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52章 献出雾蝶
    除了荀烨的表情不自然,所有人都充满喜悦。

    孔德论一边拱手一边笑道:“诸位有礼了。此次圣墟竟然有如此多人族进入妖祖门庭,千年不遇,此乃我人族大兴之兆,可喜可贺!”

    “进了圣墟,孔兄可不要像圣墟路那样谦让,我们的对手可是妖蛮。”宗午德笑道。

    “我手里是有一些家族赐予之物,只不过那彗星长廊非同小可,连含湖贝和文宝等物都无法使用,一切要靠自己。”

    “不愧是孔家之人,竟然对彗星长廊如此了解,我等至今还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颜域空颇感无奈。

    孔德论道:“其实我也所知不多,不过既然是用彗星炼制之物,必然跟彗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关于彗星一直有争论,众圣应该知道彗星是何物,可他们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给我们讲述彗星的事。”一人道。

    孔德论旁边的一个举人微笑道:“方运可是出了名的全才,对彗星应该了解一二吧?”

    众人看向说话的举人,谷国翁圣世家的翁铭,属杂家但偏向法家,是谷国今年最有机会争夺状元的几位之一,这人面带和善的微笑,没有丝毫的挑衅之意。

    “翁兄不要为难方运了,若是掌十国天文的张衡世家之人在此,或可说出个大概,方运未必知道。”颜域空道。

    “张衡世家也在景国,方运是景国人。应该比我们知道的多一些,就当是商讨对策。畅所欲言。”翁铭笑道。

    众人疑惑不解,谷国和景国是在暗中较量,一国对蛮主和,一国对蛮主战,但这翁铭并不像为难方运,可也不像心怀善意。

    方运看了看翁铭,很典型的谷国相貌,皮肤略黑。其余毫无出奇之处。

    方运沉吟片刻,道:“既然翁兄提问,我便一答。据我所知,彗星实际是一团冰雪大球,这个球里除了冰雪还有许多石块、金属、尘埃和……不明的毒气。可以把彗星简单分为彗核和慧尾,彗核被太阳或其他力量影响,会向外喷发尘埃、冰雪和毒气等物。形成非常稀薄的慧尾。那慧尾看着很大,足有几亿里,实际上比我们呼吸的空气都稀薄,因为被阳光照射才能让我们看到。我所说是普通的彗星,这彗星长廊和普通彗星应该有共同之处,但也应有不同之处。”

    方运没有太过细说彗星。诸如甲烷和有剧毒的氰化物这种东西不能随便提。

    “啊?你怎知道的如此详细?我读书破万卷,从无看过如此详细的记载。”翁铭吃惊不已。

    “方运,你说的可属实?”

    孔德论点头道:“不错,长辈闲谈的时候说起过彗星,和方运所说极为相似。那彗星的主体的确以碎冰居多。”

    “方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真乃古今通才。”那翁铭毫不犹豫赞扬。

    “看来方兄也支持‘空中有物’,真乃通达开明之士。”马雄忍不住赞道。

    方运不想陷入格物等方面的讨论。道:“孔兄,你乃孔门子弟,可否详说一下彗星长廊?”

    孔德论苦笑道:“你们又不是不知那些长辈的脾气,我们孔家的长辈也一样,天天在我耳边讲那些大道理,可每次我想问那些秘辛或特别的细节,他们都岔开话题。我其实早知有妖祖门庭,可彗星长廊具体是何物,长辈们根本不说。我提过几次,他们要么闭口不言,要么说若是我提前知道就违背了妖祖创造彗星长廊的初衷,等我见到彗星长廊自然知晓。”

    颜域空如同找到知己一般,苦着脸道:“我恩师也是如此,说世间秘密太多,连他都不能尽知,让我自己去‘求知探源’。”

    那些半圣世家的弟子立刻形成共鸣,纷纷吐苦水,方运在一旁暗笑。

    过了一会儿,孔德论道:“方运,我听荀烨说你被凶君所伤,伤势如何?我在圣墟找到一颗差不多能增寿十年的延寿果,送你压一下伤势。”说完就要取延寿果。

    方运道:“多谢孔兄挂念,我已经弃了轮椅,可以正常步行,延寿果就不必了。”

    “也罢,你若是需要记得同我说。”孔德论道。

    一旁的翁铭道:“方运,我们听说你们在这里才前来,你与狼蛮圣子起了冲突?”

    “没什么。”方运不想多说。

    翁铭却道:“我们已经问过这里的星妖蛮,他们说有人质疑你月卫的身份,要让月神遗物来鉴别,你……什么时候变成月卫了?”最后一句话翁铭放低声音,眼中充满好奇和疑惑,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怜悯,好像认定方运月卫的身份是假的。

    众人脸上的笑意渐淡。

    李繁铭脸一沉,道:“君子慎言,翁兄的舌头未免太长了。”

    翁铭干笑道:“繁铭兄言重了,我就是一问而已。只是方兄也太托大了,那月卫岂是可以乱冒充的?算了,我认错,我应当慎言。”说完看向别处。

    许多人面露不悦之色。

    方运看了一眼翁铭,又看向那月神殿的石门。

    和人族的习惯不同,石门上没有雕刻着月神殿等字样,这月神殿前面是一处小广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妖蛮前来,而人族的数量再也没有变化。

    不多时,方运发现多个气血强大的妖蛮将出现在这里,有的前往狼蛮圣子那里,有的则离得远远的,不跟狼蛮圣子打招呼。

    之前一起杀妖皇金卫的妖蛮也陆续前来,熊族的熊苍和那个猿妖将都在,那猿妖将的头部有一缕白毛,在妖蛮中非常醒目。

    熊苍快步跑到狼蛮圣子身边,指着方运低声说着什么,那狼蛮圣子静静听着。

    方运觉察到熊苍的动作,轻轻一叹,自己得到雾蝶的事情终究会被这些妖蛮知道。

    许多妖蛮对方运等人指指点点,这里的举人都是各国精英,有十几人在妖界的进士猎杀榜上。

    又过半个时辰,一个妖族快步跑来,递给猿妖王一块玉石。

    猿妖王正要走向月神殿,狼蛮圣子突然道:“大人且慢。”

    “哦?”猿妖王停下脚步,看向狼蛮圣子。

    狼蛮圣子却望向方运,道:“方运,献出雾蝶,今日我便放过你,如何?”

    “雾蝶?他怎么会有雾蝶?”

    在场的许多妖蛮吃惊地看向方运,露出贪婪之色。

    方运听狼蛮圣子竟然如此大言不惭,毫不客气斥责道:“想要雾蝶?可以,拿你的命来换!连这份觉悟都没有,站在那里张口讨要,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蠢到这种地步!献给你?你不过一头狼蛮,你是通《春秋》的大儒还是能注解《论语》的文宗?你是千古仁君还是一代半圣?你也配用‘献’字?不知礼的畜生!”

    “你敢辱我!”狼蛮圣子大怒。

    “《说文解字》曰:辱,耻也。你写下礼义廉耻四字让我看看!可惜你写不出,连礼义廉耻都不懂,你都不配被侮辱,别太高看自己!恬不知耻知道什么意思吗?寡廉鲜耻知道什么意思吗?就是在说你!”方运用书生的三寸不烂之舌厉声驳斥。

    狼蛮圣子气得满脸通红,许多妖族都要读妖语翻译的人族经典,为的就是了解人族的力量,他能听懂方运的话,可真要跟方运这种文人“文骂”,再来百万妖蛮也不行。

    所有的妖蛮急忙紧闭嘴,没想到这个看着文质彬彬的方运竟然这般牙尖嘴利,妖蛮最不愿意招惹的就是这种人族,因为曾有大儒在阵前文骂,骂得妖蛮吐血无数,一人骂退万军。

    狼蛮圣子咬着牙,一个字也不敢再说,因为每说一句话,方运必然能找到他话里的漏洞进行反击,说得越多,脸丢得越大。

    狼蛮圣子双拳紧握,身为圣子被人族骂得不敢开口,回到妖界必然会被嗤笑。

    那些星妖蛮看血妖蛮如此倒霉,暗中发笑,竟然没人帮狼蛮圣子。

    方运身边的举人也面带微笑,听着分外解气。

    暗中乐了好一会儿,猿妖王道:“圣子殿下,还等不等了?”

    狼蛮圣子翻了翻白眼,说话的要不是妖王,他必定回骂。

    猿妖王道:“那我便打开月神殿,通过月相神石检验月神石雕的真假,然后让月神石雕分辨方运是否是月卫。”

    狼蛮圣子咬牙切齿看着方运,低声道:“说吧,多说几句,马上你就永远张不了口!”

    众多人族举人面带忧色,一直低头的荀烨却突然抬起头,扫视妖族,然后看向方运,目光闪动。

    月神殿的大门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打开,尘土四散,猿妖王缓缓进入。

    方运紧随其后,进入山洞后仔细一看,就见一块足足两人高的巨大石雕立在山洞深处,青色石雕是竖立的圆盘,圆盘上雕刻着一棵树,树枝托着一轮圆月,像极了传说中妖界的月树。

    不知道为什么,方运在看到石雕的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这东西很亲切。

    狼蛮圣子狠狠瞪了方运一眼,然后高高仰起头,笑着举起月相神石,道:“狼蛮一族圣子狼离,为防人族冒名月卫,特以月相神石试探月神遗留之物,望月神明鉴。”

    话音刚落,那月相神石大放光华,徐徐飞向那石雕。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