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30章 眉目凌云
    方运坐在轮椅上,发觉众人喜气洋洋,尤其一些城府不深的人,甚至隐隐有激动之色,那条一身黄毛的犬妖将不断露出长舌头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口水直往地上流。

    星妖蛮不能吃妖蛮同类,但龙族、圣血和圣玉等都不在其列,若是能在龙崖得到龙骨,那必然能更快变强。

    牛山激动地道:“跟着月皇陛下跟对了,竟然能进龙崖深处,那是连妖王们都进不去的地方。”

    所有的妖蛮一起点头,心中庆幸。

    方运微微一笑,近处观察圣树。

    这圣树的树冠又厚又大,和大榕树有些像,盖在上面不仅没有压迫力,反而有着难以描述的安全感。尤其是那些翡翠般的树叶,看着分外喜人。

    地上有一些落叶,华玉青不断弯腰捡落叶,那些异木没有阻止,反而觉得自豪。

    方运也拿了一片在手中,这树叶的手感和材质与翡翠极为相似。

    走着走着,众人发现只要方运路过,旁边的异木立刻轻轻摇晃树枝,明显表示欢迎。

    那些举人有的无奈一笑,有的轻轻摇头,要是没有血妖蛮、人族和凶物,方运来圣墟简直像是游玩,到哪里都受欢迎,完全不能比,怪不得那些人放心把方运这个天才送入圣墟。

    众人很快来到树干边,这树干和普通大树不一样,像是由许多棵树干较细的小树干组成,或呈正常的圆柱状。或者是扁扁的一片,留出许多通道。众人跟着笔老在犹如迷宫的通道中前行。

    地面到处是落叶,马雄和薛翼知道华玉青要用来研究,放出机关犬帮华玉青捡树叶,很快便积累一大堆,被华玉青收入含湖贝中。

    走着走着,那笔老道:“我虽是异物,也读圣贤书、学诗词文。此生唯一憾事是只知学而不能作,如无丝之蚕、不鸣之雀。不曾为圣树写文立传、咏诗赋词,诸位可愿成全老朽?”

    众人相互看着,马雄道:“繁铭兄的文章名闻启国,人尽皆知,方兄的诗词更是名传天下,不如繁铭兄为圣树立传,方运为圣树赋诗一首。如何?”

    方运微笑道:“不如诸位一起为圣树写诗词。”

    哪知韩守律轻笑道:“有了宗午德的教训,谁还敢与你同台写诗?说来那宗午德也真是悲凉,圣墟文会的时候,本来你之后司仪会介绍他,结果被凶君打断;后来诗成,所有人都关注那‘千里共婵娟’。随后我等被强行引到圣墟。他也算堂堂天下第五举人,可只因为在你之后,整个孔城人竟然不知他是谁,不知他写了什么。为免重蹈覆辙,你先想诗词。我们几人商量为圣树写几篇文章,之后你再写下诗词。”

    “对。我们绝不上当。”贾经安道。

    “好吧,你们写文章,我想一篇咏圣树。”方运道。

    众人略一商量,选出三人,分别写辞赋、骈文和论说。

    这些举人都是饱学之士,酝酿片刻便动笔,写出三篇文章,虽然仓促行文,但都有大家之风,笔老连连点头。

    最后,所有人都看向方运。

    方运放下托板,研好墨汁,道:“此树之大,已经远超我等眼界,三位的文章较长,已经道尽圣树的雄伟、壮观和瑰丽,而我僵坐轮椅,难见圣树全貌,若是胡乱书写,必然贻笑大方。让我一诗写全圣树,那实在是为难我。”

    众人纷纷点头,这树的确难写,毕竟有前三人的珠玉在前。

    方运继续道:“我方才想着想着,突然心生感慨,想起自己的身世,又想到圣树小如草时,我等得见会如何看待它?”

    众人一听,纷纷叹气,方运幼时生活困苦众人皆知,后被名门迫害,现在虽已堪称参天大树,但回首往事,必然感慨。

    方运道:“那我便写一首小诗以咏圣树之志。”说完,方运提笔书写。

    自小刺头深草里,而后渐觉出蓬蒿。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李繁铭轻叹一声,道:“圣树幼小之时被埋在深草里,就如方运未成童生前。后来圣树渐渐高出那些蓬蒿野草,但众人仍然不知道这是可以高耸入云的圣树,和方运一样仍然不被特别看重,只有到了树木真正高耸入云的时候,众人才会恍然大悟,说它是圣树。这诗,道不尽圣树全貌,却道尽圣树一生啊。”

    “我们的辞赋文章虽然华丽,但只写树之貌,却忘记写树之志,果然难比方镇国。”

    韩守律道:“不在圣庙周围,我等看不出才气,但至少达府,不日后必然鸣州!论咏树之形,此诗平平,但咏树之志却堪比三曹!直待凌云始道高,此刻方兄正是眉目凌云时!”

    笔老高声赞叹道:“好一个眉目凌云时!这才是圣树,圣树当有凌云志,岂能以形貌论之?妙!此诗可否赠与老朽?”

    “当然!”方运说着写上“凌云树”三字,递向笔老。

    笔老伸手一招,诗文飞到他面前,他边飞行边反复念诵,摇头晃脑,好不得意。

    众人随着笔老步行,足足走了两刻钟,才来到一处空旷的大厅,大厅中没有人类常见的用具,就是一片空地,因为异木不需要坐着。

    在大厅的最里面,有一棵两人多高的树,这树通体如紫水晶,无论是树枝、树叶还是上面的果实,都散发着紫色的微光,同时有着水晶不具备的生命气息。

    上面有七个果子,笔老飞过去摘下一颗,递给方运,道:“你们只要带着圣果,遇到灵骨便不须怕,无论你要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会照做。走吧,我送你们去龙崖通道。”

    众人看着方运手中的圣果。十分好奇。方运摸了摸,有些微凉,比真正的紫水晶软,又看了看,什么也看不出来,就递给华玉青,然后跟着笔老一起走。

    笔老道:“圣果非比寻常,你们食之必死。”

    方运等人心中奇怪。心想既然是用来保命送灵骨的,当然不可能吃掉。

    圣果在众人手中传递,最后回到方运的手中,方运收入含湖贝,道:“那我先替大家保管,等离开龙崖后再交给灵骨。”

    众人点点头,都很相信方运。

    随后。笔老带着他们来到一条又黑又长的通道,足足走了半个时辰,前方出现一道光门。

    “里面就是龙崖,你们进入即可。”

    众人立刻向笔老拱手作揖,齐声道:“谢笔老相助。”

    笔老和蔼地点点头,道:“祝尔等安然离开圣墟。”说完消失不见。

    众人走到光门前。那犬妖将道:“我先探路!”说完慢慢进入其中,过了好一会儿也没回来。

    众人相互看了看,陆续进入。

    不多时,牛山推着方运进入光门。

    “啊!”

    方运眼前一黑一亮,就觉心脏呼悠一下。发现身体竟然随着瀑布掉向水潭,不由自主轻叫一声。随后发现水潭中竟然有一群长着锋利牙齿的银鳞鱼,正张大口仰天等着。

    这些银鳞鱼有巴掌大小,牙齿竟然是两排,而且不断交错转动,杀气腾腾。

    方运心跳急剧加快,脑中闪过无数念头,这可是圣墟,甚至是龙崖,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东西也充满危机。他急忙从含湖贝里拿出山岳砚注入才气,周身立刻被一座光芒青山包围,形成强大的防护力,随后拿出一把长刀,还来不及出口成章,就噗通一声掉进水里。

    在入水前的一刹那,方运清晰地看到这些银鳞鱼一跃而起,张开大嘴咬向自己,但都咬在《山岳赋》之上。

    一入水中,方运立刻感到无比轻松,好像自身天生就会水一样,正要挥臂用力划动,但周围的水主动形成巨浪推动着他迅速向前涌去。

    “这……不是水妖的踏浪吗?至少要成为水妖将才有的能力。”方运随后恍然大悟,自己吃了一颗妖将伪龙珠、一颗妖帅伪龙珠外加一颗妖帅蛟龙珠,控水能力已经远超普通的水妖将,水妖将要是敢用水攻击他,极可能被他反控。

    那些银鳞鱼极为凶残,仅仅几下就让《山岳赋》的力量只剩不足一成,一旦追上,方运必死无疑,但是那水中的大浪却把银鳞鱼和方运隔绝开。

    方运发现这些鱼空有锋利的牙齿和杀伤力,却只是本能地生活在水里,还不能控水,如同异木一样,明明比妖界的妖树强大,可连一点妖术都不会,只能利用身体攻击。

    方运突然想起,正是因为自己中毒,韩守律才把妖帅蛟龙珠给自己吃下,没有那颗蛟龙珠自己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控水能力,这算是因祸得福吗?除了感谢韩守律,是不是需要感谢一下凶君?

    水潭不是很大,五六息一过,巨浪把方运冲到岸上,方运腿脚不方便,但这水浪在他脚下如同滑板一样,把他推出水潭十多丈外,然后才退回水潭,顺便把所有的银鳞鱼卷回去。

    劫后余生,方运又后怕又庆幸,这和战死沙场不同,本来是准备好在龙崖大干一场但突然就遇到一群强大的怪鱼,没人能不心惊。不过随后文胆一动,方运镇定下来。

    方运感到双腿发软,这不是吓得,而是中毒的后遗症,腿脚还没有完全恢复。轮椅正在水中,那些银鳞鱼对轮椅没有丝毫的兴趣,正在岸边露出锋利的牙齿,死死盯着方运,不时有鱼猛地跳出水面,犹如在挑衅。

    这些鱼眼中微红,对方运有着无比强烈的渴望。

    方运回忆有关圣墟的记录,记得没见过这种鱼,正要四处张望,发觉袖袋里多了一个东西,随手拿出来,一颗新的圣果。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