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84章 凶圣,凶君
    蒙霖羽在说话前,手握一件文宝,才气的力量把谈话的声音与外界隔绝。

    方运听到他说皮毛,心中一惊,没想到蒙家这么快就盯上自己。

    蒙圣世家和大多数半圣世家不一样。

    蒙圣世家的源头,是秦朝的大将军蒙恬,因改良毛笔地位尊崇,但并非半圣,地位和虚圣相当,也有人称之为笔圣。

    一百多年前,蒙家的一个普通的旁系后代突然崛起,获蒙家主家的支持,得到蒙恬、白起、吕不韦、商鞅等秦国许多大将甚至半圣的遗物,从中参悟种种圣道至理,后成大儒,冲击半圣。

    后来他屡次冲击半圣失败,性情更极端,甚至独占蒙家之物,跟主家起了冲突,废了主家,自立蒙家嫡系,把原来的主家赶到荒漠边陲。

    他最后见成圣无望,带兵杀敌,转战景国、庆国、启国和蛮族各处战场,以敌国和蛮族为磨刀石,以白起的兵家杀伐为体,辅以吕不韦和商鞅之术,一路厮杀,最终走出自己的勇之圣道,成功封圣。

    因其性格强势,手段强硬,计谋毒辣,无论敌我都惧怕他,人称“凶圣”,而他竟然不在意,欣然接受这个称号。

    蒙圣以绝望之念和兵家杀伐筑成圣道根基,隐患极大,成圣后不久明悟一切,变得内敛,一直默默潜修,最后无影无踪,圣院没有公告他的任何消息,被列为失踪的半圣。

    后人分析。蒙圣错在对人族杀伐过重,而且他的性格过于极端。主修同样极端的勇之圣道是大忌,当年孔子的弟子子路同样鲁莽好勇,最后得孔子指点修义辅勇,方才成半圣。

    蒙圣成圣后几乎没有再露面,连自己的圣道书典都没有著成,以至于科举的请圣言都没有他的著作,偶尔会问到他的成圣时间。

    蒙圣世家也随之沉寂下来,因为他们的仇家太多。有的半圣世家甚至不承认蒙圣的半圣身份。

    因为蒙圣的许多言行和正统兵家冲突,孙子世家和孙膑世家等兵家世家从不与蒙圣世家来往。

    直到十五年前蒙家新的天才蒙霖堂崛起,蒙圣世家再度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内。

    蒙霖堂,自号西北狂生,五年前成翰林时候发誓,一旦成大学士,必夺本代四大才子之位。人称凶君。

    凶君,活脱脱第二个凶圣,但却比凶圣更理智,方运听过蒙霖堂的骄狂之名,得罪过许多名门豪门甚至毁人一族,但至今没听说得罪过半圣世家。

    方运知蒙霖羽应该是蒙霖堂的同辈兄长。道:“不知蒙兄从何处得知这个消息。”

    蒙霖羽微笑道:“纪家。”

    方运怒目一瞪,不由得想起那日的三人,怒道:“卑鄙!”

    方运的表情很直接,但是他的脑中却闪过无数的念头,瞒天过海之计的力量不由自主动起来。同时感受到对方竟然在暗中调动兵家力量。

    蒙霖羽轻叹一声,道:“那纪家衰败不堪。一直小心谨慎,不愿与你冲突,又恨你先他们得到皮毛,所以暗中散播这个消息,妄图借别的世家或我们蒙家之手除掉你。霖堂虽然凶名在外,但大都是仇敌抹黑,他不过是直性子而已,生怕你误会,所以派我来与你分说。”

    方运眼中仍然有怒色,道:“纪家不敢直接夺那皮毛,是忌惮东圣大人?”

    蒙霖羽做思考状,摇头道:“这我就不知了。”说完闭嘴。

    方运怒气渐渐消散,道:“谢蒙兄提醒,若不是蒙兄前来,我恐怕会被纪家的人蒙骗。”

    蒙霖羽叹息道:“你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根基不深,你若有根基,谁人还敢招惹你?”

    “我明白,这是我的短板。”方运诚恳地道。

    “其实,你的恩师并非是半圣吧。”蒙霖羽突然道。

    方运无奈道:“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他根本就没说过,我不成进士,根本没资格知道他的身份。”

    蒙霖羽道:“最近众圣世家有了定论,你的恩师不可能是一位半圣,所以庆国武国的人已经蠢蠢欲动。这话本不应该对你说,但为了体现我蒙家的诚意,我理应把这事说与你听。”

    方运坦然道:“我从来不曾用恩师的名号招摇撞骗,无所谓别人怎么想。我想东圣大人助我杀庆国大儒也不是为了我的恩师。”

    蒙霖羽没有说话,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果然是名震十国的方茂才,胆气十足!听说你州试中举之后,就要文斗一州;京试考中进士后,要去文战庆国,收复一州之地,可是真的?”

    “我已经厌倦了庆国无休止对景国的打压,为了以后可以在景国安安静静读书,总要把周围的蚊子解决,你说对吧?”方运含笑看着蒙霖羽。

    蒙霖羽点点头,道:“此言有理,霖堂若是听到,一定喜欢你这种做法。嗯……我来此除了说纪家的事,还想用一物换那毛皮。当然,我绝不会勉强你,等我说出我们准备用什么交换,你若拒绝,我就当从来没问过,免得伤了和气。”

    “若蒙家诚心交换,我必然投桃报李。”方运道。

    蒙霖羽道:“你可知点兵台?”

    方运神色一凛,郑重道:“可是后人称之为战神的淮阴侯韩信之物?”

    “正是韩信的点兵台。根据《史记》记载,韩信功高震主,本来就遭猜忌,后与叛国贼陈豨勾结,汉太祖伐陈时他装病不出,最后被吕后设计处死。韩信终究是兵家之人,临死前要求把自己才气注入官印,化为点兵台,成为一件极为强大的文宝,远超寻常大儒文宝。”

    “此事我也知道,可惜一代战神,胯下之辱,暗渡陈仓,背水一战,国士无双,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他若生在现在,没有强汉国运压制,恐怕会顺利成为兵家新圣。”方运为韩信感到惋惜,若是以战绩军功和兵法论,韩信定然成圣。

    “的确可惜,一代人杰啊。”蒙霖羽道。

    方运问:“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据说这韩信点兵台有很神奇的作用,蒙家真舍得换?”

    蒙霖羽道:“我们蒙家上下都舍不得,但为了表示诚意,就用点兵台来换那皮毛,比纪家出价如何?”

    “远高于纪家。”方运道。

    “那你答应交换?”蒙霖羽问。

    方运问:“我再考虑三天,蒙兄是否愿意等三天?”

    “三天而已,等得起!不过,三天以后你若是不同意,我只能离开。韩信点兵台是兵家重宝,威力不凡,任何人都不可能用这种文宝换那块皮毛。”

    方运道:“纪家人说过,那皮毛最多值一件普通的大儒文宝,可蒙家为什么舍得拿顶尖的大儒文宝来换?”

    “唉,其实也没什么,但请你不要对外人说起。”蒙霖羽道。

    “放心,若蒙家有诚意,不管最后交换与否,我都不会对外人提起这件事。”

    蒙霖羽道:“先祖蒙圣封圣后不久,发现自己圣道根基不稳,于是寻求弥补方法,最后失踪不见。我们蒙家根据种种迹象推断,先祖恐怕从妖界进入了圣墟,而那毛皮,恐怕跟我先祖有关。”

    “原来你们是为了追寻先祖的踪迹啊。唉,你这么一说,我真想马上交换。对了,既然纪家把这件事告诉你们蒙家,别的半圣世家也知道了吧。”

    蒙霖羽道:“两界所有人都盯着圣墟,这种事当然瞒不住,不过许多人不知那皮毛的用途,并不关心,毕竟圣墟秘密众多,各世家恐怕都掌握一些东西,不差一块皮毛。”

    “这样啊,看来我要是不与蒙家交换,会承受很大的压力。好,容我多想想。”方运说着站起来。

    蒙霖羽看方运要送客,也随之站起来道:“那三日后我再来。”

    “蒙兄慢走。”方运送蒙霖羽出去。

    等蒙霖羽走了,一个直脾气的老人沉着脸道:“方运,蒙圣当年屠我两城,和我景国有血海深仇,你可不要忘了。”

    又有一位老人道:“你在玉海城可能不知道,我这些年周游各国,听到见到很多事。那蒙霖堂的天资还要超过蒙圣,而且修得也是兵家杀道,在成为进士后,凭借半圣世家的身份巧取豪夺,不断壮大蒙家。半圣世家本来只有一镇之地,但他们蒙家却霸占了整个蒙县,蒙家各地的弟子都在那里学习,气象昌盛。”

    “武国皇室不管?”方运问。

    “为了一县之地不值得与半圣世家翻脸。你千万小心,那蒙霖堂修的是蒙圣的圣道,虽然比蒙圣要收敛,但仍然极为狠辣。据说他本来主修《孙子兵法》,想要成为正统兵家,但后来不知受到什么刺激,发誓要重证蒙圣的圣道,为其祖辈洗刷耻辱,定要让《蒙圣兵法》出现在请圣言中。”

    “这我真不知道,毕竟这里和武国的蒙县相隔数万里。”方运道。

    那老人神色严肃,道:“我们都不喜蒙霖堂,但他实在毒辣,正在大肆掠夺,不择手段壮大蒙家,真可能让蒙家恢复当年的气象。前几日我的一位武国老友曾给我鸿雁传书,说蒙霖堂竟然逼得豪门韩家和张家不得不交出兵法《韩信三篇》等其他文宝,后来孙家有人因此开口,蒙霖堂才不得不暂时收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