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73章 四大圣琴
    方运想起书上各种记载,不得不承认龙族是天生的王者,不仅掌控整个世界的水系,还能用各种强大的龙族妖术,人族除了孔圣在的时候能压制得龙族,其他时候的最强力量都比龙族弱一些。

    冯院君低声道:“有的事外人不知道,但我们这个层次的几乎人尽皆知。当年千年条约刚结束,妖蛮众圣直入两界山,眼看人族众圣不敌,四海龙圣齐出手,把妖圣打退。所以龙族有时候霸道一些也无妨,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们都可以忍让。”

    “哦,原来传言是真的。”方运道,这种事一直有传言,但却从来没有记载。

    “从那以后,众圣才加速提高战诗词地位,而琴棋画也得到重视,毕竟大道虽强,能有几人可得?”

    方运道:“说到琴棋书画,我主修书法,辅修画和琴,棋道因为需要常有人对弈,我暂时还不想学。书画一家,有笔墨纸砚即可。但琴却需要买好的,引龙阁应该有吧?”

    “若是买普通琴,自然随处可去,但要是买文宝琴,今日最好去引龙阁。四大圣琴你可知道?”

    “当然,圣琴‘号钟’,最后被琴圣伯牙所得;圣琴‘绕梁’据说已经被毁;赋圣司马相如的圣琴‘绿绮’人尽皆知,他就是用这琴弹奏了凤求凰求得卓文君,而后两人在与蛮圣一战中唤出凤凰,使得卓文君的那架瑟获得凤凰的力量,名为‘鸣凰’。至于第四架圣琴,就是蔡文姬之父蔡邕的‘焦尾’,同样名传天下。”

    冯院君道:“那绕梁没毁,就在龙宫中!”

    “这样啊。据说圣琴号钟在圣院里。千年无人能弹?”

    冯院君点头道:“那是琴圣之物,琴道入第四境才勉强能弹。而且号钟之声奇特,明明弦动有钟声激荡,号角长鸣,曾被孔圣亲口称之为‘天下第一杀琴’‘有琴圣之魂’。除非此琴认主。否则两界山不破,无人能动。那号钟常年置放于琴殿,据说单纯的威能已近亚圣文宝,若是能有人能弹奏战曲,哪怕只是大学士,也能一曲破灭十州。”

    “其余两架圣琴呢?”

    “绿绮在司马家中供奉。与之配对的‘鸣凰’却消失不见,而司马家对这件事一直讳莫如深,一直无人知晓缘由。至于蔡邕大儒的焦尾,本来是大儒文宝,后由其女蔡文姬作《胡笳十八拍》相应,再加上得半圣滋养。成为圣琴,一直不断易手。这四大圣琴难得,但名琴你有机会得到,诸如‘春雷’‘九霄’等等。”

    “你说的名琴,起码也是大学士文宝,甚至是大儒文宝吧?我的两根龙角,恐怕也只能换一件翰林文宝。毕竟翰林文宝一旦炼成。那个翰林就才气全无。”方运道。

    “一根龙角就差不多能换一件翰林文宝。因为那清江蛟王是圣族血脉。你看那普通的蛟龙,要么没角,要么只有独角,但圣族蛟龙不同。四海龙族的龙子龙孙不少,但真正称得上真龙的一共也只有几十条,斩它们的龙角磨砺唇枪舌剑?那是痴心妄想!所以圣族蛟龙的龙角非常珍贵,一支角就可换一件翰林文宝。”

    “既然蛟王龙角这么珍贵,我留着等成为进士后用来磨砺唇枪舌剑。”方运道。

    “、你太小瞧你自己了,你留一支角足够。等你成了进士,磨砺完一支角后。难道还找不到大妖王的蛟龙角?说不定你那时候舍得用真龙骨、真龙角磨砺!你要是真能找齐一整条龙骨加龙角磨砺全剑,最后剑出如龙,以后蛟龙见到你恐怕得跪迎。”

    方运微笑道:“你说得太夸张,怎么可能有人能找到一条真龙龙骨磨剑。不过你说的有道理,我留一支龙角。另一支用来换取他物。”

    到了夜里九点,七夕词会正式结束,众人纷纷离开。

    冯院君本来要和方运一同去引龙阁,两人刚站起来,董知府就道:“走,去圣庙,太后召我等问话。”说完笑看方运。

    冯院君道:“那我晚一些时间去引龙阁。”

    “好。”

    “告辞。”

    方运独自一人下了楼,见赵红妆正站在一张桌前,依然一身男装书生打扮,手持金边纸扇,于是走过去笑道:“你怎么不上去?”

    “这种大文会,我很少凑热闹。”赵红妆一边扇扇子一边道。

    方运记得端午文会的时候赵红妆也没跟那些地位最高的文人在一起,只参与普通文人的集会,最后才参与庆功宴,应该是怕惹人非议。

    “我要去北城的引龙阁,你呢?”方运问。

    赵红妆脸上闪过一抹羞涩,道:“你……能不能写一首《鹊桥仙》给我?放心,我不要原稿。我在京城还有许多名家字画,可以跟你换。”

    方运看得出她贵为公主,不习惯主动去求人。

    “一副字而已,再说你都准备好了,我不写也太不给面子。”方运说着拿起桌上的笔,酝酿片刻,蘸墨书写。

    赵红妆充满期待地看着方运,等方运写完,她痴迷地看着《鹊桥仙》,低声赞叹道:“真好!词好,字也好,真好!谢谢你。你这幅字至少值一副妖帅战画,等我回了京,就托人送你。”

    “你要回京了?”方运问。

    “嗯,这里的事基本完成了,等我离开前会告诉你。”赵红妆没有看方运,继续盯着那首《鹊桥仙》,已经完全入迷。

    方运不打扰她,慢慢向外走。

    城墙下摆着许多酒桌,是董知府邀请参加七夕词会的人,大都是读书人,有的激烈地争论《鹊桥仙》的用典,有的在拿别的诗词比较,但超过三成的人默默地喝着闷酒,不知是否因这首词而回忆旧日情事。

    路上有人认出方运,或仰慕或羡慕地看着他。

    唐大掌柜快步跟了上来。边走边说:“你的帝王诗和七夕词,和《白蛇传》一起印刷没问题吧?白素贞为救许仙水漫金山书院,和止涝诗词挺应景。白素贞被蔡禾镇压在金山书院二十年,这《鹊桥仙》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恰恰是白素贞和许仙的写照,诗文遥相呼应,必然大卖!”

    方运笑道:“唐掌柜说的不错,就这么办吧。”

    “我马上去准备。”唐大掌柜喜上眉梢,快步离开。

    “两天后告诉我销量。”方运道。

    “当然!”

    不多时,方运看到杨玉环等人。

    “少爷。我们在这里!”方大牛向方运挥手。

    方运点了一下头向那里走,看向杨玉环。

    杨玉环脸上浮现淡淡的粉色,甚至连白皙的颈部也被染上红霞,她也点了一下头,然后假装看向别处,只是微翘的嘴角出卖了她见到方运的欣喜。

    赖偏将道:“方镇国。你可帮了方大牛大忙了!”

    “哦?怎么回事?”方运笑着问。

    于是众人一边走一边说笑。

    从南副城到北副城太远,众人不得不上了马车,到了北副城门口才停下。

    因为是七夕,各处的人涌向北副城,众人只能再度下车行走。

    庞举人给方运使了一个眼色,方运望过去,一个中年人冲他点了点头。周围还有八个士兵模样的人。

    方运记得这人,是一位进士将军,显然是怕他去北副城出事。

    方运轻轻颔首表示感谢,然后一手拉着杨玉环的手,一手把奴奴放到肩头,和众人一起向前走,而八个士兵则包围方运等人,避免任何人接近。

    众人一路顺利到达了引龙阁门前,引龙阁是一座富丽堂皇的三层楼,通体紫檀色。占地要比别处大一些,大概有十丈宽、二十多丈长,是一等一的大商户。

    引龙阁的牌匾上面,有一颗颗纯金的龙头,足有一头牛那么大。金光灿灿,口里含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比圆月还明亮。

    引龙阁的八道大门有四个入口、四个出口,客人进进出出,川流不息,但也很有秩序。

    方运一边走一边看着大门,和普通的门不同,引龙阁的门帘竟然都是一片水幕,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方运是第一次来引龙阁,甚至也是第一次来北副城,但知道普通时候引龙阁绝对不是这样,隐隐想起一件龙族重宝。

    方运随着前面的人进入水幕,身体没有丝毫的感觉,那层水幕好似不存在。

    “啊!”方大牛瞪着大眼,忍不住叫了一声

    眼前哪里是什么商铺,根本就是一处无比华丽的城市,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人和商铺,绵延到一里外,而且天空竟然有日月星辰,把整座宫殿照得透亮。

    方运笑道:“有什么好叫的。这应该是传说中‘天地贝’,和虚楼珠一样是海中奇宝。应该只是节日里才拿出来用,对吧赖偏将?”

    赖偏将笑道:“方茂才果然见多识广,这就是天地贝,在东海龙宫里也是稀罕之物。只要元气足够,天地贝可扩大到方圆百里,足以装下一座大城市。天地贝太耗元气,引龙阁一般只在少数几个节日用天地贝,每一次必然会引得数万人。人越多,天地贝越大。”

    方运看到这里站着许多身高七尺的金甲大汉,全身都被金甲包住,连眼睛都看不到,只有一道缝隙。

    赖偏将低声道:“这些金甲大汉应该是虾兵蟹将所化,是清一色的妖将!”

    放眼望去,这样的金甲侍卫少说也有千人,方运不得不暗叹龙宫家大业大,这等于人族拿举人当侍卫,圣院都没这么浪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