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19章 白日星现!
    受伤的众人慢慢接近村庄。

    大兔子跑到李繁铭身前,轻轻叫了几声。

    李繁铭点了一下头,什么也没说。

    兔子仔细查看李繁铭的身体,他的腿部少了一大块肉,似乎被利爪撕走,而他的左臂的衣服消失不见,左小臂的中间,有一线清晰的伤口环绕着,伤口表面有一些白绒绒的丝线,散发着续断果的芳香。

    村庄里的妖蛮纷纷露出头看过来,许多妖蛮露出同情之色但没有谁上前帮忙,其他妖蛮满不在乎,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众人慢慢回到村庄,没有人说话,忍着痛陆续休息。

    李繁铭换了一身衣服,遮住伤口,来到方运的帐篷。

    李繁铭看到方运的皮肤眼眶发黑,嘴唇干裂,呼吸远比清晨微弱,连眼睛中也有一丝丝黑线。

    “你……怎么样?”李繁铭轻声问。

    方运眨了一下眼睛,李繁铭不懂他在说什么。

    “唉……今日不太顺利,我连续断果都用了。不过……”李繁铭突然挤出一丝笑容,“能回来就是好事。”

    方运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只是眨了眨眼,眼睛有些刺痛。

    李繁铭简单说了几句,离开方运的帐篷去休息。

    到了夜里,方运听到华玉青醒来,他才气恢复,陆续用医书给众人疗伤,只要不是断肢之伤,所有人的伤势都可以治好,哪怕是缺了一大块肉也能在短时间内让伤口愈合生出皮肤。但完全长好需要一定时间。

    随后,方运听到那些人聚在外面聊天。

    “今日的事情太蹊跷了。那凶蟹怎么会偷袭我等?它不可能做这种事啊。”

    “你们仔细想想那凶蟹的伤口,我总觉得是唇枪舌剑留下的,我曾在刑部做过事,在鉴别伤势方面有足够的经验。”韩守律道。

    “可那伤口是新留下的,这次来这里的都是举人和秀才,怎么可能有进士?”

    “别的不说。那头凶蟹看样子是吃了圣血或圣玉,实力还在普通妖帅之上,就算有进士能伤他。也只能是那几位顶尖的进士。尤其那一身甲壳,除非有人能把《石中箭》的力量提升一层,形成诗魂才可能击破,但杀死太难。可惜我们连击破都做不到。”

    “那凶蟹比普通圣族妖将都可怕,我的机关虎竟然被它轻易夹碎,圣墟里我彻底没有机关兽可用了。”

    “你还好,我的一只手没了。除了‘生身果’,没什么可以让我恢复。不过另一只手可以继续写战诗词,不会影响我的前途。等我成为翰林或大学士,或许有机会得一颗生身果让手长出来。”

    “有玉青兄的医书在,明日我们还可以再战,不过。对上那凶蟹似乎毫无胜算。”

    “唉,要不再等等吧,若是再有五六人来,我们或许能找到办法,单凭我们十人。绝无可能胜过凶蟹。明日去别的地方吧,死湖湖底比较安全。可以再走一趟。”

    “是啊,那凶蟹太厉害了。”

    荀烨突然道:“你们忘了,凶君既然不惜一切代价抢方运的血滴兽皮,那血滴兽皮必然隐藏着大秘密。方运既然成了残废,不如让他把滴血兽皮贡献出来,或许有机会救他。”

    “卑劣!”李繁铭怒骂道。

    韩守律忍不住,道:“荀烨,你不要太过分!且不说那是方运之物,繁铭兄已经说过,那东西恐怕只有凶君知道如何使用。我们连凶蟹都无法对付,怎么可能有实力去找寻圣墟的大秘密?你会如此不智?收起你那卑劣的心思,你无非是想活活气死方运!”

    其他几人原本觉得荀烨说得有道理,但听完韩守律的话才恍然大悟,这些人去找圣墟的大秘密和送死无异。

    荀烨反驳道:“信口雌黄!我只是让他物尽其用而已。既然你们不同意那就算了,何必污蔑我?这里是圣墟,哪怕我杀了他,离开圣墟也无人可以惩罚我,分他不用的东西又有什么错?唉,好心当成驴肝肺!算了,明日你们去吧,我在这里养伤。”

    李繁铭突然用妖语冲牛山喊道:“明日你多找几个人,小心有人害你们的月皇。”说完指了一下荀烨。

    牛山立刻举起斧子道:“要不要我先砍死他?”

    荀烨下意识盯着牛山,冷哼一声,转身回去休息。

    第二日清晨,李繁铭等人离开村庄,前往更稳妥的死湖湖底。荀烨则留在村庄休养,牛山找了两个牛蛮人守住方运的帐篷,它自己则蹲在荀烨的帐篷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荀烨。

    荀烨只能装没看见。

    方运僵卧在病床上,抛掉所有的私心杂念,默默地背诵所有的医书,因为那些医书有强大的力量,只要自己能理解,对自己的病情或许有好处。

    一开始,方运只求治病,但渐渐地,方运完全被博大精深的医道所吸引,一边背诵医书,一边思索其中的道理。

    望、闻、问、切等四诊法,阴阳、表里、虚实、寒热等八纲,汗、吐、下、和、温、清、补、消等内服八法,中药、针灸、推拿、拔罐等治疗手段,病因说、经脉说、气血说、元气说、五行说等理论,医经学派、经方学派、伤寒学派、温病学派……

    无数圣元大陆有或没有的理论在他脑中不断翻腾,那些之前死记硬背或者速读的东西在这一刻全都化为他自身的知识,让他逐渐加深对医道的了解。

    到了下午时分,方运感到有些疲劳。

    “子曰: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我现在是不知死之将至……”

    方运自嘲完,却愕然发现。自己虽然无法控制文宫,但感到文宫里面鼓鼓胀胀的。有一种水满溢出的感觉。

    “这……我当日成为圣前秀才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莫非我精研医道而触类旁通,让才气得以突破?”

    方运正想着,看到自己的文宫位于一片黑暗的虚空中,而文宫的表面坑坑洼洼,有数不清的花花绿绿的毒液附着在上面,不断侵蚀文宫墙壁,冒着淡淡的烟雾。

    突然。文宫内的才气爆发,文宫墙壁处处裂开,一道道橙色光芒透过裂缝照亮虚空。

    那些花花绿绿的毒液如同被火烤的虫子一样,发出奇异的叫声,方运的耳朵听不到,但是却震得他的文宫摇摇欲坠。

    “这是怎么回事?上一次我成圣前秀才差点被文曲星动活活震死,这一次……怎么更进一步?我的文宫有种要爆炸的趋势!”

    方运心里正想着。只听轰地一声巨响。

    “完了,文宫真炸了……”方运带着最后的念头昏迷过去。

    就在方运文宫爆炸的同时,圣墟上空的太阳突然轻轻一震,随后圣墟所有的生灵都下意识看了天空一眼,发现什么都没有,便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只有少数奇特的生灵在明亮的太阳边。看到一颗星辰。

    文曲星出,白日星现!

    文曲星放出一道淡淡的星光自天而降,落在帐篷之中。

    这星光远不如太阳光亮,圣墟之中无人发觉。

    文曲星光落入方运的文宫所在。

    那些毒液原本还抗衡才气,但在这文曲星光一照之下。瞬间烟消云散。

    文曲星光蕴含着磅礴的伟力,先是引爆方运的文宫。此刻以原文宫为基础,掺入纯粹的文曲星力,重塑文宫。

    文曲星照,文宫蜕变。

    方运依旧昏迷,文曲星光慢慢地重塑文宫里的一切,静悄悄的,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连帐篷外的牛蛮人都毫无察觉。

    文宫的一切都成为虚化的半透明体,在文曲星光的力量下慢慢凝实。

    唯有那本奇书天地丝毫不受文曲星光的影响,文宫炸裂它不碎,文宫重塑它不动,默默地悬浮在文宫中,静静地注视文宫的剧变。

    圣元大陆,三蛮四海,妖界五山,一道道足以洞破虚空的目光看向天空。

    圣院轻轻一震,才气冲霄,橙色才气直上百万里,仿佛要与文曲星相连。

    东圣王惊龙微微抬头看天,头顶是房顶,但他眼中昼夜交替、星月流转,最后定格在夜空第一星文曲星上。

    文曲星光芒大涨,并凝聚成一股力量射向虚空,落在东圣无法看到的地方。

    “先是莫名五动,又是白日星现,受益者无人族,妖族的诅咒难道真会实现?”

    武国。

    衣知世正端坐在武国学宫,坐于一处文殿中,望着门外,脸上无悲无喜,口中不断讲授《春秋》,而他的声音形成奇特的回音,不断在文殿中回荡。

    他对面的数百学子带着虔诚之色聆听,那回荡的声音不仅没有干扰他们听课,反而加深他们的记忆,让他们对《春秋》理解的更加透彻。

    每当讲到精彩处,文殿上空花落如雨,片片芬芳,落地自消。

    大儒授课,余音绕梁,天花乱坠。

    “齐师、宋师、曹伯次于聂北……”衣知世的声音突然停住,起身,在众多学子惊骇的目光中,赤足冲出文殿,抬头望天。

    衣知世望着天空良久,轻叹一声。

    “星光为何不照我!”说完,衣知世脚下生云,飞出学宫。

    众多学子面面相觑,不知所云。

    庆国。

    “圣地之外有异人?”

    四海翻腾,沿海十九州被乌云笼罩,无尽巨浪奔涌,但片刻后烟消云散。

    东海龙宫。

    “文曲星这个混蛋,又打扰本龙美梦,又动又闪,早晚有你好看!小龟,收起龙门,升东海龙柱,镇八方九地!快去买天下好诗文,买不到就抢!”

    “啊?是!龙圣陛下!”三千年岁的老龟相匆匆离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