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69章 龙角磨剑,奴奴……
    庆国人默默地看着兴奋的景国人。

    “不要泄气,还有机会!拿出诗君的七夕诗,必然可以力压群雄!”

    “对,等方运的词一出来,立刻用诗君大人的诗压他!”

    在众人欢庆的时候,冯院君和方运在城楼的角落里聊着引龙阁的事。

    聊了一会儿,冯院君低声道:“人多的时候,我不便说。你那首《咏日》是明红通韵,一点问题没有,只是原文后两句论气势远不如前两句。最后一句的‘日破云涛神州红’,神州红用典应是《史记》中的‘赤县神州’,但那‘日破云涛’四字,却隐隐有帝王相争之势,所以才让那大日金龙更强,到底指何事?”

    方运暗道这位即将成为翰林的冯院君果然不凡,但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事,只能岔开话题道:“这个以后谈,我只是好奇那金龙最后会怎么样?”

    冯院君笑道:“这种涉及龙族的事情,恐怕连圣人知道的也不多。以前也有过帝王诗,诗页中飞出的腾龙无一例外,都是去了龙宫。至于那些龙具体如何,有的猜测投胎成真龙,有的说成为宝物,不一而足。”

    随后,冯院君话锋一转道:“不过,每位写出帝王诗的人都会受到龙族特别优待,你以后入了海,只要说你是写《咏日》的方运,没有海妖敢伤你。蛟龙一族虽然跟妖界关系密切,但也不敢明面害你。以后你就算在战斗中被龙族抓住,只要没有杀死真龙血脉,龙宫依然会待你如上宾。”

    “原来如此。”方运道。

    旁边一人低声道:“有龙族特使剥圣族蛟王皮向你道歉,妖族近一两个月内必然不敢针对你。不然那些要面子的龙族肯定会冲入妖界大杀数天。”

    “不过……”冯院君犹豫片刻道,“现在不似以前,就算做出帝王诗也不会被十国皇室猜忌,反而会被皇室招婿。只是,作出帝王诗的人。无一人封圣。”

    方运笑道:“那作不出帝王诗的人就能封圣了?天下一共出了多少圣人?”

    “也是,不应计较这些。或许等你真成了文宗,去悟道河坐几天就能突破。”冯院君笑道。

    这时候,二十多个士兵把两根龙角抬进城楼。

    龙角和鹿角有些相似,不过更大更硬更粗,呈淡黄色。上面还有淡淡的光晕。

    清江蛟王年龄不大,两根龙角只有五尺高,被放在木板上,十个童生老兵慢慢往里抬,看样子不会低于三千斤。

    旁边一个偏将解释道:“这龙角不是蜕掉的普通龙角,而蕴含蛟王的气血精华。所以比普通的龙角沉许多。恭喜方半相,若是成了进士,便有了磨剑之物。”

    在场的所有举人和进士都羡慕地看着方运。

    锤炼唇枪舌剑的方法有很多,成剑前可以用一首剑诗文为胎酝酿,成剑后需要外物磨砺,其中龙角是最好的神物之一,像这种直接斩断的妖王龙角更是神物中的上品。足可以用来磨砺大儒的唇枪舌剑。

    董知府道:“剑眉公的沥血古剑就是因用一截龙孙的龙角磨砺得极强,一剑出,与普通大儒的唇枪舌剑不相上下。”

    “这两根龙角论质不如剑眉公的龙角,但论量则胜过太多。”

    “方运起码明年才会成进士,不如把一根龙角种入地里,用龙血稀释浇灌,种出来的粮食有强身增寿之效,据说众圣世家的天才弟子都是吃这种龙血粮食长大的。”

    “谁说方运明年才会中进士,或许今年就可能中。”

    “他若今年中进士不足为奇,但中状元就难了。毕竟今年有好几位豪门世家的举人要争那状元之位。方运应该避其锋芒。”

    “此言有理……”

    众人一边聊着,一边看着那士兵把龙角抬到方运面前放下。

    方运伸手抚摸龙角,十分光滑,但摸上去有一点点的刺痛,好似有无形的力量在排斥他。方运心中大定。这才是真正的龙角,乃蛟王身体的一部分,力量还在,蛟王不死,自然会排斥他这个大仇人。

    方运想起蛟王被龙族印玺抓走时候那极度憎恨的目光,淡然一笑。

    小狐狸好奇地走到龙角边,鼻子轻轻嗅了嗅,突然眉开眼笑,张口露出一排小白牙,用力咬向龙角。

    “嘎嘣……”

    龙角上面出现极浅的痕迹,小狐狸的牙齿却发出一声怪响,同时一颗带着血的洁白小牙从它嘴里崩出来。

    奴奴茫然地看了看龙角,又看向方运,眼中分外无助,嘴里轻嘤一声,像是在说:硬!

    小狐狸低头看了地上的小白牙,再次抬头看着方运,亮闪闪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和委屈,好像在说:疼!

    方运急忙把小狐狸抱起来,想仔细看它的牙齿,哪知奴奴紧紧闭着嘴,泪水夺眶而出,用两只前爪捂着嘴,一边嘤嘤叫着一边把头埋进方运胸膛哭泣,仿佛在说:牙没了!破相了!

    方运立刻像哄孩子那样,伸手拍打龙角,一边打一边说:“奴奴你看,我替你报仇了!我用力打!”

    不一会儿奴奴抬起头,用粉嫩的小爪子揉了揉眼睛,生气地看着龙角,然后挥动小爪子做出打龙角的样子,挥了好几下才解恨,然后跳下去抓住自己牙齿,扭头看着龙角,眼里闪烁的仇恨的目光。

    奴奴突然闪电般地伸爪抓了一下龙角,然后迅速窜到方运的怀里,得意洋洋看着龙角,嘤嘤嘤地开心地说着,好像报了大仇一样。

    方运拿这个傻萌的奴奴哭笑不得,周围的人大笑起来。

    “你们帮我把龙角送到家里吧。”方运道。

    “是!”

    士兵们抬着龙角离开,许多人羡慕地目送龙角出门。

    冯院君笑着道:“这龙角刚刚断掉,蕴含蛟王的气血力量,自然又重又硬。等七日后气血力量融入龙角,便可变轻变软。龙角的用途很广,除了锤炼唇枪舌剑和种龙血粮食,磨成粉可入药吊命,比老山参都更好。”

    董知府道:“方运,你有李大学士的龙血墨锭,再要蛟血墨锭意义不大。你不如让他们把属于你的蛟血凝聚成几块蛟血玉,用处极大。我们中进士后,都会得到朝廷赏赐的妖王血玉,成为大学士,则可得龙血玉。”

    董知府说着,把腰间的妖王血玉佩亮出来,是一块直径寸许的红玉,有奇光在上面流动。

    冯院君道:“我们进士得到的都是普通的妖王血玉,只有获‘内阁参议’加衔,才能得蛟王血玉,你倒好,不仅是半相,过几天可以叫你方参议了。”

    众人善意地笑起来,内阁四相为首,而少数高品的官员则可参与内阁议事,统称参议,之下则是“内阁行走”,只能听而不能参与议事。

    景国文人欢声笑语,庆国文人则死气沉沉。

    庆国文人悲哀地发现,以前打压景国文人跟游玩似的,可打压一个方运怎么就这么难!

    柳家的哭丧队迟迟不来,最大的危机江州雨灾一扫而空,连龙宫都在间接帮方运,谁要是再拿雨灾的事指责方运,那绝对等于是帮方运提升文名,一个秀才写出帝王诗逼得堂堂圣族蛟王断角扒皮,还想让方运怎样?

    一个庆国人小声嘀咕:“帝王诗而已,又不是战诗词,没什么可夸耀的,妖族都未必在乎。有本事当个圣前举人试试,妖族绝对会派遣一切力量杀他!”

    “等他们的词会吧,只要方运做不出好词,一定要他好看!”

    但过半的庆国人沉默不语,他们是彻底怕了,已经彻底放弃打压景国,只想平平安安回到庆国,然后死也不会踏上景国一步!

    方运真是太可怕了!

    只有诗君首徒握拳咬牙,等待最后一个机会。

    随着太阳落山,城楼下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城楼下圈出一大片地方,摆了许多桌椅,可供数百人坐下。而在不远处街道上摆着许多临时小摊,其中以吃喝小摊最多。街道上挂着许多灯笼,让周围南副城城楼附近变得无比明亮。

    方运写出帝王诗、唤出大日金龙驱散水灾的事已经在全城轰传,越来越多的人向这里赶来,比端午节都更热闹。

    许多男男女女出现在街道上或空地上,仰头看着城楼,静静等待今日的七夕词会佳作。

    杨玉环和赖夫人庞夫人两家人以及周围的邻居来到这里。

    “今年的七夕格外盛大,去年就没今日的排场。”

    赖偏将道:“那是当然,今日方运诗成腾龙,官府特别宣扬,张灯结彩,为祝贺方运,也为庆祝水灾退去。”

    一个少女大胆地道:“听说七夕文会若出了有名诗词,让牵牛织女星变亮,那么在场的人都能找到意中人!方茂才这么厉害,一定能。”

    “傻丫头。说方茂才写出鸣州的七夕词我们都信,可要引动牵牛织女星光,那需要诗成镇国。七夕诗词年年有,但能镇国的唯有那首无题诗‘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最后那一句‘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乃点睛之笔,传唱数百年才能镇国,诗成当日也没能引动牵牛织女星光。”赖偏将笑道。

    “那……也不是没可能。”一旁的方大牛有些不服气。

    庞举人微笑道:“大牛,盲目夸赞方运要不得啊!我们比你都希望方运词成镇国,可不能妄言。”

    方大牛更加不服气,道:“我们家少爷又不是没写出过镇国诗文!”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