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211章 词成传天下
    上半首词写完,纸页无声,文字自鸣。

    一个清朗儒雅且和方运有三分相似的声音响起,朗读这首词,声音明明不大,却在瞬间传遍整座孔城,传遍整个曲阜府,传遍整个鲁州,最后传入海中。

    方圆万里内所有生灵都听到那声音在朗读《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不计其数的人走出家门,走出巷口,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数以亿计的人被这美妙的语句所震撼。

    几乎每个人都想像词中说的那样,乘风飞天。

    孔府学宫广场,无人出声,一片寂静。

    “此词一出,必然声传万里,第三异象。”词君低声道。

    方运书写后半阙。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方运写完最后一个字,五尺高的才气升腾而上,别的才气光柱都是稳稳上升,可这才气光柱如橙色的云在翻滚,煞是好看。

    方运在末尾写到:孔城中秋,作此篇,兼怀玉环。

    接着,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所有的文字竟然离开纸面,飞在半空,这些黑色金边的字不断在天空飞舞,如同调皮的鸟儿一样,然后连成一线围着方运转圈,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到纸页上。

    方运看到,那些文字落在纸页后竟然歪歪扭扭。然后它们调皮地扭来扭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原来的位置。

    “文字起舞!第四异象!”

    这一次不是词君一人开口,而是数百人一起开口。

    除了凶君,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现场再次鸦雀无声,此文的感情之饱满跃然纸上。尤其是文中的豁达和最后祝福之语,立刻让整首词的意境直上夜空。

    许多大儒张了张嘴,想要评论一番的,之后却沮丧地闭上嘴,镇国还可以评论一番,可这传天下的词篇。至少要半圣点评才行。

    司仪正要开口夸赞方运,却突然闭上嘴,惊疑不定后退,方运身后的人也跟着后退,几乎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方运前面。

    因为方运面前突然出现一人多高的盘状明月,皎洁明亮。

    在遥远的玉海城方家。杨玉环正抱着小狐狸,坐在院中的椅子上望着天空赏月。

    玉海城离孔城不到万里,《水调歌头》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杨玉环一开始有些疑惑,听到最后,隐隐有些伤感。

    小狐狸却跟撒了欢儿似的,从杨玉环的怀里窜出去。直立着身子在地上手舞足蹈,还不时跟杨玉环交流眼神,像是在说:看我啊看我啊,是不是和词里说的一样,起舞弄清影?

    杨玉环被可爱的小狐狸逗得开心笑起来,正要开口,惊讶地看到眼前竟然出现一轮盘状明月,直立在面前,而明月里,方运正站在一张桌案后。手持毛笔看向这里。

    “嘤嘤!”小狐狸兴奋得几乎疯了,直接窜进明月中。

    奴奴眨了一下眼睛,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不一样了,成了由月光组成的光芒,外形倒是一模一样。

    它四处张望。发现来到一处陌生的地方,这里似乎是一处高台,台下有无数人,而且都在好奇地看着自己。

    “奴奴?”方运绕过桌案,疑惑地看着小狐狸。

    奴奴仰头一看,立刻咧嘴笑起来,然后猛地一跳蹿到方运怀里,方运急忙伸手抱住,却发现手上没有任何感觉,似乎什么都没碰到。

    奴奴稳稳地站在他手上,奴奴似乎也觉察触感异样,低头看了看,然后晃了晃小脑袋不去想为什么,仰头看着方运,嘤嘤叫着,声音无比清晰,好像在问:想我没?想我没?想我没?说啊!

    方运愉快地笑起来,道:“想死我了!”

    奴奴立刻眯起眼,满面幸福地往方运怀里钻。

    方运抱着小狐狸,看向明月中,向杨玉环招手,道:“玉环你也过来。”

    杨玉环至今糊涂着,知道方运不会骗自己,于是两手轻提裙子,小心翼翼地走过明月。

    在穿过明月的过程中,杨玉环的身体也随之变化,由实体化为由月光组成的不透明的光体,如同月中走出的仙子,更加明艳动人。

    在杨玉环出现在高台上的同时,那盘状明月消失了。

    方运本来看惯了杨玉环,可此刻月光杨玉环多了一种仙女的优雅、神秘、清冷和美丽,一身长裙,简直一个活生生的月中仙子,让方运恍如梦中。

    “你转一圈我看看。”方运伸手比划。

    杨玉环还糊涂着,她素来听方运的话,轻轻原地转身,长发飘飘,裙角飞扬,月光点点。

    看着杨玉环,每个人都感觉她照耀了世界。

    等杨玉环转完,全场如同被引爆一样。

    “嫦娥!”

    “方运你太厉害了,把嫦娥都召唤出来了!”

    “还有玉兔!好可爱!”一个女孩大声叫。

    “我等读书人最多和花魁喝喝酒,方运倒好,一首词就把嫦娥给请出来了,这才是人中之龙啊!这才是风流的最高境界!”

    “方运必然是文曲星下凡,除了他,谁能把广寒宫的仙子请来!”

    “你们瞧,蒙家人都跟见了鬼似的,方运的红颜知己是嫦娥,他蒙家算个什么?哈哈哈!痛快!”

    “定然是嫦娥了,连玉兔都有!”

    “方运以后就是我一生的楷模!”

    词君疑惑地道:“月下美人,这是第五种异象?”

    杨玉环双手扭在一起,害羞地低下头,她在转圈的过程才知道周围有几十万人。似乎都能看到自己。

    方运看着娇羞的杨玉环,有些难以置信,心想:这首词竟然成了异界版的同步全息实景投影仪?而且自带美图功能?

    “中秋愉快。”方运微笑看着杨玉环。

    “嘤嘤嘤嘤!”小狐狸也抑扬顿挫地叫道。

    杨玉环这才抬起头,轻声问:“嗯。不过这是怎么回事?”

    方运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似乎这首《水调歌头》有特别的功效。那句‘千里共婵娟’中,婵娟就是月亮,把你送了过来。你身上的光芒越来越淡,恐怕很快就会消失。”

    “啊?”杨玉环轻呼一声,然后脸上闪过一抹羞意,上前一步伸出手。轻声道,“我想你了。”

    得美人青睐,方运大喜,也伸出手,两人握着,虽然感觉不到对方。但却浓情蜜意。

    宗午德在一旁问:“方镇国,嫦娥的小名叫玉环?”

    杨玉环噗哧一笑,急忙用一只手捂着嘴。

    方运笑着向台上的人介绍:“这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杨玉环。”

    那司仪伸手把扩音海螺递到方运面前,道:“你还是跟台下的人解释吧。”

    方运这才向台下看去,下面一片欢腾,不时传来“嫦娥”“玉兔”“文曲星”等喊声。

    方运微微一笑。用手揽着杨玉环的腰,道:“诸位中秋安好,这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杨玉环。”

    一人惊呼:“原来方运的妻子是嫦娥下凡!怪不得两个人在七夕的时候引动了牛郎织女星!”

    “原来如此!怪不得方运说蒙圣世家不如杨玉环一碗药汤,人家的妻子是嫦娥下凡,蒙圣世家怎么比?”

    “嫦娥姐姐!”

    方运哭笑不得,都说了是杨玉环,还是被人当成嫦娥。

    台下竟然有人争论起杨玉环是不是嫦娥,结果有人以奴奴是玉兔为证据,信誓旦旦说一定是嫦娥。

    李繁铭身边的大兔子听到了。很不服气,然后隔着一丈多的距离跳上去高台,比普通妖兵都矫健,直立着身子,站在高台边冲着所有人摇晃爪子。好像在说:我才是玉兔!我才是玉兔!那是狐狸!是狐狸!

    李繁铭看着它那硕大的身躯,手扶额头低声道:“你是吃撑的玉兔。”

    突然,所有人都感到空气轻轻一震,随后一股恢宏伟岸的气息从天空传来。

    众人抬头望去,就见一道远比之前任何一次月华照耀都粗的光柱直射而下,之前的光柱因为太细太远,没人能看清来自月亮,但这一次每个人都清清楚楚看到一道粗大的月光光柱从月亮上发出,穿过不知多少万里,落在孔城中。

    整座孔城都笼罩在银白色的月光之下。

    月光迅速收缩,最后收敛在高台上,然后一分为五。

    颜域空等四人的月华要比之前所有人浓,哪怕墨杉几人的诗词才气不如之前那个举人的才气多,可现在降下的月华都比之前的多,都比之前的浓,可以说远超普通鸣州,无限接近镇国。

    这四个人身上的月华再浓也是半透明的,四个人本应该高兴,可他们都呆呆地看着落在方运身上的月华。

    全场再一次寂静下来。

    笼罩方运的月华太多了太浓了,竟然是不透明的银白色,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方运、杨玉环和小狐狸。

    “这……这么多的月华,哪怕两倍的传天下也达不到吧?至少要半圣才有机会得到,文王世家这么舍得?”词君道。

    “不对!五人没有请月华天降,是月华自行降下,恐怕并非文王世家赐予。”

    词君无奈地道:“自引月华,第六异象?我一定是醉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