会看错!不管现在是不是月皇,从今以后就这么叫了!月神已经显灵,月皇大人没有假冒!”

    方运缓缓转身,望向两位妖王,道:“我身份可有疑问?”

    所有妖蛮和人都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方运的眼睛。

    牛山张大嘴巴,傻傻地看着方运,已经完全停止思考。

    他们都在盯着方运眼中浮现的满月,那满月和月相神石中的满月几乎一模一样。

    猿妖王突然弯腰低头,道:“月皇陛下安好。”

    随后大多数星妖蛮一起弯腰行礼,同时道:“月皇陛下安好!”

    方运疑惑不解地看着这些星妖蛮,刚才所有星妖蛮还怀疑自己不是月卫,现在怎么都称呼自己为月皇?

    牛山嘿嘿笑起来,骄傲地挺胸抬头,道:“我就说月皇陛下不是月卫,是月皇!谁不信?嗯?我砍死他!”

    那些血妖蛮却没有低头问候,毕竟月神和血妖蛮关系很淡,刚才是人族举人忧心忡忡,现在轮到这些妖蛮忧心忡忡,方运还是秀才的时候就上了翰林猎杀榜,已经非常恐怖,现在又成了月皇,以后前途更加不可限量,一旦成长起来,对妖蛮两族来说绝对是灾难。

    熊苍道:“狼离殿下,您的月相神石是不是被方运得到了?您看他的眼睛。”

    “什么?”狼蛮圣子立刻窜过来,看向方运的眼睛。

    狼蛮圣子周身突然爆出一团血雾,双眼瞬间变得血红一片,两只手突然弹出锋利的狼爪,扑向方运,同时大喊:“还我满月石!”

    “哼!”猿妖王突然伸出大手,如同抓小鸡一样,拎着狼蛮圣子的脖子往外一甩,嗖地一声,狼蛮圣子飞了出去,看样子至少能飞到三里外。

    那头熊妖王立刻靠近,对准方运伸手虚拍,一道血色铠甲附着在方运身上,妖王之下不可击破。

    猿妖王和熊妖王相视一眼,同时点头,两个妖王知道,月神遗物虽然不重要,但毕竟是月神之物,既然丢失两头妖王必然会被问罪,现在唯一能救他们的恐怕就是方运这个月皇。

    所有妖蛮下意识向后退,生怕被两头妖王误杀。

    荀烨和翁铭也后退了两步,其余举人则站在原地,脸上的惊喜还没有消散。

    颜域空叹息道:“太好了!狼崽子不仅没能害到方运,反而让他从月卫升到月皇,哈哈……”

    李繁铭笑道:“关键是狼蛮圣子原本还让方运献出雾蝶,现在倒好,方运的雾蝶还在,他的的月相神石没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恶有恶报!看他撅着屁股寻找月相神石的时候,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许多人跟着一起笑起来。

    “方运,你不会真得到月相神石了吧?”孔德论好奇地问。

    方运眨了眨眼,摇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得到。”说着露出疑惑之色,众人看后便信了他。

    其实在那月神遗物消失的时候,方运感到有什么东西似乎进了体内,可无论是奇书天地还是文宫什么都没有,又在饮江贝中查看,发现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多。

    不过,方运发现不仅自身的月华多了,而且文宫星空中代表咏月诗词的那几颗星辰都大了整整一圈,若是用才气做比较,等于让那几首诗词的才气至少增多了两寸,而镇国的才气也不过高四尺而已。

    大兔子兴奋地在方运身边蹦来蹦去,两只大耳朵不断甩动着,似是在祝贺方运。

    猿妖王突然道:“月卫大人得月神恩赐,由月卫升为月皇,已经确凿无疑,我会亲自去妖祖殿禀报此事,并传遍第一星城。你们先退出月神殿!所有妖!蛮!人!”

    猿妖王目如刀剑,脸色如冰,散发着凛冽寒冷的气息,所有妖蛮人不得不退出月神殿。

    等妖蛮人离开,猿妖王突然转头看向方运,脸上的寒冰瞬间融化,露出满面笑容。

    “恭喜月皇陛下!”

    一旁的熊妖王也满面堆笑,巨大的熊掌放在肚子上,一副和和气气憨态可掬的样子,丝毫没有妖王的气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