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17章 废纸
    在倒地的同时,方运的手迅速掠过含湖贝,拿出一颗伪龙珠,但已经无力放入嘴里,李繁铭急忙拿起那颗伪龙珠塞进方运嘴里,然后伸手从自己的含湖贝中拿出一颗散发着香气的药丸,送入方运嘴中。

    伪龙珠和药丸渐渐化开,发挥作用。

    方运的目光黯淡,似是要给李繁铭一个感激的眼神,但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李繁铭大喊:“玉青!华玉青!快来啊!快把华玉青叫醒。”说完抱起方运。

    朦胧的夜色下,一头牛蛮将疯狂地追向越来越远的灵豹,李繁铭则抱着方运向华玉青所在的帐篷跑去。

    许多人衣衫不整走出来,山上的洞口有许多妖族探出头。

    一脸疲惫的华玉青手持一本蓝色封皮的书跑出帐篷,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怎么回事?”

    “方运中毒了!被灵豹偷袭,求求你快救他!”

    华玉青松了口气,脸上的紧张之色消散,随后就见他手中的医书飞到胸前,悬在半空中,哗啦啦自动翻页,翻到《祛毒篇》。

    整本医书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辉,就见医书上的黑色字体飞出来,飞到天空化为一团洁白的光芒,进入方运的体内。

    《祛毒篇》成了一片白纸,很快出现极淡的灰白色文字痕迹,文字颜色慢慢变深,一个时辰后可恢复为黑色字体。

    方运立刻哇地向外吐出一口污血,他的嘴唇黑的如煤炭,三道伤口处不仅肿起,甚至还散发着恶臭。他缓缓睁开眼,还没来得及看清众人。眼皮就重重合上。

    “不好!”华玉青惊呼一声,伸手握住医书,才气迅速涌入其中,就见《祛毒篇》上的文字以极快的速度变深,仅仅十息之后恢复。华玉青再度把《祛毒篇》的力量送入方运的体内。

    一缕黑血从方运的嘴角流出,贾经安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用毛巾擦拭方运的毒血。

    “玉青兄,方运怎么了?你的医书难道救不了?”李繁铭急忙问。

    华玉青的眉头紧皱,也不答话,拿出一把骨刀。以极快的速度切开方运的伤口,挤出少许毒血,然后敷上一些药末。

    他伸手搭在方运的手腕上,然后拿过毒血毛巾仔细看了看,又放在鼻子下闻,最后眼中闪过一抹无奈。道:“试试最后的手段吧。”说着,那本医书再度浮现在他面前。

    华玉青轻声道:“杏林有义,岐黄尚德,医者仁心,不可不救。”说着,《祛毒篇》共十二页纸飞出来,不断吸收他的才气。

    上面的字由灰变黑后。依然在吸收华玉青的才气,最后他才气耗尽,十二页《祛毒篇》仍然浮在半空不动,而华玉青脸上的血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最后血色全无,身体轻晃。

    周围的举人立刻上前扶住他。

    片刻之后,十二页《祛毒篇》融合成一团拳头大的光球,飞到方运的头上,随后那光球分出七条细细的白色线状烟雾,分别进入方运的耳、鼻、眼和口中。

    一股浓烈的药味向四面八方扩散。远比熬药时候的药味浓百倍,一些举人不得不减缓呼吸,甚至被呛得咳嗽。

    白色烟线不断进入方运的体内,白色光球也慢慢变淡,最后消失。

    医书薄了一些。《祛毒篇》已经不在医书中。

    方运的面色原本一片惨白,呼吸若有若无,得到这《祛毒篇》救治后,脸上有了细微的血色,呼吸勉强平稳。

    李繁铭等人松了口气,然后看向华玉青。

    华玉青用沙哑的声音道:“这毒十分霸道,由多重毒混合,仅仅我确定的就有妖王蛇妖的毒、妖界毒蛟的毒和一些毒虫的毒,这些毒不仅伤身体,还能毁文宫,除非谁能拿出大儒医书,或者妖界那几种解毒的神果,否则不可能救得了他。最多三个时辰,他就会毒发身亡。”

    韩守律道:“我这里有一颗妖帅蛟龙珠,不知能否救下方运?”

    华玉青面色一喜,道:“蛟龙珠的功效远超伪龙珠,少则能为方运续命五日,多则半个月,可能撑到圣墟结束。只要回到孔城,圣院可以立即解掉这毒。”

    “好!”韩守律说着,拿出一个比拇指头大一些的洁白蛟龙珠,周围不断有水雾凝聚。

    远处的妖蛮露出贪婪之色和犹豫之色。

    荀烨神色一变,厉声道:“守律,你这是做什么?蛟龙珠对我亚圣世家来说也是宝贵之物,怎能随便送与外人?万一救不了他,岂不是浪费了宝物?以后你有伤,谁来救你。”说完就要把韩守律的手推开。

    一旁的贾经安却上前一步,阻住荀烨,愤怒地道:“荀烨!之前韩兄给方运圣墟秘录,你若是真心为了韩兄,我什么都不会说,但你根本就是为一己私欲,利用这种手段打击你荀家之敌!这一次你不仅不收敛,方运生命危在旦夕,你竟然变本加厉,和杀他又有何区别!”

    荀烨冷冷一笑,道:“不是你家的蛟龙珠,你当然不心疼。我们荀家与韩家是八百年的世交,我怎能看他如此糊涂!况且你误会了,若蛟龙珠一定能救方运,我绝不阻拦,但既然没有十足的把握,给他吃了也是浪费。”

    “你……”

    韩守律打断贾经安的话,眼中满是愧疚,道:“你们倒是忘了,那灵豹是我带来的。”

    “那与你无关,难道你救友人的灵兽还救错了?”荀烨道。

    韩守律轻叹一声,道:“荀兄,我知你不是因一己私利如此对方运,你是想为你祖父复仇,也怕方运崛起,导致荀家圣道有损。圣墟是一个无比残酷的世界,没有礼义廉耻。没有任何力量约束,但你仔细想想,在这种失序的世界,若是我们依然如在圣元大陆一样团结,我们还需要怕什么?帮方运。就是帮自己,救方运,就是救大家。这里没有秩序,难道你我心里也没有秩序?”

    韩守律轻叹一声,把妖帅蛟龙珠送到方运口中。

    荀烨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见众人看他的眼色有异。转身离去,边走边道:“就算方运活着离开圣墟又怎么样?他身中奇毒,在圣墟里和一张废纸有何区别?为了一张废纸浪费一颗蛟龙珠,真是愚蠢!你们养着这张废纸吧!”

    众人大怒,几人恨不得去打荀烨,但最终忍住了。

    大兔子愤怒地冲荀烨叫着。露出兔牙,恨不得咬死荀烨。

    李繁铭问:“玉青,这蛟龙珠能不能让方运站起来?应该可以用才气吧?”

    “我方才说过,混合的毒太多,方运的身体已经被破坏,他就算醒来,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至于才气……根据医书记载。那些毒恐怕已经在侵蚀他的文宫,一旦突破文宫,就可能毁掉他的文胆。这些毒可比普通弱水还要厉害。”

    众人纷纷叹气,一些人露出失望之色,本以为借助方运的月华可以在圣墟获得额外的帮助,现在看来,荀烨说的没错,现在的方运连废纸都不如,给他吃蛟龙珠的确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繁铭咬牙切齿道:“凶君!此仇此恨,我李繁铭记下了!”

    “什么意思?那豹子是凶君派来的?”一人疑惑道。

    那韩守律突然恍然大悟。懊恼道:“这豹子能使用文宝,必然不是灵兽,他体内一定有人的分神。凶君竟然能把分神寄居在豹子中,并且进入圣墟,若是偷袭必然无往不利。怪不得说方运一定死。可恨,我竟然成了他杀方运的帮凶!这件事,我也记下了!”

    “真的是凶君所为?”一人问。

    李繁铭道:“其他世家没必要用这种方法进入圣墟,也不可能突然袭杀方运。我突然想起来,那灵豹扑过来的时候,爪子似乎要去抓方运胸口放着的血滴兽皮,除了凶君还能有谁?”

    “看来没错了。”一人道。

    不多时,方运眼皮动了动,睁开眼。

    方运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人,感到全身各处有轻微的疼痛,而且头痛欲裂,感到文宫正被奇异的力量腐蚀,自己竟然无法神入文宫。

    方运动了动嘴,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话来,要坐起来,却悲哀地发现竟然失去对身体的控制,除了能睁眼,什么都做不了。

    “怎么会是这样?身体不能动可以想办法治疗,可文宫正在不断被神秘力量腐蚀,一旦文宫被毁,才气和文胆就失去了依靠,圣道终结,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真没想到,我竟然成了植物人,比那书山幻境中成为乞丐都悲惨。”方运心想。

    “方运醒了!”一人喜悦地道。

    李繁铭急忙问:“你感觉怎么样?”

    方运努力动了动嘴唇,可还是说不出话,他竭力压抑心中的情绪,竭力想保持平静,但双眼中仍然充满悲凉,充满无力,还有一丝绝望。

    一旁的华玉青惋惜道:“方运现在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你们不要打扰他,让他静静疗伤,等圣墟结束,圣院的力量自然会接我们出去。”

    一人问:“方运,你的文宫怎么样?能不能使用才气?”

    方运的目光暗淡下来,想要摇头,可一动也不能动。

    李繁铭狠狠瞪了那个举人一眼,然后道:“走,我们把方运送回帐篷,让他睡一觉,以后玉青兄每日治疗一次,很快可以痊愈。”

    一个举人张嘴要说《祛毒篇》已经没了,可立刻闭上嘴。

    要给方运一个虚假的希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