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46章 战曲一变
    在场的举人都知道,琴道九音,奇、古、透、静、润、圆、清、匀、芳,战曲每得一音,则威力提高一成,同时有特别的力量,若是九音齐备,则天地色变。

    “原来这首战曲得琴道九音中的“透”,那就怪不得了,这些军士都是琴音所化,他们的攻击必然也有“透”之威能,怪不得那些长枪的攻击如此凶悍。”

    “他才多大,怎么就连秋冬杀意和琴道九音都有所涉猎?据我所知,至少要琴道二境才能领会那个层次的杀意和琴道九音。难道他真是无所不能?”

    “我对方运……不,是方师,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啊!这可是战曲啊,从古至今一共才几首战曲?战曲远比战诗词更加难以创作。有琴道四境的大家去军中服役,为的就是作战曲,可虽然作出来了,但实际威力远不如那几首流传已久的名曲。可这《将军令》的威力似乎不同寻常。”

    “何止不同寻常,若论琴道意境,自然远不如《广陵散》等名曲,但其中蕴含的战意和豪情,却还在那些名曲之上,这曲目可不是《广陵散》中的聂政刺韩王,而是一国之军在出战。”

    “而且这一国之军的国,似乎比普通之国要大的多,隐隐有大汉雄风。”

    “以后琴师的必学战曲,又要加一首了。”

    师棠道:“的确。拜他当老师,一点都不丢脸啊。不说他的诗词文名,单单这首《将军令》。当他的学生都与有荣焉!哪怕不考虑战曲因素,这首战曲也必然成为名曲,流芳百世,尤其是此刻的部分,激昂慷慨,震撼人心,最能鼓舞士气!”

    “不好,妖皇金卫在提醒那些妖将。”

    “果然。皇都军不是吃素的,那些妖将正在命令妖兵退却,用妖术攻击。皇都军开始放弃近战,近战防守,那些可以远战的妖蛮正在攻击。”

    “琴音士兵死伤很快,不过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以一己之力废掉五百妖兵。也不错了。轮到我们了!走!”

    师棠突然道:“再等等,你们看方运。”

    众人扭头看向方运,发现方运面前的琴弦竟然冒出丝丝缕缕的烟雾,隐隐有一种不可捉摸的飘渺出尘。

    方运的心神好像完全沉浸在琴道中,自身成为琴的一部分。

    “琴弦生烟!”多个举人失声轻呼。

    “对,琴弦生烟。战曲一变!”师棠死死地盯着方运,眼中异彩连闪,他也只在那些琴道三境的大家身上偶尔见琴弦生烟,可方运不过琴道一境就琴弦生烟,实在是太神奇了。

    战曲一变。方运重新开始弹奏战曲《将军令》。

    这一次的《将军令》又和方才不同,之前的战曲慷慨激昂。充满了生机,犹如真正的士兵出战,可这一次,充满的一种灭杀万物的气息。

    秋杀冬绝。

    一股真正的寒潮随着震胆琴向四面八方散发。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寒风刺骨,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向后退,而荀烨和柳子诚更是连连后退,似是怕被方运音杀,尤其是那几只灵兽,退得更远。

    牛山等几个妖蛮护卫却感到奇怪,以他们的皮毛哪怕真到了冬天也不可能如此冷,不得已,只好稍稍外放气血之力,这才能抵挡严寒。

    师棠的身体突然轻轻一颤,道:“方才的《将军令》是生者之军,可这次……让我感到犹如亡者之军!”

    话音刚落,一个全身由漆黑烟雾组成的骑兵出现,这骑兵的块头极大,足有两人高,战马更是无比强壮,人和马全身包裹在厚厚的铠甲中,手持一把血色巨大长枪。

    整整一首战曲只形成一位将军。

    “吾来也!”

    将军只是轻声一说,声传十里,战马狂奔向前,在身后留下一串残影。

    那边的妖蛮原本跟妖皇金卫战斗,可这将军一出,双方陆续停手,一起看过来。

    远处的妖王原本坐在地上笑看好戏,可这将军一出,所有妖王猛地站起,周身的气血如火焰翻腾,虎视眈眈盯着那将军。

    一眨眼,那将军冲入皇都军中,再眨眼,将军贯穿皇都军军阵,在他身后,留下一条黑色的道路,道路的表面浮现淡淡的黑雾。

    黑雾道路不宽,只有三丈,这三丈之内的所有皇都军尽数死亡,道路上铺满了妖蛮的尸块,哪怕是百万妖蛮形成的气血妖旗也无法救活它们。

    随后,天空的气血妖旗一分为二,以黑雾道路为界限,一支皇都军被分成了两支皇都军,气血妖旗的力量大降。

    那将军调转马头绕了一个弯,再度冲杀,就见一道人形黑烟滚滚,血色的枪影乱闪,从另一侧把两支皇都军洞穿。

    无论是妖兵还是妖将,都无法承受这将军一击。

    皇都军的阵营中,出现一个“十”字型的黑雾道路。

    皇都军一分为四,气血妖旗也变成四面。

    将军两次冲杀,不过杀了五百余妖蛮,却把皇都军的力量彻底打散。

    皇都军的士气彻底崩溃了!

    “还等什么?动手!与我一同攻击!”颜域空兴奋地喊起来。

    有攻击进士文宝的举人立刻使用,一共十二首战诗词的力量从进士文宝中发出,集中落在一支皇都军中。

    若是皇都军还是一体,大量的妖将可以利用妖术击溃这些战诗词的力量,就算有余波也不会有多大的伤亡,但那些妖蛮已经被将军的力量震慑,还没等防御,三百余妖蛮就被进士文宝的战诗词淹没。

    第一面气血妖旗溃散。

    众举人大喜,无需颜域空指挥。立刻发起攻击。

    那将军停在那里,俯视皇都军。

    上千皇都军竟然无一人敢上前。

    那将军一夹马肚。

    “冲锋!”

    所有的士兵和将军一起前冲。犹如数排利刃划过一支皇都军,最终杀敌数百,消灭第二支皇都军。

    这时候琴音士兵只剩一百,站在将军身侧。

    牛山在一旁道:“冲啊,怎么不冲了!杀光血妖蛮!”

    方运无奈地白了牛山一眼,收起震胆琴。

    方运有三道才气,现在耗尽两道,而圣墟如此危险。既然皇都军已溃,必须要保留一道。

    方运本以为中止弹奏后,那些琴音士兵和将军会消失,但那将军突然向第三支皇都军一指。

    “冲锋!”

    将军和所有的琴音士兵发起最后一次冲锋,冲锋结束,一切消散。

    地面上皇都军妖蛮的尸体证明他们来过。

    除方运之外所有举人出手,消灭剩下的皇都军。

    参战的举人默默地往回走。走向方运。

    方运之前说只对付妖兵,可是真正的《将军令》远比方运说得更加可怕,连妖将都不放过,那五十妖将过半死在《将军令》之下。

    “我们胜了,因为你。”颜域空微笑道。

    “是我等共同努力的结果。”方运也微微一笑,然后望向那些妖蛮。“怎么,你们妖蛮众多,连十个金卫也拿不下,还敢当爷爷?”

    熊苍低声道:“我就知道那个方运不一般!”

    其余妖蛮气得嗷嗷叫,立刻杀向妖皇金卫。

    众多人族也不去相助。看着妖蛮自相残杀。

    这些妖皇金卫都有底牌,不断给予妖蛮联军重创。而妖蛮联军也打出了真火,几个圣族妖蛮都用了族里给他们的宝物,有的甚至激发了一滴圣血的力量。

    一方遵从妖皇的命令把守青铜巨门,一方为了自己的未来死战,战况异常惨烈。

    最终,十个妖皇金卫被杀死,妖蛮两方的妖蛮兵全部战死,妖蛮将死伤过七十,剩余的二十多个妖蛮将个个带伤,有的甚至奄奄一息。

    观战的一头妖王突然道:“解决了妖皇金卫,你们之间何不杀一场?”

    所有的妖蛮面露凶色。

    现场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人族的才气耗的七七八八,妖蛮的气血也一样不多,但真要拼命,妖蛮强大的身体让他们占据巨大的优势。

    看着妖蛮跃跃欲试的样子,众多举人暗暗叫苦。

    方运坐在轮椅上,缓缓道:“他们不敢!我能灭皇都军,就可杀光在场的妖蛮!若不是为了妖祖门庭,你们已经死了!”

    方运面带冷笑,扫视所有妖蛮。

    以凶狠著称的妖蛮竟然无一敢跟方运对视。

    《将军曲》在他们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可以说方运以一己之力摧毁了一支皇都军。

    牛山摸着大斧,讥笑道:“来吧,来多少我砍多少!”

    那些妖蛮顿时清醒,方运这边还有几个星妖蛮,万一真杀了星妖蛮,那几个妖王必然会复仇。

    那虎妖王道:“雾蝶,你去人族那里吧。”

    “幽幽。”雾蝶轻叫两声,有些不情愿扇动动粉色的翅膀,飞向方运等人。

    那头一开始说出分配方案的猿妖将似是很不满,冲人族吐了一口口水,骂道:“便宜你们这些人族!走,进妖祖门庭!”

    那些妖蛮全都没了战意,匆匆向妖祖门庭走去,陆续进入青铜巨门,消失不见。

    颜域空看着雾蝶飞来,笑道:“我们就不用争了,方运功劳最大,雾蝶应当是他的。我是一百个羡慕,连我恩师都没有雾蝶,不过,若是我们与方运争雾蝶,那真与妖蛮无异了。”

    许多人点头,其实在方运谈完《将军令》后,他们都已经把雾蝶当成方运之物。

    突然,柳子智道:“方运的功劳自然最大,我也认同。只不过,雾蝶有灵,我们如此蛮横地不顾雾蝶的感受,岂不是也和妖蛮无异?不如我们让雾蝶自己选择,这样才算是读圣贤书的读书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