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95章 狂君方运
    方运道:“我听说文宝武侯车里有许多机关,最常见的就是毒箭,消耗才气驱动,足以力敌一位大学士。要是里面放置含湖贝甚至更大的饮江贝,毒箭等东西岂不是可以源源不断?”

    李繁铭道:“凶君的武侯车里的确有饮江贝,还有一页蒙圣的亲笔圣文!只要圣文在,大儒之下无法动摇他分毫,而大儒也只能赶他走而无法伤他。关键是武侯车极快,只要才气充足,大儒的平步青云也无法追上。”

    听到圣文,方运沉默不语,这就是半圣世家的底蕴,那些豪门甚至虚圣豪门哪怕强盛一时,只要没有圣文,在半圣世家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一辆武侯车只能出风头,还不至于让他大出风头吧?”方运问。

    “武国和我们启国一直对立,他为了增加在武国的地位,故意挑衅我启国翰林,一日三文斗,初十、十一和十二连胜九场,第九场甚至还胜了一位新晋的大学士,启国已经无人敢与他文斗。当年的武国衣知世横扫我启国,而本代启国又出了个史君,反压了武国一头。随后凶君横空出世,以半代之差避开史君,力压我启国同代弟子。唉……”李繁铭轻叹。

    方运这才知道是国家之争。

    启国和武国都在最强国家之列,两国偏偏还接壤,仇恨绵延近两百年,一直对立。

    方运意识到凶君和蒙家的聪明之处,只要不与武国皇室和武国世家为敌,全力打击武国的敌人为武国扬威,哪怕做事比较过分,武国各世家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会维护他,让他当武国的一把利剑。当年蒙圣虽然残暴,可始终没把武国的世家得罪太深,最多是摩擦而已。

    凶君和蒙圣一样。小节有亏,但大义在身,因为两个人都通过杀妖灭蛮修炼自己的兵法,军功显赫,远超同辈人。

    只要凶君不灭豪门一族,只是打压或“借”用一些文宝兵书,其他半圣世家就没有必要动手。最多只是警告。

    正是因为兵圣孙家的警告,凶君不想把兵家得罪死,想舍了韩信点兵台换血滴兽皮退一步给兵圣孙家一个面子,但方运拒绝了。

    “砰砰砰……”

    “方运在不在!”

    猛烈的砸门声和嚣张的喊声几乎已经表明了蒙家的来意。

    卫氏夫妇去开门,大门打开,一头头蛮牛将气势汹汹冲进来。在正厅和大门之间排成两排。

    一位老者双手背在身后慢慢走过来,他一头银发,身穿白衣绣剑进士服,身体挺直,昂着头,满脸的倨傲之色。

    身后跟着牛蛮帅和其余的牛蛮将,缓缓向里走来。

    正厅里的人纷纷站起。有三个半圣世家的弟子甚至弯腰作揖问候。

    “蒙伯伯。”

    “蒙二叔。”

    “蒙老先生。”

    方运这才知道,这位就是蒙家当今家主的弟弟,凶君的二叔,蒙厉,那日李繁铭说过,蒙厉此人非常傲气,一直以身为半圣后裔为荣。

    “嗯。”蒙厉很随意地点了一下头,在他眼里这些半圣世家的旁支根本没什么地位。又不是那些著名的天才,丝毫不在意。

    蒙厉看着方运和李繁铭在一起,面色一沉,冷哼道:“你就是抢走我蒙家之物的方运?小堂用韩信点兵台与你换你都不换,还散布谣言中伤他?”

    方运笔直地站立着,脑中闪过无数念头,很快毫不客气道:“蒙伯伯说笑了。若我手里的东西真是方家之物,按照你们蒙家的一贯作风,必然会上门来抢然后废我文宫。此物有纪伯伯作证,乃是我花钱买的。”

    李繁铭立刻道:“我可以找来舅舅为他作证。”

    蒙厉听到方运讥讽蒙家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轻蔑一笑,道:“不用了,我们已经找到那个偷走我蒙家之物的货郎,他已经亲口承认盗窃我蒙家之物,然后把血滴兽皮卖给了那个古玩商人。他已经在我武国签字画押,我这里有文书。”

    说完,蒙厉随手一抛,一页纸飞向方运。

    方运看都不看,任凭那纸碰到自己胸口然后掉落,因为连傻子都知道,必然是蒙家动用力量找到那人然后逼那人写了这份文书。

    上一次有凶君的堂兄来挑拨离间他和纪家韩家,这次竟然得寸进尺当面污蔑他买赃物,方运忍无可忍!

    方运眼中怒意升腾,道:“既然蒙家这么说,事关蒙圣世家名誉,这里又是圣院脚下,上有众圣,那我们干脆请圣裁。若圣裁说那是你蒙家之物,我承认我买了赃物,赔礼道歉,去蒙家上香参拜蒙圣谢罪。若不是你蒙家之物,只需要凶君写‘我错了’三个字给我,如何?”

    蒙厉一阵恍惚,心想这小子怎么比我还狂比凶君还凶,张口就请圣裁,当半圣是县令吗?天底下谁也不可能一张口就请圣裁,他怎么不按常理开口?

    李繁铭等众人也暗暗心惊,这方运真是太狠了,不仅敢请圣裁,还敢让凶君写“我错了”,果然是上了《圣道》头版的天才,知道这种时候不能退,一旦后退,面对蒙圣世家必然满盘皆输。

    蒙厉心中暗骂方运奸诈,脸上的倨傲少了许多,道:“你以为众圣专门等着为你请圣裁?真是狂妄!不过,我们蒙家始终愿意讲道理,哪怕你买了赃物,我们也依旧愿意用一件大儒文宝换你的血滴兽皮。说吧,你要换什么,只要我蒙家有的,你大可开口。”

    “哦?”方运打量了蒙厉一眼道,“既然蒙家如此急公好义,那我也勉为其难答应,换一件武侯车吧,武侯车里的圣文我就不要了,但那饮江贝得给我留着。换了武侯车,我马上坐车回济县,不去圣墟了。”

    李繁铭等几个人差点笑出来,这个方运简直太会选了,武侯车由半圣才气洗礼,本身价值就超过韩信点兵台,那饮江贝更是相当于一件不错的大儒文宝,而这些天凶君一直用武侯车炫耀武国强盛,要是真被方运换走了,不知道多少人会惹来多少嘲笑。

    蒙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想蒙霖堂既然是凶君,这个方运岂不就是狂君?真是太狂了!

    “除了武侯车,其他任你换取。”蒙厉恶狠狠地盯着方运,充满威胁之意。

    方运点点头,道:“好吧,让我想想……不如这样吧,《韩信三篇》相当于大儒文宝,只要凶君把《韩信三篇》还给韩家,我就把血滴兽皮双手奉上。大家都是人族,抢人传家宝这种不要脸的事还是少做为妙。”

    李繁铭吃惊地看着方运,没想到方运竟然如此机智,凶君没了《韩信三篇》就没法进圣墟,就算有血滴兽皮也没用,所以凶君不可能换,但方运这么说,不仅事后韩家很感激他,所有蒙家的敌人都会对他大有好感,同时还化解了蒙厉的攻势。

    蒙厉脸上有些难堪,倨傲之色已经所剩不多,黑着脸道:“你也不能选《韩信三篇》。”

    方运顿时气愤地喊道:“你们蒙家欺人太甚!先是污蔑我买赃物,却不敢请圣裁;后来我退一步愿意交换,可你们呢?这个不换那个不换,明明就是在欺负我一个寒门子弟!你们要是逼急了我,我现在就请圣裁,我就不信天下没有讲理的地方!”

    蒙厉知道自己此行彻底失败了,除了强夺或付出真正重要的文宝,不可能得到血滴兽皮,但这里是孔城,私军可以嚣张一些,甚至可以欺负那些名门豪门,但要是在孔城抢夺方运的东西,孔家和东圣绝饶不了蒙家。

    方运的文名太盛,孔家要是眼睁睁看着方运在孔城被抢,那这第一世家的名号就别想要了。

    蒙厉眼中的倨傲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意、怒意还有一丝杀意。

    “方家小儿,看你略有文名,蒙家先让霖羽好言相劝,我现在又亲自登门,可你竟然如此咄咄逼人,若是再不认错,不要怪我蒙家翻脸无情!”

    蒙厉说着,突然底气十足,再次昂起头,脸上恢复了少许倨傲之色。

    “拿武侯车或者《韩信三篇》来换,我已经开出价码,你回去问凶君吧,多说无益。送客。”方运平静地说道。一旁的人暗暗称赞,方运竟然已经有了名士风范。

    卫氏夫妇只是象征性地上前一步,不敢真的强行送客。

    蒙厉缓缓道:“你要知道,我不只代表我自己,我代表的是蒙霖堂,是凶君!”

    “那又怎么样?”方运反问。

    “因为,从来没有人可以拒绝凶君两次!哪怕你想当狂君也不行,在凶君面前,你狂不起来!”

    方运感到莫名其妙,问:“狂君?谁说我要当狂君了?至于拒绝凶君这种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习惯就好了。”

    方运的语气轻描淡写,几乎让蒙厉气炸了肺。

    一旁的一些举人暗暗向方运伸大拇指,敢这么说凶君的人,天底下真没有几个。

    “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蒙厉凶狠地瞪了方运一眼,转身就走。

    蒙厉刚走了两步,他的传音海螺出现方运听过的声音。

    “的确,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有资格这么说,所以我给你第三次机会,明日中秋文会,你双手捧着血滴兽皮献给我,半跪谢罪,你我之事一笔勾销。如若不然,你进得了圣墟,走不出来!狂君的名号,休想得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